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十六章 荒园
    苏拙与燕玲珑二人,距离那黑影只有数十步~~~la然而就是这数十步距离,两人始终无法再靠近一些。只能远远看着那黑影,如鬼魅一般,在聚义山庄纵横小道间飘忽来去。

    燕玲珑俏脸一沉,脚下陡然加快。苏拙知道她起了争胜之心,一定要与这人比个高下不可。果然见燕玲珑身形渐快,很快就将苏拙落在后面。然而前面那人似乎也加快了步伐,任燕玲珑如何追赶,始终不能追得更近。

    苏拙渐渐落在下风,不禁起了疑:世间能有燕玲珑这般轻功的人不多,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聚义山庄?这个聚义山庄里,到底还藏了什么秘密?

    他奔了一阵,忽然停下脚步,原来这一路走来,全是向北,最奇的是,这一路上,竟然没有碰到一个山庄护卫。照理说这么大一个庄园,理应各处都有守卫岗哨才对,特别是如今夙敌围庄,更应小心谨慎才对。然而四下里黑灯瞎火,仿佛根本没有人迹一般。

    难道曲圣州真如此托大,以为山庄内根本不用小心布置吗?苏拙一时想不通,却见到前面燕玲珑已经停下脚步,“咦”了一声。苏拙知道有异,停在她身后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燕玲珑摇摇头,叹口气道:“我从未见过轻功如此高强之人……”言下之意,竟是自认败在对方手上。

    苏拙心中惊骇之情溢于言表,忙问: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燕玲珑道:“我不知道,不过我却可以肯定,那人一定是个女子!”

    苏拙眉头一皱,问道:“你为何如此肯定?”

    燕玲珑道:“女子习练轻功,本就比男子有优势。当世轻功高绝之人,无不是女子……”这一点苏拙是知道的,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燕玲珑又道:“方才我看那人腾挪身形,应当是女子的身材无疑。只是这女子是谁,我却不知道了。不过她应该已经发现我们在跟踪,却也难以甩脱我。直到到了这片林子里,我才失去她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苏拙似乎想到什么,嘴里沉吟:“女子,她这么晚到底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燕玲珑听见他嘀咕,说道:“也许我知道她要去哪里!”

    苏拙一惊,目视燕玲珑,静等她的下文。燕玲珑一指小径尽头一片树林,说道:“再往北去,是一片树林。那里只有一个去处,是一座荒院!”

    苏拙皱眉道:“就是你方才对我说的那座院子?”

    燕玲珑点点头,苏拙没有犹豫,径直沿着小路而去。一路上没有半点火光,越靠近树林,便越显阴森。林间不时传来夜鸟怪叫声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苏、燕二人尽量放轻脚步,沿着落满枯叶的小径向北而行,生怕有人躲在暗处,发现二人行踪。只是这条路并不像有人行走,反倒显得二人疑神疑鬼了。

    走不多远,果然见前面高墙耸立,正是燕玲珑所说的那座院子。苏拙停在三丈开外,看了半天,只见院墙荒颓,院内黑灯瞎火,怎么看都是一座荒院。而方才那个黑衣女子,也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燕玲珑疑惑道:“莫非我猜错了?”

    苏拙伸手拦住她,径直向院中走去。院子不大,一眼就可以看尽。院子里只有一间屋子,已经破败不堪。院子正中有一口井,瞧模样也已经干枯了。

    苏拙自言自语道:“真是座荒院……”

    燕玲珑早已知道院中的模样,并没有苏拙那么吃惊,反倒是到处看了看,却没有发现有人藏在院中。她百思不得其解:方才那黑衣人分明是往这个方向而来,怎么就不见了?

    苏拙轻轻推开那间屋子半掩的房门,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,在暗夜中听来,令人毛骨悚然。不过这门倒是十分完好,环扣铁锁俱全。苏拙摸了摸门,走近屋里,也并没有发现有人藏身之处。他晃亮火折,借着微弱火光,在屋里转了转,只见房间陈设简单,不过一张床,一张桌子。而且这些家具也都已经衰朽,表面积了厚厚一层灰尘。

    苏拙盯着桌子,前后看了半天,几乎就要把那张桌子看出花来。终于,他嘴角露出不经意的笑容,随后在屋内转了一圈,墙上一幅歪歪斜斜的画猛地引起他的注意。这幅画画的不是其他,正是武夷山景。不过最奇怪的是,这幅画题头写着:僻居荒野,独风光无限。特以拙作,邀岳阳卫兄、山东曲兄共赴武夷一会。

    苏拙皱了皱眉,暗道:这岳阳卫兄,莫非指的是卫潜?而这曲兄一定就是曲圣州了!原来曲圣州竟是北方人。

    他再去看落款,上面写着:武夷山人郑某,作于己未年春。苏拙沉吟道:“武夷山人郑某,十年之前?”

    他还在沉思,燕玲珑走进屋里,气道:“这里一个鬼影都没有,看来我们被她耍了!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伸手将那幅画从墙上取了下来,卷成一卷,收进袖中。燕玲珑又道:“方才那人分明已经发现了我们,故意让我们以为她躲到了这里。其实她早就找路离去了,害我们白跑一趟!”

    苏拙轻声道:“这一趟未必就全没有收获!”说着返身出屋。

    燕玲珑瞧见他莫测高深的脸色,知道他一定又发现了什么。只是现在一定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,她也就只能按耐住心中的好奇,重重哼了一声,跟着他来到院中。

    苏拙站在枯井旁边,凝视井口。燕玲珑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了?这井有什么奇怪吗?”

    苏拙伸手从井沿上拈起一片树叶,举到燕玲珑面前,问道:“你看这片树叶有什么奇怪?”

    燕玲珑左右瞧瞧,茫然摇头。苏拙无奈摇头,道:“这就是你与卫秀的差别。你看这片树叶,还有些青色,本不应该现在就落下来。然而它却落在了井沿上,而且,最重要的是,这片叶子被踩折了!”

    燕玲珑忽然明白苏拙的全部意思,脸上惊愕之情一闪而过,伸头向枯井中望了一眼,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对她要说的话表示肯定。燕玲珑忽然放低声音,问道: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拙紧皱眉头,沉思半晌,脸上紧张神色始终没有舒展。终于他缓缓开口道:“对方在暗,我们在明,绝不能轻举妄动!”

    燕玲珑一愣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拙耸耸肩,道:“回去!”

    (最近看到网络上有本书的盗版,在这里希望能看到的读者朋友们支持一下正版吧。鉴于这本书的惨淡成绩,也许不会上架,支持一下正版也不用花钱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