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二十二章 真实身份
    苏拙说道:“昨天我本在酒馆喝酒,这时候这位竹姑娘被聚义山庄的乔老三追至酒馆。于是我自然要插手这件事,却不知这反而坏了他们的计划。因为他们根本是在做一场戏!”

    怀善疑惑道:“一场戏?”

    苏拙点头道:“没错!其实他们都是聚义山庄的人,昨天知道宁玄晨经过那家酒馆,便做出这场戏。目的是让与聚义山庄有过结的宁玄晨等人英雄救美,使得竹姑娘成功混入武夷剑派内部。谁知这个计划被我无意中破坏了。于是他们只得临时改变计划,让乔老三假意投奔宁玄晨。”

    白三剑问:“他们这么做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他们原定计划,当然是为了混入武夷剑派内部,伺机杀害韩中誉和派中强硬派!因为曲庄主事先必然已经得知韩老前辈为了爱徒之死,再度出山主持大局。这样,曲庄主控制武夷剑派的美梦就要落空了。而这个向曲庄主高密的人,我猜就是那位周清平!周清平不敢杀人,但却会在陆清尘死后,被曲庄主利诱!”

    厅中周清平的弟子忍不住开口骂了起来,显然认为苏拙在侮辱他们的师父。何言痴面色阴沉,止住他们说话,道:“只要找到周清平,一切都将分晓,你们急什么?苏拙,你继续说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至于我怎么看破这位竹姑娘的,只是因为她演技太差。昨天我得知她是因为偷了乔老三的钱袋,才被追赶。于是我便以为她是四海盟的人,因为只有四海盟的侠盗,才会招惹乔老三这样的人。可是一问之下,她便露了馅。竹姑娘居然不认得姓燕的朋友,这岂不是很奇怪?”

    燕玲珑忽然笑了,道:“怪不得!我燕玲珑就是四海盟盟主,若是盟中之人,岂有不认得我的道理?”

    竹丝曲无奈长叹一口气,想不到居然在这么一件小事上栽了跟头,要怪只能怪苏拙实在是太过精明了。

    苏拙接着道:“不过我虽然有了怀疑,却并不能猜到竹姑娘到底是什么人。而当我要前往聚义山庄时,她却很不愿意,多次劝我前往武夷剑派。这就让我不得不怀疑,她一定是与这两派之间最近的恩怨有关了。于是我不露声色,等到了聚义山庄,见了曲庄主之后,我忽然发现,也许她与曲庄主根本就认识!”

    竹丝曲也有些吃惊了,不知他怎么看出来的,忍不住问道:“哦?你凭什么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这一点再明显不过。不用我多说,竹姑娘的容貌,想必大家都有目共睹,不说倾国倾城,也算沉鱼落雁了。这样的美貌,自然吸引男人注目。昨天我们同来聚义山庄时,果然广场上无人不注意。可是曲庄主见到竹姑娘时,只微微愣了一下,眼光便再没有落到她的身上。其实这是明显的回避之举,也证实了我的猜测。曲庄主和竹姑娘根本就认识。再加上昨夜,我发现,竹姑娘竟对聚义山庄很熟悉,还能给我指路,说明竹姑娘一定是聚义山庄的重要人物。我听说曲庄主膝下只有一女,却是从未在人前现过身。而竹姑娘这名字是昨天临时而取,算不得高明。你把自己姓氏放在最后,而前两字倒过来是丝竹,正是你的平生嗜好!”

    怀善不禁抚掌笑道:“好小子,只怕世间只有你一人,能在如此美色当前,却能想到这些!”

    燕玲珑阴阳怪气道:“曲庄主,既然这位妹妹是令嫒,怎么不给大家介绍介绍?”

    曲圣州一拍桌子,额头青筋暴起,显是内心十分愤怒。竹丝曲却淡淡道:“苏公子,你果然不简单,是我曲梅小瞧你了。前些时日就听过的的名字,没想到昨天竟然不期而遇。于是我便突发奇想,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。看来我是玩火**……不过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是四书生之一的?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算是承认了身份,原来她本名叫做曲梅。旁人也很好奇苏拙的答案,谁也没有插嘴,静静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苏拙道:“半月前我曾在四书生之首的孟书田手上吃过亏,于是我仔细调查了一番。这里的人想必都知道四书生的名头,却从没见过他们。这四人是江湖上极为神秘的四个年轻人,爱好琴棋书画,以自己爱好为绝技,且又自诩风流,而并称四书生。孟书田年纪最长,嗜好棋道。他那流星飞矢的绝技,便是脱胎于他与别人下棋。孟书田早被卫侯网罗麾下,这是众所周知。不过其他三位,则神龙见首不见尾。而我碰巧得知,四书生中,居然有一个女子,还是位琴艺高手,自称琴圣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我经过一处院子,碰巧听到一阵琴声,那琴艺确是出神入化,只是弹奏的琴,却有些瑕疵。而这时,琴声一停,曲姑娘便出现在我面前。原本我没想到她有这样的轻功,以为琴声不是她所奏。谁知我刚回到房间,卫姑娘便来访。从时间上来说,便排除了卫姑娘弹琴的可能,如此说来,那琴声只能是出自曲姑娘之手。方才我提前赶回,就是为了看一眼昨夜曲姑娘所奏之琴,果然发现,那并不是普通古琴,而是她的兵刃!”

    众人大吃一惊,以琴作兵刃,着实闻所未闻。苏拙道:“除了四书生中的琴圣,只怕也没人会以琴为兵刃了。那张琴琴弦全是极细极韧的钢丝,因此才让我听出了瑕疵。”

    曲梅悠然叹了口气,道:“昨夜实在手痒,可是那间院子里又没有琴。当真是该当栽在你手里!”

    何言痴怒道:“你是多行不义必自毙!苏公子,她是怎么杀害韩老哥的,你快说给我们听听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答案还是在那张琴上,古琴本有五弦。可是我方才去看时,只有四根。这就是证实了我的猜测,韩中誉老前辈的头颅,就是被这跟琴弦割断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