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十九章 劫数难逃
    当苏拙说出乱石岗的时候,不知为何,竟然没有人提出异议。仿佛所有人都想到了那一个可能。众人无话,向乱石岗而去。周清平一马当先,骑马冲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谁知刚转过山脚,周清平大叫了一声,坐在马背上就开始干呕起来。跟在他后面的苏拙看不见前面情形,只得跳下马背,走到周清平马前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让苏拙也大惊失色,只见前面不远,乱石岗山脚,横七竖八,躺着十几具尸体。光看这些人身上衣着,便知道全是武夷剑派弟子。

    原来所谓的失踪,竟是全死在了这里!

    所有人看到眼前情景,无不目瞪口呆,说不出话来。怀善合十轻叹:“阿弥陀佛,罪过,罪过……”他话音中透出一股凄凉,又有一股深沉。想不到素以慈悲为怀的大师,也终于动了怒。

    苏拙转头向卫秀瞧去,而她正被眼前情景震慑,丝毫没有注意到苏拙看过来的目光。不会怎的,苏拙竟隐隐松了口气,也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,为何自己会因为此事跟卫秀无关而感到轻松。

    何言痴、白三剑率先冲上前去,翻检尸体。其余几人也缓步上前,只见宁玄晨就躺在不远处。这个武夷剑派最有前途的弟子,此刻就面目苍白躺在乱石堆中,连眼睛也阖不上,似乎有莫大的冤屈。

    忽然,远处的白三剑大叫一声,一跤摔在地上,手指前方,又惊恐又悲愤。苏拙忙奔上前,朝他手指方向看去。只见地上躺着一具尸体,却是没有头颅的躯干。而看这尸体身形衣着,竟是韩中誉!

    鼎鼎大名的武夷剑派中字辈的老人,居然在这无名山脚,被人割去了头颅,抛尸荒野。此事不仅匪夷所思,也让人生出无限凄凉。

    周清平看见恩师尸体,反而惊恐地大叫起来:“恶鬼索命,恶鬼索命……”喊着,不由分说,就往人群外跑,谁也拉不住。

    何言痴看着周清平远去的背影,黯然摇头。想不到武夷剑派仅存的一名清字辈弟子,是个如此猥琐的无胆小人。难道真是上天要绝武夷剑派这一脉么?

    苏拙疑惑道:“他为什么又喊恶鬼索命?”

    有个武夷剑派的弟子小声道:“因为……当初掌门师伯……的死状,就是现在这样的……”他是周清平的大徒弟,名叫纪玄真。想不到他竟然继承了乃师的胆小性格,这几句话说得断断续续,不清不楚。

    但苏拙仍然领会过来,重复一遍:“你是说韩中誉与陆清尘的死状,是一模一样的?!”

    纪玄真点点头。苏拙阴沉着脸,吩咐他道:“你看看死去的武夷弟子都是些什么人!”说着就蹲下身子,检查韩中誉的尸体。

    由于这具尸体死状太过凄惨,别人都不敢靠近,只有苏拙留在这里。他一边看尸体,嘴里还喃喃自语,将尸身情形一一说了出来:“浑身血污,但是没有其他伤口……颈部被利刃割断,伤口平整光滑,所用凶器一定是薄而锋利……”

    光是这些情况,似乎并不好断定谁是凶手。毕竟陆清尘的死状一样,然而谁也没有解开这诡异的死状之谜。

    纪玄真很快就回来了,远远站着,说道:“苏……苏公子,死去的十几名师兄弟,都是掌门师伯的弟子!”

    何言痴既悲愤又惋惜,不由得叹道:“想不到武夷剑派所有精英弟子,竟在一夜之间,毁于一旦。武夷剑派再想翻身,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站起身,走回众人身边,问纪玄真道:“韩老前辈和这些弟子为什么会离开你们的营地?”

    纪玄真茫然道:“这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正色道:“你是周清平的大弟子,在武夷剑派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,怎么会不知道这么多人的去向?”

    纪玄真有些紧张,急忙解释道:“我们在派中向来不受待见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另有一名弟子附和道:“没错!门中向来分为两派,掌门师伯的弟子都是天之骄子,从来看不起我们。他们去哪里,怎么会告诉我们?”

    想不到这件事竟然还与武夷剑派内部的纷争有关,事情真是越发显得复杂起来。如果真是向这些周清平的徒弟所言,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死者为什么会离开营地。那么还会有谁知道?韩中誉此举,到底是何意?

    怀善低声问苏拙:“你有什么看法?不妨说出来吧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首先这绝不是什么恶鬼索命!除了韩中誉老前辈,其他人都是激斗至死。他们手里都还握着剑,浑身肌肉都是绷紧的。而韩中誉手中并没有握剑,这说明他是被偷袭而死。这也解释陆清尘的死因,推翻了什么恶鬼杀人的说法。第二这里并不是案发现场!因为这里没有打斗痕迹和血迹。”

    白三剑疑惑道:“你说韩老哥是被人偷袭,这我们可以想通。但是什么人有这样的手段,能将他头颅一刀割下呢?而且现在他的头颅在哪里?”

    苏拙无法作答,怀善又问:“你说这里不是现场,那么现场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苏拙手指韩中誉尸身,道:“大家难道将这个地方忘了吗?这里不就是陆清尘陈尸之处么?昨天我们挖开的那个洞口就在前面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那里面应该有我们想要的答案!”

    众人虽不知苏拙为何这么说,但还是选择相信了他。大家通过昨天挖开的洞口,鱼贯进入坑道。谁知刚进到里面,便嗅到一阵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苏拙知道自己的猜测已经得到验证,一马当先,举着火把冲到里面。坑道里虽然昏暗,日光能射进来一些,已没有昨晚那般可怖。就在昨天那个空旷矿场内,此刻已是满是血污。

    众人进到这里,都不由得捂住了鼻子。忽然有人喊道:“在这里!”喊声一落,果然从角落石堆中摸出一个满是血污、面目全非的头颅。

    武夷弟子无不抱着师祖的头颅,号啕起来。何言痴白三剑也感黯然,想不到自己二人好心来相助,终究还是让他遭了小人毒手!

    苏拙站在一边,心中已经积郁满了怒火。想不到这些人全没将自己和少林方丈放在眼里,说杀人便杀人。他恨恨地一掌拍向身边立柱,谁知手掌刚落下,便觉到一丝刺痛,原来是一根木刺扎进掌缘。

    苏拙拔出木刺,心头一动,再看立柱上木刺之处。只见立柱上有一道极细的勒痕,似乎是利器切割而成的。

    苏拙脑中灵光闪动,自昨日所见所闻,一下子全涌上心头,令他豁然开朗。他自语道: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怀善见他表情有异,忙问怎么回事。苏拙凑近他耳朵,小声道:“我还要去找一样东西,大师帮我盯住一人!”

    怀善疑惑道:“曲圣州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耳语道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怀善听完,不由自主回头,眼光向人群外那个人影瞟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