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卷第十章 婢女之死
    苏拙不敢再与卫秀多说,只得匆匆告辞,去找其他人了解..la然而一切进行地并不顺利。营寨中那些辽国大臣亲耳听到萧千庭的话,不好将苏拙拒之门外。但是他们个个只是推说不知,或者就直接指认诸葛铮一定是凶手。

    苏拙早已料到这种情形,也没有抱有太大希望。他见到每个人,都只问一句:事发当晚子时前后都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没想到所有人似乎商量好了,都说在自己营帐中睡觉。由于营寨中大帐不够,因此留宿的大臣都是两人一间帐篷。每一座帐篷里面两人互相作证,都说对方并没有出过营帐。这让苏拙很是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到最后,只有那个耶律雄才的帐篷没有去过了。他与十三皇子耶律宾住在一起。由于身份尊贵,萧千庭将的营帐让给了两位皇子。苏拙硬着头皮,向最中间那座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耶律雄才和耶律宾都在帐中,让苏拙意外的是,卫胜居然也在。三人有说有笑,一见苏拙进来,脸色都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耶律雄才大剌剌坐着,阴阳怪气道:“呦,有朋自远方来啊!不知苏公子来这里做甚?”

    他肚中墨水不多,偏偏爱拽文,让苏拙哭笑不得。苏拙看见卫胜那张脸,便不想多待,开口问道:“七皇子,我来就想问问你,萧姑娘出事那天晚上,你们都在哪里?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耶律雄才面色一沉,愠道:“混账,你是在怀疑我吗?”

    卫胜嘲讽道:“苏拙,你可能还不知道吧?萧将军就要答应七皇子的提亲,将萧姑娘嫁给七皇子了。七皇子又怎么可能会对萧姑娘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呢?”

    苏拙无言以对,但还是要弄清楚耶律雄才是否真是没有嫌疑。他不愿生事,放低姿态,道:“七皇子不要误会,我并没有怀疑你……”

    耶律雄才道:“那你是怀疑我十三弟?真是笑话!他才是个九岁的孩子,难道能做出那事吗?”

    这人始终不愿正面回答,也不知是身有嫌疑,还是故意刁难。苏拙涵养再好,也有些怒气,淡淡道:“既然二位皇子都没有嫌疑,何妨将那天晚上做了什么事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耶律雄才还要再说,谁知那九岁的孩子耶律宾倒是有些懂事,起身拦住兄长,劝道:“七哥莫要再说了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直接告诉他,不就打发了?我先说吧,那天晚上我从大帐回来,就独自睡下了。那时候大约是子时左右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一愣,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,忙问:“七皇子没有与你一起么?”

    耶律宾摇头道:“没有,七哥当时并没有在营帐中。”

    苏拙怀疑地看向耶律雄才,耶律雄才怒道:“那晚我与在喝酒赏月,难道这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卫胜也证明道:“没错!那晚我们在我的营帐中门口喝酒赏月,一直到天亮。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什么也没说,但是心中已经开始怀疑起耶律雄才来。虽说他已向萧玉提了亲,又是在拉拢萧千庭的节骨眼上,完全找不出理由要去奸杀萧玉,陷害诸葛铮。

    苏拙并没有将心中想法说出来,而是默默出了营帐。这一圈忙下来,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啊,可是现在除了小言说的那个线索,可谓是一无所获。而且小言口中所说的那个有香味的人,玄之又玄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苏拙此刻头疼不已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诸葛铮的营帐的。营帐门口依旧是两个卫兵把手,不过已经换过岗。诸葛铮坐在帐中,看不出有一丝愁容,仿佛整件事情跟他都没有一点关系一样。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诸葛铮知道他一定是碰了钉子,反倒劝道:“你这人越是愁眉苦脸,就越是破不了案子。反倒是嬉皮笑脸时,才能解开一个个谜题。”

    苏拙哭笑不得,不知说什么好。诸葛铮做了个请的手势,道:“他们已经将晚饭送过来了。自从出了事,所有人不得出这个营寨,饭菜也是送到各自帐篷。不过我们这顿饭,可没法跟那些王公大臣相比。”

    苏拙在他对面坐下,看着桌案上一盆饭菜,顿时明白了诸葛铮所言合意。那盆里不过是白水煮肉,肉没有多少,多是些野菜。方才在帐外过路时,苏拙是看见别的营帐送去的饭菜的,与面前这顿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诸葛铮似乎早已习惯,端起饭碗,大口吃了起来。苏拙忙了一天,也是饥不择食。两人将一顿粗制饭菜居然吃得一干二净。此时天已全黑了下来,一弯上弦月遥遥挂在东边天际。

    四周空旷无垠,野风肆意刮了起来。苏拙与诸葛铮并肩站在帐门前,望着天空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诸葛铮忽然指着月亮,叹道:“这弯月承载了古今多少文人情怀,想不到我们今天居然能在这异国他乡,一起赏月!可惜这里无酒,否则定要与苏兄弟浮三大白!”

    苏拙听到他的感叹,却忽然想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可是一时却抓不住头绪。两人在帐篷外站了一阵,再也无话可说,便回到营帐中各自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极不踏实,不知是因为在敌国,还是因为心中想着难解的案情。苏拙翻来覆去,直到后半夜才朦胧睡去。谁知刚刚眯了一会儿,就听到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最后有人一把掀开帐篷的门帘,喝道:“快起来!跟我去见萧将军!”

    苏拙揉揉眼睛,定睛一看,原来是萧千庭身边的卫兵队长。诸葛铮也被吵醒,刚刚坐起身,便被几个士兵按住肩膀,把双手扭到身后。

    苏拙忙问:“你们做什么?!”

    那队长冷笑一声,道:“做什么?你们心里最清楚,还要我多说吗?”

    苏拙一头雾水,茫然道:“我们到底做了什么,你总要说明白才能抓人吧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好,既然你还装作不知,我就告诉你。昨夜小姐从前的贴身婢女被人杀了了!萧将军怀疑是你们做的,现在就要带你们过去问话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