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十三章 夜半琴音
    众人大吃一惊:“火药?!”

    怀善从苏拙手中拈了一些黑色粉末闻了闻,面色沉重,沉吟道:“这里怎么会有火药?”

    白三剑道:“火药自然是用来开山挖矿所用啊!”

    他不知采矿流程,胡乱说出,韩中誉便摇摇头,说道:“不会!这座银矿山体狭小,只能靠人挖掘。若是用火药开山,只怕这里就要被炸塌了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不错,我想这个废弃的银场,就是被这些火药炸塌的,而这些人是被人活生生害死在这里的!我刚刚检查过了,这里的尸骨多有折损痕迹,这些人是被大石砸死的。而我们进来的那条小道上的尸骨并没有折损。那是因为他们并没有被石头砸死,想挖一条地道逃出去。却没能挖通,或者说已经挖通了,却被守在外面的人杀死了!”

    韩中誉嘴角发颤:“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如此丧心病狂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想必当年建立这座银场的人,做下这等惨绝人寰的惨案!”

    怀善合十念佛,问道:“可是那人到底为什么要把这些工匠都活埋在这里呢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韩中誉也觉凄惨,又吩咐了宁玄晨一遍。众人这才沿原路返回,此刻外面天色已经黑透。

    曲圣州道:“苏公子,你这下该看完了吧?那就赶紧回庄吧!天色也黑了,我已经吩咐下人准备好酒菜,招呼各位武林前辈!”

    韩中誉冷哼一声,道:“为何要去你的聚义山庄,而不是武夷剑派?”

    曲圣州讥笑道:“你把武夷剑派上下都带到了我聚义山庄门口,难不成让大家跟你喝西北风么?”

    韩中誉脸憋得通红,怒道:“曲圣州,我告诉你。清尘的死一天没查清楚,你就一天脱不了干系。我是绝对不会喝你聚义山庄的酒的!”

    曲圣州眼皮一翻,哼道:“随你的便!”说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怀善忙出来圆场:“现在事情未明,大家还是少说一句吧!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方丈大师,既然曲庄主已经盛情相邀,我们不如就去山庄盘桓。况且,这件事情也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的,少不得还要住在山庄。”

    怀善合十谢道:“如此只有叨扰庄主了。”

    何言痴和白三剑在一旁小声劝了韩中誉几句,他这才同意与大家一道进聚义山庄。众人重新上马,沿来时的路而行。苏拙一路上始终沉默不语,缓缓落在后面。

    到了聚义山庄门前,只见空地上篝火冲天,武夷剑派和韩中誉请来的几个门派已经安下营寨。曲圣州冷冷打量了一眼,重重哼了一声,径直进庄。

    庄内酒宴已经备好,只是这群人互相之间颇有嫌隙,话不投机,很快就散了。韩中誉自然出庄回到自己营寨,其他人则在庄内安排好住处,由一名仆从领着各自回房。

    苏拙远远跟着怀善,心里想着心事。经过拐角,忽然看见不远处黑影一闪。苏拙眉头一皱,定睛看去,只看见一个背影轮廓。那人似乎听见这边动静,小心地回头一望。月光朦胧,隐隐照出他脸上一道刀疤!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惊,暗想:这不是乔老三么?他这个时候穿着夜行衣,要去做什么?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只这么耽搁一阵,前面几人已经拐过回廊,走远了。他并不认得路,一边想心事,一边信步前行。经过一堵院墙,忽然听见里面飘来一阵悠然琴声。这琴声悠扬婉转,曲调柔美,似乎出自女子之手。更且琴艺娴熟,在这满是粗莽武夫的聚义山庄里,更显独特。

    苏拙一时兴起,站在原地静静欣赏一阵。墙内弹奏的是一曲“潇湘水云”,曲意开阔,令人不胜遐想。苏拙仿佛又看见洞庭湖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情景,一时竟有些呆住。

    奏曲之人技艺极高,轻按宫商,潇洒无羁。苏拙听了半晌,却微微皱了皱眉头。这人琴艺固然高超,只是这琴似乎并不是好琴。只因曲音中隐约有一股金石之声,将原本曲调意境全破坏掉了。

    这声音并不明显,旁人也难发觉。恰好今日碰上了苏拙。苏拙从小跟随师父,也练就了一副挑剔耳朵。若是曲中有什么瑕疵,便觉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想到此处,便想进到这院中,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这山庄里弹琴。谁知这山庄颇大,绕了半天,竟没能找到院门,反倒将来时的路忘了。他正没头没脑乱转,墙内的琴声忽然停了。

    苏拙一愣,便听见身后竹丝曲的笑声响起:“苏大公子,你怎么走到这儿来了?这里可是女客居住的院子,难道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回头看见她,微微一愣。竹丝曲晚宴上不愿陪席,提前离去,苏拙是知道的,却不知道她住在这座院中。

    看到她揶揄的怪笑,苏拙老脸一红,说道:“我认不得路,不小心走错了……”他尴尬笑笑,自然不好把自己跟着琴声而来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竹丝曲不疑有他,伸手一指,道:“沿着这条路一直向东走,就到你们所住院落了!”

    苏拙道了声谢,赶忙走远,也顾不得找方才弹琴的人了。走出几步,他忽然停住脚步,心中略感疑惑:“这间院子是女客所住,那弹琴的人是谁?难道是卫秀?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起,便被打消了。卫秀方才与众人一同离开,根本赶不及来此弹琴。而山庄里更不会有其他女客了,这么说来,难道弹琴的是……

    苏拙一路胡思乱想,走了不远,就看见东院月门。院内几间房间都亮着灯光,隐约可见几间房中人影晃动,正是怀善等人。苏拙放轻脚步,直接找到自己的房间,推门而入。屋里没有点蜡烛,月光透过阁窗,洒下一片银晖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他心神一紧,微微皱眉,伸手拿起桌上一个茶盏,果然看见里面还有半盏茶水。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莫名其妙地说道:“既然来了,还躲着做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