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九章 事出有因
    怀善说出来的几人,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之人,韩中誉自然认得。若是这些人都来说情,只怕真要给他们些面子。

    韩中誉一时难以决断,道:“方丈大师,你请来这些人,就为了帮曲圣州说情?莫非你们都没有听过聚义山庄在江湖上的事迹?这些年来,聚义山庄仗着有些势力,在东南一带称王称霸,向来不把武林同道放在眼里。曲圣州这么一个人,值得你们帮他么?”

    怀善还没开口说话,远处又传来一人的声音:“哈哈哈,韩老哥说岔了,方丈大师请我们来,绝不是为了帮聚义山庄!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看去,山道上两个中年男子并肩走来。两人走得也不是很快,但落脚很轻,仿佛脚不沾地,眨眼间就站到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身着长衫,衣袂飘飘,手执长剑,说不出的潇洒。韩中誉认得两人,拱手道:“原来是九华剑派白老弟和昆仑剑派何老弟!”

    方才说话的正是九华剑派掌门白三剑,他笑了笑,说道:“韩老哥恕罪,方丈大师请得急,没向您打招呼,就来了!不过我们来此,全是一片好心!”

    韩中誉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什么好心?”

    昆仑剑派掌门何言痴说道:“韩老哥,我们三大剑派同气连枝。我们说什么也不会帮着外人来欺负武夷剑派啊!这次方丈大师邀我们同来,就是为了查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,给逝去者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韩中誉听完,方才明白自己错怪了怀善,忙行礼道:“方丈大师高义,是韩某小人之心了!还请大师恕罪!”

    怀善呵呵一笑,并不在意。另一边曲圣州和卫秀的脸色微微变了变,想是没料到这么多武林耆宿会来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卫秀道:“既然有少林方丈主持公道,想必定然能查出真相,给大家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怀善合十笑道:“卫姑娘过奖了,和尚念经还行,若说调查谜案,可不是拿手之事!”

    卫秀“哦”了一声,笑道:“那方才大师和几位前辈言辞凿凿,要查清真相,岂不是笑话?”

    白三剑笑道:“小姑娘,论辈分,我们都是你叔伯一辈了,口下留点情啊!”

    怀善伸手按了按白三剑肩膀,对卫秀笑道:“卫姑娘说得没错,我们几个老骨头自然没有破案的本事。不过在场有的是能人,想必一定会解开谜局!”

    卫秀道:“哦,倒要请教,大师说的能人是谁?”

    怀善大声笑道:“苏小子,你还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苏拙无奈微笑,挤过人群,来到怀善面前,合十行礼道:“大师好尖得眼睛!”

    卫秀脸色一变,淡淡道:“原来苏公子也来了,我倒是没见着!”

    苏拙也对她躬身行礼,道:“这也怪不得卫姑娘,只因我这手下败将自惭形秽,见到了卫姑娘,只能退避三舍。若不是大师召唤,我定然不敢出来!”

    旁人不知他两人之间的事,怀善疑惑道:“什么手下败将?”

    苏拙笑笑不语,卫秀岔开话题,道:“苏公子鼻子倒是灵得很,哪里有热闹,就凑到哪里!”

    苏拙摇头道:“卫姑娘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那华老兄至今杳无音信。我虽没什么义气,但还是要尽些义务,到处找找的。若是卫姑娘有了消息,还请不吝相告啊!”

    卫秀别过头去,哼了一声。怀善道:“苏拙,你已经赶到这里,那是最好也没有。想必这件事情,要着落在你身上解决了!”

    苏拙还没说话,韩中誉先鄙夷道:“方丈大师,你说的能人就是他?这么一个年轻人,真的能给我徒弟查清冤屈?”

    何言痴道:“韩老哥,方丈大师说他行,那一定就没错。您久不在江湖,不知道江湖上的事。这位苏公子啊,传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听他又要提起这件事,忙出言打断,道:“苏某不才,既然大师有令,我们还是先请韩老前辈和曲庄主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吧!”

    怀善道:“对对对,正事要紧,我们既然是来查清真相的,自然要先听听两方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曲圣州始终一言不发,脸上阴晴不定。不过事已至此,他也没有办法,只得说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我们进庄详谈!”

    韩中誉大声道:“要我进你这山庄?那是休想!”

    曲圣州双眼一瞪,怒道:“你以为我想请你进来么?”

    怀善忙圆场道:“韩施主,既然都到了山庄门口,何妨进去一坐?我们既然要查清真相,总不能就在这里席地而坐?”

    白三剑和何言痴也劝了两句,韩中誉这才消了气,对武夷众人道:“周清平,你随我进庄。玄晨,你带着众师弟在庄外安营扎寨!”

    宁玄晨大声应答,周清平却似乎有些不情不愿。苏拙看在眼里,不由得皱起眉头,这人身为陆清尘的师弟,如今陆清尘死了,他便应该是武夷剑派掌门,谁知他居然是如此猥琐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曲圣州当先进庄,而后是怀善。苏拙和卫秀落在最后,卫秀淡淡道:“苏公子,多日不见,你倒是清健了!”

    苏拙正要开口,谁知卫秀说完就扬长而去了。他讪讪笑了笑,随即跟上。竹丝曲却拉住他,狡黠笑道:“想不到你居然跟卫家小姐这么熟,当真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苏拙始终捉摸不透这个女子心里在想什么,本着敬而远之的原则,并没有说什么,摇摇头,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曲圣州将一行人带到大厅,分宾主坐下。下人奉上香茗,怀善便开口道:“闲话少说,还是先说说事情经过吧!这件事我们也有所风闻,只是多数都说什么厉鬼索命,不知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?”

    韩中誉大声道:“什么厉鬼索命,全是胡说八道!老夫从不相信什么鬼神邪说!”

    曲圣州冷哼一声,怪声怪气道:“韩老前辈浩然正气,令人佩服。只是这鬼神之事,宁信其有。若是过于强项,说不定哪天真被厉鬼找上门!”

    何言痴怕他们又吵起来,忙劝韩中誉道:“还是说正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韩中誉哼了一声,向周清平看了一眼,道:“清平,你是清尘的师弟,当日的情形应当最清楚才是。你来说说!”

    周清平一对小眼睛在竹丝曲身上转了一圈,猛然听见师父问话,忙垂下眼帘,嗯嗯啊啊了半天,不知从何说起。曲圣州冷笑一声,道:“还是我先说吧!事情发生在半月之前,也就是我从岳州回来的时候。事情的起因,就是一座银矿!”

    “银矿?”怀善疑惑道。

    曲圣州点点头,道:“没错!大家都知道,建州盛产银矿。朝廷也建了几座银场。不过半月之前,陆掌门忽然找到我,说他发现,武夷剑派和聚义山庄之间这座乱石岗下,居然也有银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