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卷第二章 风雨同路
    茶伙计这一笑,苏、卫二人没有惊讶,反倒有些..la苏拙一脸茫然,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茶伙计脸上露出狰狞之像,怒道:“我笑什么?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?实话告诉你们,你们进了黑店了,我要打劫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葱密林处传来呼喝之声,打破了原先的静谧。苏拙不禁是一愣,方才自己从林中来,也没发现哪里能藏下这么多人。而那茶伙计则面露喜色,大声叫道:“大哥,他们跑不了啦!”

    打头一个壮汉满脸狞笑,冲进茶棚,对茶伙计道:“虎子,鱼儿上钩了?!”

    那茶伙计喜笑颜开,看向苏拙卫秀的眼神,仿佛在看着两只肥羊。他连连点头,说道:“大哥,就是这两个主儿。我看他们衣着考究,一定是大户人家的!而且这小子一直叫他卫姑娘,看来还是个女扮男装的雌儿!”

    苏拙卫秀两人兀自悠然喝茶,头不抬身不动,仿佛周遭发生的事,与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那大汉冲两人看看,又看见四金刚端坐另一桌,心中掂量一番,似乎自己人数上占优,底气自然足了许多。其他人则看看几匹马,又看看卫秀,心里计算着今天的收获。

    大汉一拍桌子,大声道:“你们今天不走运,撞在我们手里。不过我崇老大最是讲信义,只要你们乖乖听话,我保证不害你们性命!哈哈哈……”说着一双毛手就往卫秀肩头拍来。

    苏拙忽地哈哈大笑起来,崇老大一只手停在半空,听他笑得恣意妄为,好像遭难的不是苏拙他们,而是自己。他怒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好不容易忍住笑,道:“我笑你流年不利,打劫打到了太岁头上!”

    他口头便利,将卫秀比作太岁,惹得卫秀目光瞪视而来,眼中满是嗔怪。

    崇老大却没不明白苏拙话中意味,一双手依旧往卫秀身上摸去。谁知还没沾着卫秀衣衫,四金刚怒吼一声。四人吼声如同虎豹,比方才这是几个人冲出密林的声势还要壮大。

    崇老大吓了一跳,往旁跳开,手提大刀,色厉内荏道:“干……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四金刚起身,站在卫秀身前,一人瓮声瓮气道:“无礼!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放肆!”

    第三人道:“找死!”

    第四人想了半天,似乎没想到什么词儿,只得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苏拙暗暗好笑,心想,原来四金刚会说话啊!只是他们四人一母同胞,苏拙绝难分清谁是老大,也许只能从他们说话顺序来分辨了。

    崇老大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人,心头火起,一挥手,手下十几人提着斧头大刀,便冲四金刚而来。

    卫秀头也不抬,根本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。果然,这伙人不过是乌合之众,被四金刚三拳两脚,便打得跪地求饶。四金刚没得卫秀吩咐,并没有下重手杀人,立在一旁,等候卫秀发落。

    谁知卫秀手一挥,冲崇老大道:“世道艰辛,你们去吧。以后不要再做这等营生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崇老大等人如蒙大赦,兵刃也顾不上拿了,抱头就走。苏拙听卫秀语气中竟有一丝落寞,仿佛瞬间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。这可不是卫秀的性情,苏拙不竟揣测起她此行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卫秀轻声叹道道:“天色不早,苏公子是继续赶路,还是就在这草棚中将就一夜?”

    苏拙奇怪她居然口气中并没有挽留自己的意思,也许真的是因为心情低落的缘故。他反而不愿离开了,一来因为前路不一定能有投宿,二来也是因为担心卫秀。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承蒙卫姑娘为我们找了这么好一个露宿的地方,我若是现在就走了,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一番美意?”

    卫秀起身往马车方向而去,转身时淡淡丢下一句:“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苏拙一时也有些兴味索然,将马背上行李取下,就准备休息。四金刚和那马车夫谁也跟他没有话聊,相互之间也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苏拙头枕爽臂,仰望星空,耳中隐约听见马车中传来簌簌响动。四金刚的鼻鼾声很快传来,四人打鼾,此起彼伏。睡到半夜,苏拙猛地惊醒。

    他耳朵贴着地,隐约有轻微响动,由远及近,急速传来。夜半密林,静寂无声,但这宁静中,却似乎隐藏了无限的杀意。连月光也被乌云遮住,将这片天地晕出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那车夫也蓦然惊醒一双眸子在暗夜中,闪出精光。他伸手打醒懵然无知的四金刚,双手紧握。苏拙甚至能感觉到他手臂上肌肉的颤动,如同夜色中狩猎的猛兽,虽不动,却有一股无形压迫力。

    四金刚虽强,仍然没有这无名车夫的气势。一人道:“又是白天那伙人?!”

    暗夜中没有人回答他的话。苏拙却皱起眉头,心道:崇老大等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,没有理由还会再度来袭。

    他还没想明白,一个黑影猛地从林中蹿出。事先毫无征兆,就连苏拙和那车夫也吃了一惊,想不到对方猝然发难。

    只是那黑影并没有停留,在茶棚前一现身,转身便走。苏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四金刚中一人就已经蹿了出去,想要挡住那人。四金刚向来是同进同退,不论对战一人,还是面对千军万马,都是四兄弟一起出手。

    这时一人先动,其他三人也跟着动了起来。四人追那黑影离去,苏拙心便一沉,调虎离山!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浮现出来,就听疾风响动,利刃破空。可是眼前并没有敌人身影,那车夫这时候终于开口说话:“箭!”

    连续两箭射来,然而目标并不是茶棚中的两人,而是茶棚旁边的马车!

    事出仓促,谁也没有料到,对方一开始的目标就只是马车。只听“笃笃”两声闷响,羽箭射在车厢壁上,并没有射穿。苏拙稍稍放下心来,看来这马车也不寻常,足以抵挡这一轮进攻。

    谁知念头刚刚转过,黑暗中又听绳索甩动,那羽箭之后竟然链接绳索!苏拙到这时才明白对方的用意。只听“砰”地一声,马车车厢在一前一后两条绳索拉扯下,居然四分五裂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,谁也没能反应过来。车厢已经一分为二,散落在地。卫秀只穿着内衫,面色有些惊惶,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苏拙站在茶棚内,警惕地注视四周。这片刻的宁静压得人喘不上气来。黑影闪过,又有人来袭。而那车夫也已经出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