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十一章 乱石山脚
    苏拙道:“这有两种可能,第一,就是陆掌门走到山脚的时候,就被人杀死了。这样一来,陆掌门死亡时间一定是在子时之前,换言之,曲庄主绝没有杀人的时间。第二种情况,就是陆掌门在路上被什么事情耽误了,那他就有可能是在子时之后被杀死的。”

    韩中誉忽然道:“一定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!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心道:“这老头认定是曲圣州杀的人,自然不管其他了。”

    曲圣州怒道:“胡说!”

    苏拙拦住两人,道:“第一种情况姑且先不论,我们来看第二种情况。陆掌门在子时之后被杀,那么我就想问韩老前辈,陆掌门武功与老前辈比,谁高谁低?”

    韩中誉一愣,道:“清尘自然是青出于蓝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好,方才韩老前辈与曲庄主对过招,自然知道曲庄主的功夫。陆掌门要是跟曲庄主动手,会撑几招才落败?”

    韩中誉大声道:“胡说!清尘怎么会败?”

    卫秀听到此处,忽然笑了。她已经明白苏拙这一番问话是何意,只是不禁又有些奇怪,苏拙怎么会忽然帮起曲圣州来?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那我们假设陆掌门与曲庄主的功夫在伯仲之间,曲庄主要杀死陆掌门,必然要经过一番苦战。那么这就产生了几个疑问,第一,陆掌门尸身并没有伤痕,不像是与人搏斗身死的。第二,如果曲庄主是在子时之后,赶去杀人的。而这条山道乱石纵横,马匹走夜路反而快不起来。那么曲庄主飞奔到事发地点,也要一个多时辰。那时离天亮,武夷剑派弟子起床也没多久了。两人再激斗一番,岂不是很容易被人发现?”

    韩中誉一愣,道:“你说的虽然有理,但也不能为曲圣州洗脱嫌疑!他自己不能亲自动手,难道不会指派他庄中的人做案么?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这个自然是有可能的。不过我听说陆掌门是被人一招割去了头颅。那么这个人武功得高到何种地步?这样的人,岂会甘心屈居曲庄主之下?”

    韩中誉冷哼一声,道:“不能正大光明对清尘下手,那就是使了旁门左道!说不定那定然就是曲圣州在聚义山庄中使奸计,杀害了清尘!”

    苏拙沉吟道:“这确实是一个关键!因为当日陆掌门陈尸之处,并没有什么血迹,以致竟有人以为是厉鬼吸干鲜血!这其实说明陆掌门出事的地点并不是在那处山脚。然而也不会是在聚义山庄。因为当日天阶庄主既然在聚义山庄,就可以证明陆掌门确实已经离去了。而陆掌门是没有理由再返回的。”

    韩中誉无话可说,怔怔坐了下来,喃喃道:“这么说,就跟聚义山庄一点关系也扯不上了?”

    曲圣州哈哈大笑,道:“苏公子果然名不虚传,三言两语,就为曲某洗脱了嫌疑。苏公子说得一点都不错,我根本不可能跟陆掌门的死有关。韩老前辈,这下你还要闹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却忽然道:“韩老前辈,你也不必沮丧。曲庄主是个重义之人,试想陆掌门要偷采银矿,曲庄主都要三番两次劝诫。如今陆掌门无缘无故地死了,曲庄主岂能坐视不理?他一定会与我们一道,将真凶找出来的。我说的对不对啊,曲庄主?”

    曲圣州一愣,本想打发了韩中誉,就此无事。谁知苏拙来这么一手,而且还让自己拒绝不得。他此刻的表情就仿佛吃了个苍蝇,狠狠瞪了苏拙一眼,道:“是啊,苏公子说得不错。我曲某一定会与各位一道,查出事情真相的!”

    韩中誉悠悠叹了口气,道: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我想,既然知道了陆掌门有可能是被移尸的,当务之急,应该是找到真正的作案现场!不如我们就一道去乱石山脚看看如何?”

    卫秀忽然起身道:“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,还能留下什么线索?况且今日天色已经不早了,是不是先在山庄吃过晚饭,明日一早再去?”

    韩中誉断然道:“不必了!既然苏公子要去那里看看,定然有他的道理!曲圣州,你是不是不敢让我们去啊?”

    苏拙心里暗笑,这韩中誉开始还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此刻怎么忽然变了脸。而卫秀为何又似乎不愿我们去那里看?

    曲圣州重重哼了一声,道:“你们爱去哪里,就去哪里。****什么事!”

    怀善起身合十道:“善哉善哉,既然无人异议,我们还是去事发地点一看究竟吧,否则大家也无心吃饭安眠。”

    韩中誉率先向前走去,其他人自然也跟在后面。卫秀落在最后,瞪了苏拙一眼,轻声道:“苏公子手段越来越高明了!”

    苏拙故作不知,问道:“卫姑娘什么意思,苏某可听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卫秀冷笑道:“我知道你要查清陆清尘的死因,可是却想不明白,为何方才要为曲庄主洗脱嫌疑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与人方便自己方便。也许我今天说这么几句话,华平就能早点找到了!”说完再不停留,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卫秀站在原地,恨恨地跺了跺脚,也只得跟在人群后面。

    韩中誉出了山庄,将宁玄晨叫上。聚义山庄和武夷剑派都跟了好些人,一同举着火把,乘着马匹,朝发现尸体之处迤逦而行。

    此时还有些天光,火把又多,大家一路快马加鞭,很快赶到地方。宁玄晨忽然勒住缰绳,指着前方道:“师父的尸体就是在前面不远处找到的!”

    众人下马,看着苏拙。苏拙却忽然捡起地上一块石头,没头没脑地问道:“宁玄晨,陆掌门就是看到地上这几块石头,才猜到这山下有银矿的么?”

    宁玄晨点点头,道:“没错!这些石头含有银质,师父就是前些时日发现了,才知道的。本来以前谁也没想到这里会有银矿,只因今夏大雨,将乱石岗土石冲刷下来,露出了里层山体,这才被我们发现。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众人定睛细看,果然发现他捡起的那块石块上,有一层银质。苏拙跟着宁玄晨走到当日陆清尘陈尸之处,地上只有一堆碎石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苏拙站在宁玄晨所指陈尸之处,举着火把,慢慢打量周围。曲圣州阴阳怪气道:“怎么样,找到什么啊?”

    苏拙没有理他,一指脚边一个黑乎乎的洞口,自语道:“这是什么?”他皱起眉头,蹲下身子,只见那个洞口似乎很深,里面乱石堆积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怀善似乎注意到苏拙的异样,上前道:“似乎是个山洞?”

    苏拙将火把凑近一瞧,忽然猛地往后一缩,似乎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怀善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拙惊愕道:“鬼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