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涿州风云卷第八章 勾结大辽
    诸葛铮忽然哈哈笑了起来,道:“苏老弟啊,想不到你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!你什么都没搞清楚,就跑到敌国的军营里。我听说你还大闹了一场,让好多人丢尽了脸。放眼整个大宋,恐怕只有你有这个胆子!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我不过是心直口快而已,现在已经开始有些后怕啦!”

    诸葛铮与他相视而笑,接着说道:“既然这样,我就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。如今的辽国内部,分为主战主和两派。主战的大多想要与我大宋开战,将中原之地占领下来。而主和派则认为如今中原统一,日新月异,绝非二十多年前诸国并争时候可比,因此认为与大宋争战,一定讨不到好处。我这次来的目的,就是要让更多的辽国大臣,打消进攻我国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看来诸葛兄这一次的任务艰巨啊!”

    诸葛铮点点头,并没有否认,道:“我没想到遇到的阻力会这么大。萧千庭手握重兵,所居南京道又是战略要地,对我大宋占有地利之势。因此他也成了两派拉拢的重点人。偏偏萧千庭始终不正式表明自己的态度,让所有人都捉摸不定。出事之前,我已经与他商谈过几次,始终得不到答复。”

    苏拙脸上轻松道:“果然姜还是老的辣!其实从这次的事件,就可以看出,也许萧千庭也并不想与大宋开战。否则他也不会仅仅将你羁押,还把一干重臣都强留于此,让我查出真相了。这一定都是诸葛兄的功劳啊!那这个耶律雄才又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诸葛铮道:“耶律雄才是当今辽国皇帝的第七子,很有野心。大辽皇子继位,全凭实力。如今辽皇年老,各位皇子都开始行动起来。萧千庭身为南京道大将军,手下十万铁骑,又总领南院事务,可说是当今辽国最有权势的人,因此来拉拢他的皇子自然很多,耶律雄才就是其中一位。”

    苏拙静静听着,诸葛铮抿了一口茶,说道:“不过据说萧千庭对耶律雄才此人并不欣赏。那晚寿宴之后,大多数皇子都走了,只有七皇子和十三皇子留了下来。十三皇子年级尚幼,无力争夺皇位。而耶律雄才留下来,摆明了要与萧千庭密谈。我听说他想要向萧千庭的女儿萧玉求亲,以获得萧千庭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苏拙在心中将这几人的关系细细理清,又问:“可是卫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诸葛铮摇摇头,道:“这我可就不得而知了,只知道他是与耶律雄才一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拙皱着眉头沉吟道:“他与耶律雄才还有什么秘密?从今日的情形看,耶律雄才是辽国内的主战派。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与诸葛铮同时想到一个可能,对望一眼,只是不敢相信。诸葛铮道:“我从没听说岳阳侯有谋反之心。当年太祖立国时,卫潜声势一时无两。在那种情况下,他却封剑归隐。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,难道他会在这个时候产生异心?”

    苏拙没有诸葛铮那么乐观,他与卫潜打过交道,深知其人雄才隐忍,绝非一般人可比。他面色凝重,说道:“你以为这二十几年的时间,卫潜的势力小了么?我想,当年他之所以舍弃功名利禄,是因为他当时的影响只能局限在江南一带。而如今卫潜的势力已经悄然渗透到北方。从当年他让卫胜拜在萧千钧门下,就可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诸葛铮倒吸一口凉气,道:“你的意思是,卫潜早已在谋划这个大局?这件事一定要及时上报给皇上!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没有证据,你告上天去,也是无用,说不定还会被反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诸葛铮沉默下来,叹了口气,道:“难道卫潜不知道,古往今来,凡事胆敢引外族进入中原的人,都遭到万人唾弃的结局吗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卫潜与石敬瑭、刘崇等人不同,他一定只是想利用辽国而已。只是与虎谋皮,不要引火烧身才好!”

    两人感叹一阵,似乎把案子的事情忘了。忽然帐篷门帘闪动,卫秀的那名车夫忽然掀开门帘进来,面对苏拙说道:“小姐请你过去!”

    苏拙好奇道:“她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车夫不答,转身就走,似乎并不在乎苏拙跟不跟来。不过苏拙知道卫秀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,既然来请,就一定有什么事。车夫出门而去,苏拙便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他对诸葛铮道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诸葛铮忍不住劝道:“苏老弟,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苏拙知道他必有话说,便停下脚步。诸葛铮又道:“年轻人难免为情所困,这我也能理解,可是卫秀不是一般人。卫潜为人怎样我不知道,不过我知道卫家的人全都不简单。现在我们又知道了卫胜来此的目的,多半就是勾结辽国了。若是你与卫秀越走越近,越陷越深,万一哪一天卫家事发,到时候你就难以洗脱干系了!”

    苏拙心中不禁泛起一阵苦笑,想不到诸葛铮居然误会自己和卫秀是那种关系。他刚想反驳,却忽然说不出话来。他是不是对卫秀全无感觉?那么每次见到她,心底泛起的情愫又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苏拙内心也迷惘了,急忙跑开心头的胡思乱想,只点了点头,话也没说,扭头就走。此刻只有全副心思去想案情,才能让自己不去想自己对卫秀的感情。

    苏拙一个人急匆匆穿过帐篷之间的小道,并没有留意身后一双双怨毒愤恨的眼神。他一进卫秀的帐篷,就看见她迎面坐在帐中,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苏拙知道她一定还因为卫胜的事,心情不好。不过卫秀不是简单的女人,不会让这样的情绪影响自己要做的事情。果然,卫秀一剪刀苏拙,就说道:“我猜你一定会想要找人询问案情。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果然还是卫姑娘最了解我啊!”他刚说完,便想起诸葛铮的告诫,忽然感觉无比尴尬,忙收起那副嬉笑的脸色。

    卫秀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,手指一边坐着的一名辽国女子说道:“我给你找来了一个重要的人,她就是萧玉的贴身丫鬟小言!”

    苏拙一怔,又打量了一眼那个叫小言的女子,对卫秀越发佩服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