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涿州风云卷第九章 贴身婢女
    那个叫小言的丫鬟坐在那里,显得有些局促不安。尤其看到苏拙,更加紧张,两手不停玩弄衣角。显然她也已经知道苏拙大闹帅帐的事,只是不知道在她心中是对苏拙畏惧多一点,还是好奇多一点。

    卫秀看在眼里,便先抚慰道:“小言姑娘,你不要害怕,我们找你来,只是想问问你家小姐萧玉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言轻轻点点头,但仍然有些不安。苏拙忽然明白过来,原来卫秀找到小言,就把他叫了来,自己反而还没来得及问她关于萧玉的事。既然卫秀对自己的事这么上心,苏拙自然也要为她考虑。

    苏拙对卫秀道:“卫姑娘,还是你先问吧。”

    卫秀点点头,对小言道:“小言姑娘,我听说萧玉生前曾经有个师父,这件事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小言道:“小姐有好几位师父,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?”

    卫秀一愣,好几位师父?她蓦然明白过来,萧玉身为一个大家小姐,自然会有很多老师教她读书识字。小言所说的一定不是自己的生母。

    她又问道:“她可有一位女师父?”

    小言恍然明白过来,大声道:“哦!你说的是胡叶师父?她其实并不是小姐的师父,不过小姐一直将她当作师父看待!她在将军府住了两年,始终没有答应做小姐的师父。不过小姐说,跟她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。”

    胡叶?苏拙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也许是化名吧,他这样想着,眼角无意中瞥见站在一边的那名车夫。只见他眼中竟透出一股神采来。细细看去,这股神采竟然与卫秀眼中的神采那么相似。

    卫秀转头对苏拙道:“胡叶?你可曾听过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小言又道:“后来有一天,胡叶师父忽然就不见了,怎么也找不到。小姐为此还伤心了好久!”

    卫秀诱惑道:“不见了?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?”

    小言道:“胡叶师父根本就不是普通人,向来高来高去,消失不见有什么奇怪?”

    卫秀忙问:“那你们没有找过她?”

    小言道:“怎么不找?小姐派了好多人出去找。那时还是冬天,下着大雪。但是胡叶师父轻功实在太高了,踏雪无痕。百十个人四面寻找,也没能找到她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卫秀难掩失望之色,苏拙却泛起疑惑。他听到小言说到胡叶轻功高超,心里一动,忽然想起一人来。当今之世,要说轻功最强的,屈指可数,而燕玲珑一定是这几人中的一个。他曾经听燕玲珑说过,她的师父号称千面狐狸,而且似乎姓叶!莫非这个胡叶与千面狐狸有什么关系不成?

    他向那车夫看去,只见他眼中也流露出失望之色,心中暗道:这人难道认识卫秀生母?不然何以每次听小言说起胡叶时,总是不自觉流露这样奇怪的目光?

    他没来得及多想,卫秀便已不想多说,径直起身出帐去了。那车夫自然寸步不离跟着她离去了。营帐里只剩下苏拙和小言两人,气氛有些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小言是契丹女子,生性豪放热情。再加上苏拙长得还不错,她居然开始偷眼打量起苏拙来。苏拙为缓解尴尬,忙清了清嗓子,开口问道:“小言姑娘,萧玉小姐出事的那天晚上,她有没有什么异样?”

    小言收敛心神,认真想了想,答道:“小姐那天并没有什么异样。虽然是将军大寿,但是小姐并没有喝醉。大约在二更之后,我服侍小姐洗漱睡下,便离开了小姐营帐。”

    苏拙察言观色,能够知道小言并没有说谎,而且每一句话都是认真地说出口,显然也想知道萧玉被害的真相到底如何。他又问:“那天你可曾看见什么人进入过小姐营帐?”

    小言摇摇头,说道:“当天因为酒宴,人手忙不过来,我便去大帐帮忙收拾残局。等我们忙完已经是三更了。我见小姐营帐中灯火已经熄灭,就没有再进去看。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忽然有些哽咽,显然对萧玉之死也有些自责。苏拙只得耐着性子,等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小言调整过情绪,又道:“我当时直接回到自己的帐篷里,就在小姐营帐边上。要说有没有见到什么人么……我依稀记得好像确实看见一个人影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一惊,忙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小言却摇摇头,道:“当时太暗了,我没有看清。而且那天实在累坏了,以为那不过是个站岗的卫士,也就没有在意。”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道:“唉!说不定那人就是害死萧姑娘的罪魁祸首!”

    小言掩口“啊”了一声,没想到自己竟然犯下了这么大的过失。苏拙又道:“这件事你为什么没有对萧将军说过?”

    小言叹道:“我并不知道那人就是凶手啊!而且他们不是已经把那个大宋的官儿抓了起来么?”

    苏拙心中有些急,又不好发作,只得耐着性子,问道:“那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看见的那人有什么特征?比如高矮胖瘦,穿着的服饰?”

    小言极力回想,说道:“我离他有点远,再加上光线昏暗,看不清他穿着什么衣服。不过我离得很远就能闻见浓重地酒味……我依稀记得当时看见那个人影时,有个地方特别奇怪,可是一时想不出来……到底是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心急如焚,恨不得帮她回忆。小言忽然一拍额头,大声道:“对了!我依稀记得,那天看见那个人影时,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不禁一愣:“香味?胭脂香水的味道?”

    小言摇摇头,道:“比那个味道还要香!”

    苏拙皱起眉头,辽人崇尚武力,男子一般不会涂抹香粉。那小言所说香味到底是什么意思?她莫不是在戏耍自己?可是看她认真的模样,却又不像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他又问了几句,却发现小言再也不知道什么有用的线索了,只得放弃,让她自行离去。苏拙独自站在帐中,感觉一阵烦闷,掀开门帘,走到帐外,正好看见卫秀站在不远处,眺望远山。

    苏拙走到她身边,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倒是卫秀先开口道:“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第一天就快过了,你可要抓紧了!”

    苏拙无奈道:“今天也算?!”

    卫秀淡淡道:“你说呢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