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卷第三章 意想不到
    车夫的身手依旧如从前一样快,快得谁也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冲上..la他迎住了那个黑影,啪啪两掌对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个黑影连退几步,根本难以直撄车夫只锋芒。车夫赶上两步,一掌拍向那人脸庞。那黑衣人从方才那两掌中,已经知道他的厉害,不敢硬接,忙向后退。

    车夫冷哼一声:“跑得倒快!”说着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苏拙面色一凛,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。这黑衣人后退的身法倒是十分精巧,甚至如同事先预演过一样,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那车夫追出三丈,忽然也觉出不对,刚回头时。林中寒光一闪,又一个黑衣人,平举一柄长剑,直直向呆站在马车上的卫秀而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杀招!

    前面所有人,都是为了引开卫秀的护卫,好让最后这人一击得手!

    三尺长剑,寒光闪闪,映照出卫秀略显苍白的面庞。她心中砰砰乱跳,脚步却一步也移动不了。到这时,她才发现,若是会武功该有多好!

    两尺、一尺……长剑距离卫秀胸口越来越近,卫秀甚至已经能看到剑尖的颤动和黑衣杀手眼中的寒芒。这一剑她绝对躲不过去的,车夫已经往回赶,却也赶不上。她只能闭目待死了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人影从一旁疾冲而至,拦腰抱住卫秀微微颤抖的娇躯,猛地向旁边飞去。直到两人脚踏实地,卫秀才敢睁开眼,原来自己还没有死,而救她的,竟是苏拙!

    苏拙扶住卫秀身体,来不及看她怎样,转身对着那黑衣人,丝毫不敢大意。而那黑衣人似乎没想到自己这一剑居然会落空,更没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人,救下卫秀。他愣了一愣,重新挺剑刺来。不过他这一次的目标不是卫秀,而是苏拙!

    苏拙凝神应对,看准剑势,伸手一抓,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那人握剑的手腕。黑衣人露在外面的双眸寒光一闪,眉头微皱,刚要催动内力,将苏拙手掌震开。然而他眼中闪过一丝犹豫,竟没能震开。

    而这时,那车夫已经赶到,挥起手中马鞭。那马鞭像一条灵蛇,吐着信子,向黑衣人背心点来。劲风凛凛,黑衣人已有知觉,猛地剑交左手,横剑一劈,将苏拙避开,自己则向旁退开三步。

    车夫这一鞭落空,也不追击,挡在卫秀身前,凝视着黑衣人。谁知对方并没有继续出击,而是打了个口哨,转身便退入密林中,再也不见。而引开车夫的黑衣人,也没有停留,就近钻进林中。

    卫秀冷冷道:“追!”

    苏拙忽然说道:“不要追了,这些人武功不弱。敌暗我明,小心为上!”

    卫秀不会武功,只是从方才交手,看出对方武功似乎还不及苏拙,却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。她转头向那车夫看了一眼,车夫沉着声音,只说了一两个字:“高手!”

    卫秀这才相信苏拙所言非虚。黑衣人一退,她这才意识到,苏拙一条胳膊,还揽着自己腰身。而此时她只穿着贴身衬衣,如此情景,实在尴尬非常。卫秀脸上不由得飞起两朵红云。

    苏拙察觉怀中佳人有异,也醒悟过来,忙松开了手,故意偏过头去。卫秀忙穿好衣服,又恢复成那个白面公子模样。然而她脸上红晕仍是难以退散,烧得发烫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道:“为什么救我?你不是一直将我视为宿敌么?”

    她没有指名道姓,但是在场三人都知道她在跟谁说话。车夫识趣地去检查马车损毁情况。苏拙则是一愣,想不到她会有此一问,嗯啊两声,答道:“要是你死了,我岂不是要闷死了?!”

    他说的本意是,有卫秀与他作对,生活才不闷。然而卫秀却领会岔了意思,脸上更红了,别过头去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幸好夜色深沉,苏拙也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。

    过不多久,四金刚也纷纷返回,满脸的懊丧,不敢对卫秀回话。不过卫秀也知道他们定是没有抓到人,没有问他们。

    苏拙在一旁低头沉思,忽然道:“卫秀,这些人是冲着你来的!”

    他不说,卫秀也看出来了。她知道苏拙还有下文,静静听着。苏拙接着说道:“这些人熟知你的护卫力量,计划周详,是有备而来,而且一定对你很熟悉!方才那人分明可以内力震开我的手,却没有用内力。这说明他想隐藏真实身份,也就是说,他很有可能是你认识的人!”

    卫秀面色越来越难看,似乎想到什么,眼中闪过一丝怒意。她一言不发,转身回到那辆已经残破的马车上坐下。她不说话,苏拙自觉没趣,也回到茶棚坐下。

    这一夜几人再没有睡意,就这么安静地坐到了天亮。那架马车已经彻底损毁,卫秀和那车夫只能一人骑了一匹马,继续向前赶路。苏拙跟在他们后面,缓缓而行。卫秀脸色一直很难看,他当然也不想去招惹她,始终安安静静。

    走出去不过一里地,忽然四金刚中一人在前面叫了起来:“死人!”

    苏拙闻言一惊,拍马赶到前面,果然看见道旁树林里,横七竖八躺了十几人。最近一人仰面朝天,面容很熟,正是昨天那茶棚里的小二。而这些死尸不是别人,就是昨天那一伙强盗!

    卫秀看到这些人,并没有感到意外。苏拙则有些惊讶,沉吟道:“这些人怎么会被杀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卫秀淡淡吩咐手下:“继续赶路!”

    苏拙大声道:“等等!这些人死得蹊跷,看尸体情况,应该死了有一夜了。他们很有可能是昨天那些黑衣人杀死的。再看他们身上的伤口,并不是剑伤,而是刀伤。而且刀口宽而深,是契丹弯刀留下的伤痕。这么说来,昨晚那伙人是辽人!辽人怎么会认识你们呢?难道说,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突然住口,发现卫秀也正冷冷地朝他看来。他恍然明白过来,卫秀昨夜就已经知道了,到底是谁想要杀她!

    只是苏拙很不明白,为什么会是那个人?他顾不得卫秀难看的脸色,依旧把心中疑惑问了出来:“卫胜为什么要杀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