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八卷 第一章 厉鬼传闻
    本卷大部分内容是在**高原反应状态下完成,可能会有胡言乱语的部分

    气候转凉,天色也黑得越来越早。不过未时刚过,日头已近西山。闽南地界天气湿热,如秋以来,也没见舒服多少。

    郊外酒肆。这个时辰不应该有什么酒客,况且此地偏僻,只有周围几个村镇,并不繁华。酒店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,不过也能糊口了。陈掌柜早已习惯日上三竿起身,日头落山就打烊的日子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靠窗的一张桌子上,却坐着一个年轻公子,而且已经喝了很久了。桌上那几碟小菜也已见底,但酒还没喝完。他不但在喝酒,而且喝的滋滋作响,仿佛在喝什么玉液琼浆,舍不得一口喝完,非要一点一点抿。

    陈掌柜无精打采靠在柜台旁边,耳朵里听着那人喝酒的滋滋声,心里却有些烦躁。他先前还有些奇怪,店里的酒都是自家酿的米酒,虽说还不错,但也不至于像这位公子表现的这样。况且,这位公子虽说衣着朴素了点,但一看就知道是见过世面的,怎么会为这种浊酒沉迷?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敢情这位公子囊中羞涩,只点了一壶酒,居然喝到现在。陈掌柜越想越烦,若不是他,这会儿说不定自己已经关门搂媳妇了。而且他一想起那件怪事,就不寒而栗,若是不早点关门,万一

    陈掌柜一想到这里,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再也顾不得得罪人,起身就要去哄这个不识趣的酒客。他站在年轻公子身边,琢磨着措辞。那公子却浑没察觉,继续滋滋地喝酒。

    陈掌柜陪笑道:“客官,这酒菜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公子抬起头来,笑道:“甚好甚好!我是头一次来建州,想不到此地自酿米酒居然别有一番风味,辛而不辣,味甘爽口!果然与此地风土人情一样,别具风格!”

    陈掌柜听他夸得真诚,哄人的话就有些说不出口。他讪讪笑道:“听客官口音,不是本地人吧?来此访亲啊,还是做生意?”

    公子点头道:“来找个朋友,也算访亲吧!只因今日中午错过了午饭,这才叨扰到贵店。想不到竟有意外惊喜啊!”

    陈掌柜嘴里不说,心里却嘀咕:你倒是惊喜,再喝一会儿,只怕要变成惊吓了。他说道:“客官,你看啊!出门往左三里,是山岗村,往南是陵水镇。若是您脚程快,天黑之前都能赶到。”

    公子顺着陈掌柜手指,点点头,问道:“掌柜的此言合意啊?”

    陈掌柜索性道:“客官,你看我这酒馆就这么一间大堂,并没有客房。客官若是不早些觅地投宿,可就没地方住了。”

    公子纳闷道:“天色尚早,掌柜的就要赶我不成?”

    陈掌柜左右看看,似乎生怕隔墙有耳,又压低嗓音,说道:“不瞒公子,这里不远有一座乱石岗。那里闹鬼啦!公子还是趁着白天赶紧过吧,不然天一黑,就要被恶鬼给抓了去啦!”

    年轻公子看见陈掌柜谨小慎微的模样,不禁有些好笑。但他终究忍住了,说道:“掌柜的,我苏拙第一怕麻烦,第二怕女人,可就是不怕鬼。你且说来听听,到底是什么鬼,让你吓成这样?”

    这年轻公子自然就是苏拙了。他在君山棋差一招,没能揭露出万利赌坊的阴谋,败在卫秀之手,已有半个来月了。这半月里,曾在君山的以杜清风为首的一干江湖人物,四处宣扬这件事情,终于把苏拙江湖第一聪明人的传言给破了。甚且许多没见过苏拙的人都认为,苏拙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、言过其实的宵小罢了。

    风言风语传到苏拙耳里,他也不以为意。他本就不是一个热衷声名的人,如此返璞归真没什么不好。而他来到建州武夷山一带,自然就是因为那封神秘的信。为了华平,就算这里有龙潭虎穴,也要闯一闯。况且这里并没有龙潭虎穴,只不过有一座聚义山庄罢了!

    陈掌柜见苏拙不以为意的表情,心中嗤笑:年轻人就是年轻人,大言不惭,等你真撞见了鬼,只怕就要哭爹喊娘了。

    不过讥笑归讥笑,陈掌柜还是要好言相劝几句:“苏公子,你一定以为我在说笑吧?你莫要不信,你可知这乱石岗是个什么地方?其实说是山岗,与这莽莽武夷山一比,不过算个坡。但这乱石岗就是奇怪!你看这里树木茂盛,但这乱石岗上,就是不生大树,只能长些小草。我在此地土生土长,只在十年前见过乱石岗上有树,后来居然全都枯萎了!你说奇怪不奇怪?”

    苏拙饶有兴致,只当村野怪谈而听。不过这山上不生大树,倒是确有些奇特。此地气候湿热,应该极利树木生长,树木怎会枯萎?

    陈掌柜谈兴一起,索性坐到苏拙对面,接着道:“前些时日,一到晚上,乱石岗附近就会飘出鬼火。这我可不是信口胡说,好多人都看见了。那里又没有树木遮挡,一到晚上,阴风阵阵。幽幽鬼火,飘来飘去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只觉脊背发凉,浑身微微发抖,继续说道:“半个月之前,武夷剑派掌门陆清尘大侠突然暴毙!这件事你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此事略有耳闻,不过具体情形,江湖上倒是众说纷纭。”

    陈掌柜道:“武夷剑派离这里也就七八里路,这件事我们都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不敢说罢了!其实啊,陆大侠就是被这乱世山的厉鬼害死的!”

    苏拙终于收起了满不在乎的嘴脸,正色起来。陆清尘身亡一事,他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。江湖上传言纷纷,许多人都说,陆清尘是与聚义山庄庄主曲圣州结怨,被曲圣州害死的。

    武夷剑派和聚义山庄作为东南一带最大的两个门派,作了十几年邻居,始终有些龃龉。毕竟一山不容二虎,两大门派一起,不斗个天翻地覆,已经算万幸了。

    苏拙一听到陆清尘死讯,便已意识到此行不易,隐隐有些担忧。于是他未雨绸缪,即刻写下了书信,托人送到少林,只希望赶得及

    不过,这小小酒店掌柜居然说知道真相,倒也让苏拙有些意外。他问道:“掌柜的,这陆掌门怎么被厉鬼害死的,你快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陈掌柜刚要开口,忽然说不出话来,嘴角有些哆嗦。他所坐位置对着店门,门外进来什么人,他都能率先看见。这时候,门外正好跑进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往门口一站,陈掌柜便说不出话来,继而全身都在哆嗦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