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十七章 旧事
    苏拙带着满腹的心事,独自往..la他没有告诉燕玲珑自己的发现,因为现在还不到时候。而且自己的猜测也不一定对,还有一些关节难以想通。聚义山庄表面虽然风平浪静,暗里却风起云涌。如今形势仿佛是在走钢丝,一个不小心,就会万劫不复。不但救不出华平,还可能将己方搭进去。

    苏拙不停地告诉自己,再想一想。虽然有武夷剑派和怀善大师等人的协助,但是依然难以和聚义山庄相抗。曲圣州是个莽夫,也是个赌徒。这样的人,很难算到他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他怀着满腹心思,独自回到自己所住院中,远远就看见院子里石凳上坐着一人。月至中天,月光洒在那人脸上,现出一片安详慈和。苏拙看到他的脸,心中所有的烦恼和算计,仿佛都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他缓步上前,恭敬行礼:“大师安好,这么晚还没有休息?”

    怀善微微一笑,做了个请的手势,淡淡道:“今夜睡不着的,不止我一个人吧!”

    他看着苏拙在对面石凳上坐下,又道:“苏拙,你来聚义山庄,不只是为了陆清尘的事吧?”

    苏拙脸上露出歉意,仍然点了点头,道:“不瞒大师,我此行本是为一个朋友而来。谁知正好碰上武夷剑派这件事,便自作主张,将大师您请了来。”

    怀善道:“你的师父当年最得意之处,便是知道如何借势算计。因此,他虽然孑然一身,却凭一己智计,连横合纵,在乱世中闯下诺大名头。想不到你已经将他的这些手段,学了个全!若不是给我送信的是四海盟的人,而我又碰巧听闻了他们在历城的义举,说不定我还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苏拙不知他话中是褒是贬,一时不好接话。怀善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,你比之令师超越之处在于,你毕竟还有一颗赤子之心。若是你师父在此,他必定利用我们制衡住曲圣州之后,就在今夜办完自己的事,一走了之。而不会如你一般,当真要解决陆清尘的谜案。”

    苏拙不禁奇道:“大师怎知我一定要解开这个谜题不可?”

    怀善笑道:“方才在那荒园之中,你本已想到什么,却在紧要关头,放弃继续探究。我想这一定不是你害怕了吧?”

    苏拙大吃一惊,不知怀善怎么会知道这些,莫非……

    怀善接着便解答了他的疑惑:“其实你们一出门,我便知晓了。于是我也悄悄跟在你们身后,想看看这聚义山庄中,到底有什么在吸引你们,让这么多人半夜不睡觉,非要一个个全跑光了!”

    苏拙疑惑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怀善点点头,道:“没错,何言痴白三剑二人一回屋,就出去了。他们练剑的轻功自然也是很好的,只不过还逃不过老和尚的耳朵。其实我早已猜到他们的心思,也正是为此,才邀他们前来的。武夷剑派难以与聚义山庄抗衡,但若是三大剑派联手,就不一定了。何言痴和白三剑白天虽然表现得很公正,心里仍然是怀疑曲圣州的。因此,到了夜里,他们一定是要看看曲圣州到底有什么秘密的。不过我想,他们今夜一定是要竹篮打水了,因为曲圣州根本就不在山庄里!”

    苏拙更惊,沉吟道:“不在山庄?那他会去哪里?”

    怀善耸耸肩,笑道:“这就不是我能猜到的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沉默片刻,他需要将方才听到的事情消化一下。怀善所说的信息,无疑都隐含着更多的意义,只是到底如何,暂时还难以说清。聚义山庄静谧的夜,表面看平淡无奇,暗里却是暗流涌动。谁也不知道,哪一道暗流,忽然就会将人卷走。

    夜越发深了,苏拙不敢耽误时间,忙问:“既然大师明白我之心,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些事情?”

    怀善微微一笑,道;“不然你以为和尚我这么晚还不睡觉,是出来赏月的么?不过在说话之前,和尚要劝你一句,不要与卫潜作对了!我知道你从岳州时,就开始查卫家。可是卫潜背后的势力,是你无法想象的。如果你相信我,以后遇到卫家人,便退避三舍!”

    苏拙心里微微一愣,面上却轻笑一声,道:“大师是为卫潜做说客来了?”

    怀善叹了口气,知道他心意坚定,自己是绝难劝服了。他做了个请的手势,让苏拙向自己发问。

    苏拙没有犹豫,直接开口问道:“大师,你可知曲圣州其实是北方人?为何他会在这里建起了聚义山庄?而聚义山庄短短数年,便跻身江湖大派之列,他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怀善点了点头,似乎早知他要问这个问题,反问道:“你也认定,陆清尘之死,与曲圣州有关么?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起初我怀疑这件事是陆清尘熟悉的人所为,这才能解释为何陆清尘一招之内被割下头颅。但是唯一有动机的周清平,似乎只是一个懦弱胆小之人。他这样的人,是杀不了陆清尘的。因此我只能怀疑曲圣州!”

    怀善悠悠开口,仿佛在回忆深远的往事:“聚义山庄是十年之前建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忽然想到什么,插口道:“十年之前?”

    怀善点点头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拙忙摇头,道:“没什么,大师继续。”

    怀善又道:“至于曲圣州为何选在此处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本来十年时光,对于一个门派成长来说,实在太短了。曲圣州就算再长袖善舞,也难以在短短十年内,将聚义山庄建到如此地步。聚义山庄之所以能有今天,最大的原因,就是岳阳侯的支持。卫潜与曲圣州相交很早,据说曲圣州曾是卫潜的手下,不过并无证据可考。不过,就算岳阳侯多支持,也难以创造奇迹。聚义山庄之所以能有今天,还是因为曲圣州的策略!”

    苏拙不甚明了:“策略?”

    怀善道:“曲圣州并不像一般门派一样,开门收徒,慢慢积累实力。他从一开始,便以仗义疏财著称。他用大量金钱,网罗了江湖上一大批的高手进庄。时日一久,这些人受了曲圣州极大好处,自然以聚义山庄自居。聚义山庄也就这样发展起来,势头一时无两。”

    苏拙心中惊愕之情难以想象,问道:“以重金网罗?这样的行为,岂不与交易无异?这些江湖人物,就真乖乖听命?”

    怀善道:“当然也不会一帆风顺,这么多人中,难免良莠不齐,更有反复不定之人。不过,曲圣州是如何做到如今的规模,就不是我等能够知晓的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低头沉吟:“可是白天见到的那些人,并不是什么高手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线索越来越多,事情已经渐渐浮出水面,只是还差一个联系!苏拙暂时还难以将所有事情串联起来,若是能想通其中的关节,也许,所有谜题便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他忽然从袖中拿出那幅画,边展开边问:“大师,你是丹青高手。你看看这幅画有什么奇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