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七章 武夷剑阵
    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韩中誉话音刚落,武夷剑派二十几个人越众而出,其中就有那个宁玄晨。他早就看见站在曲圣州身旁的苏拙,恶狠狠地向他瞪了一眼,鄙夷地向地上吐了口痰。

    苏拙知道他一定是误会自己与聚义山庄有关系,这才如此鄙视。不过此时形势紧急,他也无暇解释。竹丝曲倒是饶有兴趣,打量武夷剑派众人,眼中神采闪烁。

    宁玄晨身为武夷剑派玄字辈大弟子,是这二十几个人的首脑。他大喊一声,拔剑斜指。这些人纷纷拔剑在手,围着宁玄晨转了两圈,各按方位,依次站立。武夷剑阵一成,二十几人齐声一喊,颇有气势。更奇的是,这些人手中长剑俱是轻薄锋利,手腕一抖,剑锋直颤,发出嗡嗡剑鸣。

    曲圣州面色微微一变,识得此阵厉害,脑中急思对策。他还没开口说话,身旁一个七尺大汉跳到阵前,瓮声瓮气道:“我是陕南方全,承蒙曲庄主款待,待为上宾。你们武夷剑派小小门派,也敢来这里撒野!就让我替曲庄主,来会会你这劳什子剑阵!”

    宁玄晨等人也不说话,手中剑指向方全。方全手上提着一根狼牙棒,瞧瞧这人,又看看那人,似乎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

    苏拙嘴角微笑,知道这个方全必定是个有勇无谋之辈。他看向曲圣州,只见曲圣州抿着嘴唇,也不说话。想是要让方全这个莽夫试试武夷剑阵到底有什么威力。

    方全看了一阵,不耐烦起来,举起狼牙棒,冲着剑阵最前的一个小个儿劈头砸下。那人见机得快,知道对方狼牙棒势大力沉,自己手中长剑无法与之相抗。他一言不发,向后退开两步,躲过方全锋芒。

    旁边两人一左一右,挺剑疾刺方全肋下。方全一愣,躲得了左边,右边就得挨剑。他脑筋不灵活,一时想不出招式破解,只得向前冲了两步,避过了剑锋。

    然而如此一来,他便在剑阵中陷得更深了。前后左右数把利剑刺来,方全左支右绌,一根狼牙棒再也举不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暗暗惊呼一声,想不到方全一招便落了下风。若不是武夷剑派众人留了情面,只怕他这会儿身上已经多出几个窟窿了。

    韩中誉手抚胡须,哈哈笑道:“曲庄主,这武夷剑派依先天八卦而设。你还是多派些人上吧!”

    曲圣州重重哼了一声。他身旁的庄客都是江湖中人,平时在山庄白吃白喝,这时候也知道是该出力的时候了。十几人互相看了看,跳出来,一齐往剑阵里闯。

    韩中誉还是微微冷笑,一点也不担心,全没有将聚义山庄众人放在眼里。宁玄晨站在剑阵正中,挥剑呼喝,身旁二十四名师弟兜兜转转,放开一个个口子,将聚义山庄众人尽数放进阵中。

    然而聚义山庄这边随着人数增加,似乎并没有占到便宜。最后人数已经上了三十多人,仍然奈何不了剑阵。阵外之人看着奇怪,阵中的人更是百思不得其解。明明己方人数占优,不知为何,却依然感觉自己是在与数名剑客相斗。

    旁人只听叮叮当当乱响,不时有人手臂被长剑划过,发出痛哼。竹丝曲站在一边,皱着眉头,问道:“这武夷剑阵到底有什么鬼名堂?怎么这么多人都奈何不了他们?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道:“你可别小看了这个剑阵,武夷剑阵依先天八卦,三人一组,分为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个卦象。剑阵中天地交泰、风雷交加、水火相济、山泽通气,威力不可小觑。而八卦运转,形成阵法,又有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从伤、杜、惊三门而入,必定受伤。从休、死两门而入,必定身首异处。只有从生、景、开三门而入,才能安然出阵。武夷剑派众人还是留了情面,只让他们从伤、杜、惊门进入阵中,这才只是受伤,而没有死人!”

    苏拙声音不大,只有身边几个人能听得见。他说完,曲圣州望了他一眼,似乎在心里又重新衡量起这个年轻人来。他眼看着山庄这么多好手都奈何不了这个武夷剑阵,心中不禁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苏拙却皱了皱眉,心中暗道:“聚义山庄在江湖上名头比武夷剑派响得多,怎么只有这么一点实力?难道曲圣州还有家底没拿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韩中誉捻须微笑,对徒孙一辈的表现甚是满意。聚义山庄已经上场了将近四十人,仍然攻不破武夷剑阵,这已经是一件极为丢脸的事了。

    五六十人在空地上乱战一团,看似杂乱无章。但真正的高手却已经看出了胜负。又撑了一会儿,聚义山庄众人一个个倒下,或多或少受了些伤,不少人都挂了彩。一个个灰头土脸,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韩中誉哈哈大笑,道:“曲圣州,你就这点能耐?”

    曲圣州右手按胸,长啸一声,大声道:“都让开了,看我破阵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聚义山庄众人忙从空地上退开。武夷剑阵二十五人,回到自己位置,凝神应对。

    曲圣州忽地纵身一跃,跃到三丈高,直直向着剑阵俯冲而去。他一眼就看到剑阵的阵眼就是宁玄晨,是以一出手就奔他而去。

    韩中誉哼哼冷笑,道:“蠢材!以为能这么轻易破阵么?”

    曲圣州身在半空,下面七八人挺剑疾刺,要他没有落脚之地。眼见曲圣州就要掉到剑端,谁知他半空中拧腰翻身,凭空生出一股力道,带着他往阵中落去,所去之处正是宁玄晨站立的中央。

    韩中誉面色一变,暗叫不好。苏拙也惊讶于曲圣州的功夫,心中暗想:“曲圣州如此狂妄,自有他狂妄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剑阵诸人忽然意识到曲圣州要做什么,有七八人长剑一转,向曲圣州背心刺去。曲圣州头也不回,双手齐出,抓住身边两人胳膊,往后一拉。

    这两人站立不稳,就往曲圣州身后那几人剑锋上撞去。那七八人怕伤了同门,慌忙撤剑。如此一来,曲圣州如入无人之境,径直向着宁玄晨而来。

    宁玄晨挽起一个剑花,迎着曲圣州而来。曲圣州笑道:“你的武夷剑法只有这么点造诣么?看来我高看你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曲圣州袖袍一圈,将宁玄晨剑锋隔开,突出一掌,拍向宁玄晨胸口。他这一掌去势甚疾,隐隐带着风雷之声,竟是要将宁玄晨毙命于此。

    苏拙不由得皱起眉头,没想到曲圣州出手如此狠辣。宁玄晨呆了呆,那一掌已到面前。忽地身后一股力道一扯,宁玄晨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,刚好避过掌风。

    原来韩中誉看到形势不对,已然出手。他救下宁玄晨,伸手从一名弟子手中将长剑取来,刷刷刷,连挽起三朵剑花,分袭曲圣州上中下三路。

    宁玄晨捡回一条命,兀自怔怔喘着粗气,冷汗已经湿了后背。曲圣州知道韩中誉剑法厉害,不敢正撄其锋,倒退七八步。

    他躲过这一剑,也伸手从一旁一人手中抢过长剑,往前一送。两人剑瞬间绞在一起,内劲一吐,当啷啷断成几截。这种薄剑,轻灵有余,刚硬不足,受了两人之力,怎能承受得住?

    两人不暇思考,对出一掌。双掌相交,啪地一声,两人齐齐往后退了两步站定。

    刚要再出手,互忽听远处一人高喊:“住手!”

    (今天更两章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