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二十章 救人
    苏拙给怀善交代完了,转身便跑出坑道,翻上马背,径直朝聚义山庄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银矿中的任面面相觑,根本不知这苏拙在搞什么鬼。只是他这一走,其他人哪里还有留下来的心思,在四处转了转,感叹两句,便三三两两退出了坑道。

    怀善得了苏拙暗示,始终不言不语,跟在人群之后。旁人不清楚老和尚葫芦里卖什么药,也不敢询问。大伙在乱石岗下,看着武夷剑派几名弟子收拾好同门尸骨,又感慨一阵。

    曲圣州忽然冷笑一声,道:“咎由自取!我可不奉陪了,告辞!”

    此刻武夷剑派群龙无首,甚至已经不能算群龙了,自然没有人再出头找曲圣州的麻烦。然而怀善忽然冷冷道:“曲庄主是要回山庄么?若是贫僧没有记错,你的嫌疑还没洗脱,我们还是做个伴的好!”

    曲圣州却好像一点没将什么少林方丈放在眼里,嗤笑一声,道:“笑话,难道这些人半夜不睡觉,跑到这荒山野岭,不明不白地死了。这也要怪到我的头上?你这老和尚,莫不是老糊涂了?”

    怀善合十不语,任凭曲圣州讥讽,也不回一个字,只是仍然要坚定地盯着这伙人。卫秀忽然冷冷道:“大家先回山庄再说!”说吧,别过马头,当先向聚义山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群人浩浩荡荡,速度自然比不上苏拙。此刻的苏拙,已经进了山庄的院子,径直向最晚听到琴声的那间院落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毕竟是白天,他想要迷路也难,很容易就找到了院墙月门。进到园中,远远就看见花园里一座凉亭。凉亭里石桌上,果然摆着一张古琴,模样古朴。

    苏拙手抚着那张古琴的四根琴弦,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,轻声自语:“果然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随即离开院子,急匆匆向北走。如今该解的谜题豆已经解开了,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情。也正是这件事,才将苏拙带到了这里。没错,他就是要去救华平!

    苏拙走到昨夜那座荒园附近,手指嘬在口中,打了一个呼哨。声音响过,燕玲珑便出现在他面前。两人昨夜分别时,便已经约好,由燕玲珑在这里看着荒园。

    而她也十分清楚苏拙来此的目的,什么也没说,径直走到园中那口枯井旁停住。她这时才有些怀疑道:“华平真在这口井下?这样一口枯井,能藏得下一个大活人么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井下可是一个广阔世界!”说着便小心地抓着井绳,慢慢向井下滑去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井底情况,不敢贸然跃下,足足花了半柱香时分,才到达井底。果然如苏拙所说,这口井下,不单能藏人,甚至能藏下整个聚义山庄的人!

    两人脚踏实地,确信并无人看守,才小心地晃亮火折。借着微弱的火光和隐约的天光,苏拙发现井壁有一个洞口。进入洞口,通过一条长长的甬道,两人到达一间石室。

    此处已经深处地下,但是石室墙壁上都燃着火把,将石室照得一览无余。石室很大,有几间铁门锁着的房间。一面墙上还有一个洞口,不知通向哪里。

    苏拙手指那几扇铁门,燕玲珑就明白过来。她做盗贼已经多年,要开这种铁门,根本不在话下。苏拙则对石室内一角堆着的几口大木箱子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这几口木箱,苏拙实在是熟悉不过,早在君山时便见过了。也就是这几口箱子,让苏拙栽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跟头。箱子封着口,封条上写着万利赌坊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苏拙伸手提了提,发现箱子十分沉重。他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,也就没有打开的必要了。这时候燕玲珑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华平,华平!”

    苏拙大喜,华平果然在这里!他奔到那间囚室,就看见华平面色苍白,精神萎靡地靠在墙根。燕玲珑正解下随身的水袋,喂他喝水。

    苏拙心情大好,笑道:“想不到你命这么大,被曲圣州关了大半个月,还活得好好的!”

    华平喝了两口水,恢复了些力气,骂道:“你怎么才来!你看到我在桌子上给你留的记号了?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要不是那个记号,我还真不一定能找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燕玲珑无法忍受他们这样打哑谜,大声道:“什么记号?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华平无力解释,苏拙只得道:“昨夜我进了上面那间破屋子,就有些奇怪了。你可曾注意到,那间屋子十分破败,但是唯独那扇门却是完好无损,还有铁锁。于是我就猜测,这间屋里,也许不久之前还关着人,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华平。曲圣州知道我要来,这才会将华平转移。当然,他低估了华平的头脑。华平在临走时,给我留下了记号!”

    燕玲珑疑惑道:“什么记号?我怎么没看见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这个记号要在一定角度才能看到。那张桌上原本满是灰尘,但我却在无意中发现,上面被人擦出了两横两竖。这是什么意思?直到我发现了井沿上的那片树叶,就知道了,这个记号其实就是个井字!”

    燕玲珑恍然明白过来,道:“原来你昨晚就知道了!但是你昨天为什么不下来救人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昨天那个黑衣人明显就是在这口井里消失的,也就是说,这井下一定是龙潭虎穴。仅凭我们两人,不但救不了人,还有可能折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阴暗处响起:“你们现在来,难道就想就走人么?”

    苏拙一凛,忙对燕玲珑道:“带他先走!”

    说罢,便纵身出去,径直向阴影中那个声音而去,随即便传来呼喝打斗的声音。燕玲珑知道身处险地,华平又受伤虚弱,实在不宜久留,只能期盼苏拙有惊无险,自己则搀扶起华平,向来时那口枯井而去。

    所幸石室里并没有人再追来,两人费尽力气,才攀着井绳,上到地面。两人刚刚站稳,只听一声喊,原本荒废的院子,不知从哪里涌出十几人来,个个手执兵刃,指向燕玲珑和华平。

    这些人无不是聚义山庄护卫打扮,若在平时,燕玲珑全不会放在眼里,来去自如。然而现在带着一个行动不便的华平,形格势禁,处处制肘。燕玲珑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刀尖,一时无法可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