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二十章 黑幕
    严虎怒极反笑,说道:“苏拙,你胡说八道什么?难道你就凭我胳膊上一个刺青,就怀疑我是什么杀人凶手?照你所说,所有事情都是这个什么骷髅刺青引起,那么娄湾胳膊上肯定也有刺青喽?可是事实似乎不是这么回事吧?”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。娄湾胳膊上确实没有刺青,而我也没有真正弄清楚这个骷髅刺青的含义。不过我说你是杀人凶手,却是千真万确!”

    严虎冷笑道:“笑话,莫非我会杀自己的徒弟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你当然会杀欧阳吉,因为你根本不是严虎!而是四书生之首,孟书田!”

    严虎忽然呵呵笑了起来,原先脸上的猥琐神色一扫而光,腰身也直了起来。就连他的声音也改了,淡淡说道:“苏拙,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起先我只是怀疑,昨天你见到欧阳吉的尸体时,本该悲痛万分。然而你愤怒有余,悲痛不足,根本不是至亲死去的模样。如果我猜的没错,欧阳吉不光是严虎的徒弟,还是独子才对!而且刘飞的师父就是与严虎结仇,就是因为严虎夺走了他的情人!”

    那个假的严虎伸手在脸颊处抹了几把,慢慢撕下一张皮质面具,露出一张儒雅的脸庞。旁人忽然都惊呼出声,孟书梅没有理会旁人,对着苏拙竖起了大拇指,道:“苏拙,这你都知道了?到底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没人告诉我,是我自己猜到的。其实答案就在欧阳吉那把扇子和刘飞的佩剑上。欧阳吉的扇坠上有一枚蓝田玉,而刘飞的剑鞘上也有这样一枚蓝田玉。两块玉石样式正好是一对,我就猜想,这两人到底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刘飞的剑极有可能传自其师,而欧阳吉么。严虎向来形单影只,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徒弟,只要有点想象力的人都能猜到他们的关系。欧阳吉那把扇子面上有一行小子,写着赠爱子几个娟细小字。这当然不是出自严虎这个粗人之手,那么肯定就是欧阳吉的母亲。欧阳吉的母亲跟刘飞的师父有一对玉佩,这还不难猜到严虎和刘飞的师父为何结仇么?”

    孟书梅拍手笑道:“看来别人说得没错,这世上只有你苏拙不想知道的事,却没有你查不到的!”

    苏拙没有理会他的夸奖,接着说道:“想通了这些,我就对你产生了怀疑。就在刚才,我伸手抓你手腕时,终于确定,你根本不是严虎!方才我这一抓,你是可以轻易躲过去的。但是你为了掩藏自己的武功,故意让我抓住了。可是你却忘了,严虎独门绝技饿虎爪,一生浸淫这双手臂。他怎么会这么轻易让人抓住自己的手?”

    孟书梅摇头苦笑,道:“想不到是我欲盖弥彰,失策失策。不过我虽然假扮严虎,却没有杀人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你还不承认吗?当日我刚来岳州时,在湖边遇到熊文虎。你有意显露武功,想给我一个下马威。当时你用瓦片挡开熊文虎一刀时,用的是流星飞矢。而打死他的那一招,就是分花拂柳!我想这两门功夫,除你之外,这里恐怕没人会了。杀死欧阳吉的人是你,在沉船上抢夺布条的人也是你!”

    孟书梅忽然哈哈笑了起来,笑声中充满嘲讽。他忽然说道:“苏拙,你想凭借亮记招式,证明我是杀人凶手?这似乎有些牵强吧?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也疑惑道:“是啊,就算会这两招,也不能说明就是他杀的人。江湖上除了流星飞矢,还有其他使暗器的好手,也能用那种方法杀死欧阳吉。至于在沉船上抢夺布条,更是苏公子你的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杜清风接着道:“是啊,四书生向来是江湖闲散,怎么会卷进这场是非?他为什么要杀人呢?”

    苏拙拿出刘飞那双靴子,扔到地上,说道:“这是刘飞的靴子,上面的淤泥,证明他去过湖边。而鞋底上有一片青色的印记,那是踩在青苔上留下的痕迹。我顺着这个线索,发现他是站在院子里一棵大树上留下的。昨夜我也爬上那棵树,终于看到了刘飞发现的秘密。也就是这个秘密,让他先受四金刚重伤,后又死于非命!”

    杜清风忙问: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我看到了银子,在赌坊另一个院子里,有十几箱封好的银子!”

    杜清风嗤笑一声,道:“万利赌坊是有名的销金窟,有银子算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苏拙看了一眼卫秀,慢慢说道:“这些银子不是一般的银子,是万利赌坊帮卫侯府转移的黑钱!”

    大伙儿听得云里雾里,不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又牵扯上了卫家。不过卫家不好惹,他们不敢多嘴议论,只是深深看了苏拙一眼,心里暗暗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卫秀终于站起身,但还是一脸淡然,微笑道:“苏公子忽然把矛头指向我们卫家,不知是何用意。不过你既然言辞凿凿,我也不妨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苏拙接着说道:“娄老板死后,我检查过他的房间,却发现里面少了一样本该有的东西,那就是赌坊的账册!当时我就很疑惑,娄湾身为赌场老板,居然没有一本账册。这是为什么?其实很好解释,因为那本账册里记录的内容,会暴露某些人的阴谋!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我想在座的一定都没有怀疑过卫家,因为拿人手短。大家拿了卫家那一千两银子,自然不会认为他们有什么坏心。但是请大家想一想,自己那一千两,现在还剩多少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他这句话,都皱起眉头。苏拙笑道:“我想,大部分人都所剩不多了吧?这些银子都被万利赌坊赢了去,卫家就是用这种手段,将自己的黑钱成功转移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众所周知,卫侯府是江湖豪门,非常惹眼。一有风吹草动,不但大家关注,朝廷也会注意到。像这种几十万两白银的来往,更是难以逃过监督。银子的来龙去脉,很快就会被查得一清二楚。于是卫侯将这些银子散给各位,让大家来万利赌坊赌钱。再利用万利赌坊,把银子收回去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“通过这样一个简单的方法,几十万两银子,就神不知鬼不觉地,转到了万利赌坊名下。卫侯知道大家都是粗人,又得了好处,绝不会对这件事起疑心。至于那几个朝廷文人,并没有像大家这么好运气,有白拿的银子。不是因为他们有钱,而是他们比江湖武人精明,容易发现这里面的猫腻。这就是万利赌坊的大秘密!”

    大堂里忽然死一般安静,事关卫侯府,谁也不敢随便乱说。卫秀忽然拍起手来,咯咯笑道:“苏公子,想不到你还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。今天这个故事说得有声有色,就连我也差点信以为真了呢!不过你说的终究是故事,没有任何证据!”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道:“你们确实做得很隐秘,我也没时间找到更多的证据。不过,这会儿船应该已经靠岸了。你们的人,想必正准备往船上搬银子吧?不如我们一起去码头看看,到底我说的是真是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