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十四章 开诚布公
    声音从苏拙身后传来,卫秀忽然站在门口,悠悠道:“我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,谁知道还是被苏公子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一愣,回头愕然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来?莫非你这会儿还有其他客人?”她说着朝桌上看了一眼,自然也发现了那盏茶杯。卫秀眼珠转了转,并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苏拙做了个请的手势,自己则点上屋内烛火,口中说道:“我只是奇怪,这么晚了,卫姑娘独自来到我房中,就不怕流言蜚语么?”

    卫秀在桌边坐了,自行倒上一杯茶,道:“苏拙,你到底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道:“我当然是来找华平的!”

    卫秀问:“你怎么就知道华平一定是在聚义山庄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你何必还要打哑谜?我从君山离开的时候,就猜到华平一定是被聚义山庄的人带走了!”

    卫秀又问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你们逼华平写信给我,信中语焉不详,说什么到武夷山一叙。可是此地数得上名的只有聚义山庄和武夷剑派,而武夷剑派清净无为,向来不涉江湖之争,无故惹我,似乎不合情理。那么就只有聚义山庄了,此其一。其二,在中秋寿宴上,曲圣州与^_^一起为你捧场,便让我怀疑他们与卫家的关系。君山岛上果然证明,^_^就是卫家的人,那么曲圣州极有可能也是你卫家的人。既然是你要与我作对,华平不是被^_^抓住了,就是被曲圣州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在船上时,我看到华平是跟两个人走的。巧合的是,我还无意中看到这两人手臂上有骷髅刺青。于是我就很自然地猜想,这骷髅刺青的神秘组织,说不定就是聚义山庄的人。因为江湖上并没有人知道这个骷髅刺青的来历,只在欧阳吉师徒身上见到过。而这两人又与卫家有关,万利赌坊只负责敛财,那么聚义山庄也许就是这个神秘组织的外表吧?!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照你这么说,聚义山庄岂不是个龙潭虎穴?这样的地方,你还敢孤身一人前来?”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,笑道:“没办法,朋友之义,不得不如此!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想不到你居然对华平如此关心,原本我还以为,像你这样的人,不会被感情左右。况且,据我所知,华平既没什么名气,也并非聪明绝顶、武功高强之辈。你怎么会与这样的人相交?”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道:“这么多年来,我遇到过许多人,无不是聪明绝顶,时时刻刻勾心斗角。华平则不然,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想什么。与他说话,我甚至都不用动脑子。也许正是因为华平再普通不过,才会与我成为知己吧!”

    卫秀笑道:“若是让华老兄听到你这番评论,只怕要气得吐血吧?既然如此,不知道我在苏公子眼里是什么样的人?可能算得上知己二字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卫姑娘自然也算得上知己,不过却是去要时时小心提防的知己!”

    卫秀嫣然而笑,道:“你的这番评价,想必已经是极高的了。不过我也终于抓到了你的弱点。迟早有一天,你会因为这个弱点,一败涂地!”

    苏拙不以为意,笑道:“卫姑娘这么晚来找我,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些闲话的吧?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也不卖关子了。如果我把华平放了,你是不是就会离开聚义山庄?”

    苏拙一愣,倒真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。他疑惑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卫秀叹了口气,道:“话已至此,隐瞒无益。我卫秀虽是女流之辈,如此绑架威胁之事,不到万不得已,也是不会做的。抓走华平,是曲圣州自作主张,我并不知情。他知道你得罪了家父,便想将以华平为质,引你到此,悄悄除去!”

    苏拙一惊,忽然意识到此行的危机,不由得有些后怕。他喃喃道:“只是恰好遇上武夷剑派这档子事,怀善大师等人也赶了来。曲圣州才没能下得了手……”

    卫秀沉默不语,算是默认。苏拙又道:“你告诉我这些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我放华平走,你也立刻离开聚义山庄,如何?”

    苏拙沉默片刻,不答反问:“卫姑娘口气中似乎充满了不自信啊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我知道你已经怀疑到曲圣州了,查清楚一切只是早晚。若是没有怀善大师等人,曲圣州早就出手对付你了,可是现在他投鼠忌器,便不是你的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不是还有卫姑娘帮他么?卫姑娘难道忘了,我苏拙可是你的手下败将!”

    卫秀叹了口气,透出一股无奈,道:“曲圣州此人,刚愎自用,狂傲自大,绝不会听我的话。他败在你手里只是迟早的事,我只是不希望聚义山庄毁在他手里。若你同意不管此间的事,立刻就能见到华平!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道:“卫姑娘,你越是这么说,就越是让我对聚义山庄的秘密好奇。你可知道我最难受的是什么?就是有秘密横在心间,却解不开它!”

    卫秀面色一变,道:“这么说,你是非要淌这趟浑水了?”

    苏拙也正色道:“事已至此,我一定要将聚义山庄和曲圣州的秘密查出来!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难道你不担心华平了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华平吉人自有天相,卫姑娘也说过了,并不屑于做绑架威胁之事。再说,卫姑娘不是最喜欢赢我么?我想只有光明正大地比,才能让你有战胜的快感吧?”

    卫秀冷哼一声,站起身,说道:“苏拙,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。你今天不惜得罪聚义山庄和我,却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武夷剑派。你以为韩中誉那伙人会感激你么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此事无关感激不感激,而是江湖公义如此!”

    卫秀无话可说,恨恨转身离去。临出门前,她忽然没头没脑地说道:“苏拙,想不到你艳福不浅啊!先是什么竹姑娘,现在屋里又藏着一个。莫非你还想齐人之福么?姑娘,别躲了,我早就发现你了……”说完头也不回,径直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