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十九章 骷髅刺青
    苏拙说出骷髅刺青,大厅内众人表情各异。多数人面面相觑,不明白怎么回事。还有几人站在角落,低下头去,似乎生怕别人看到他们的脸。卫秀眉头微微一皱,向身边一人悄悄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苏拙并没有注意到许多人的神色,问杜清风道:“杜掌门,不知道江湖上有那个门派以骷髅刺青为标记?”

    杜清风想了想,缓缓摇头,道:“这种邪门标记,想必只有什么邪魔外道会用。”

    苏拙皱着眉,微微点头,道:“昨天我就发现,欧阳吉胳膊上就有这样一个骷髅刺青!更奇怪的是,刘飞胳膊上,居然也有一个这样的标记!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更奇怪了,杜清风疑惑道:“他们两个难道是一个门派的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说道:“不会!如果他们是同门,就不会如此仇视了。他们之中必定有一个人的刺青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假的?谁是假的?”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苏拙道:“因为欧阳吉的文身在左臂,而刘飞的文身在右臂。如果我猜的不错,严虎老前辈左臂上,应该也有一个这样的文身吧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聚焦在严虎的身上,许多人暗暗奇怪,怎么他今天站到角落去了。平常严虎都是咋咋呼呼,生怕别人忘了他似的。尤其今天的事,与他徒弟的死有关。怎么他反倒躲得远远的?

    严虎一愣,茫然望了望众人,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。他冲苏拙厉声道:“胡说,我哪里有什么刺青文身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得言不由衷,毫无底气。旁人都疑惑起来,不知严虎在隐瞒什么。苏拙径直走上前,一伸手便抓住严虎的左臂。严虎这一下眼看着他手掌抓来,居然没能躲开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苏拙将他衣袖向上一捋,果然见胳膊外侧有一个骷髅图案,阴森吓人。众人惊呼一声,严虎左臂上,果然也有这样的刺青。这么说,刘飞那个一定就是假的了!

    杜清风疑惑道:“刘飞为什么要在右臂上刺上这么一个文身?这骷髅刺青到底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道:“这个骷髅刺青的秘密,我也难以知晓。不过,我大约可以猜出刘飞为何会有这样的刺青。大家想必还没忘记刘飞与欧阳吉师徒是因何结怨吧?”

    大家异口同声说道:“当然是因为刘飞的师父败在严虎手下,郁郁而终。刘飞就把这笔账记在了欧阳吉师徒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不错,我想刘飞一定是怀疑当年那场比武存在隐情,这才暗中调查严虎、欧阳吉师徒。后来刘飞查到他们其实都属于一个秘密组织,也就是这个有骷髅文身的组织。刘飞便怀疑,当年的事情,与这个骷髅文身有关。于是他也刺了个骷髅文身,想混进去查探。只不过刘飞将左臂上的文身,错误地刺到了右臂上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大家来参加卫侯寿宴,刘飞也跟着严虎、欧阳吉来到此处。而他忽然发现,欧阳吉师徒居然暗中与骷髅刺青组织的人接上了头。刘飞想查清楚他们在搞什么鬼,却不小心被识破身份,遭人重伤!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想起苏拙方才说过的话,大声道:“对对对,方才苏公子说,刘飞之所以在那晚没有应战,就是因为身受重伤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刘飞虽然受伤,但是一定没有暴露身份。于是才有了欧阳吉挑衅,只是为了查明那个探到他们秘密的人是谁。而刘飞知道,一旦动手,必然露陷,这才隐忍下来。”

    杜清风道:“那到底是谁伤了他?你口中所谓的骷髅刺青组织,又是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道:“你们还记不记得刘飞身上的几处伤痕?有拳有脚,是不是与今天早上一件事很像?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反应过来,大声道:“是他……”但他话说了半截,就不敢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苏拙接口道:“没错,就是卫姑娘的贴身护卫,四金刚!”

    众人瞬间都不说话了,眼睛齐齐看着卫秀。四金刚站在她身后,还是面无表情,仿佛发生的事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。卫秀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倒不知道四金刚还跟刘飞动过手。想必是刘飞在岳州城中惹是生非,四金刚负责维护寿宴安全,不得不动了手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解释倒也合理,苏拙也没有追究,接着说道:“刘飞虽然没有动手,但是也引起了那伙人的怀疑。而娄湾曾在寿宴上,帮严虎说过话,自然也成了刘飞怀疑的目标。也许就是因为娄湾的势力,才使得严虎如此嚣张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刘飞偷偷潜到船上,跟到了此处。而他将自己查到的一些内情,写在了自己衣服下摆。他知道如果娄湾等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此去必然是九死一生。他留了个心眼,将那段布条藏在船尾杂物堆里,想在返回时再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可惜,当刘飞上岛之后,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。这件事情更是耸人听闻,于是刘飞想赶紧拿出那块布条,向大家道出实情。可是他到河边时,已经发现船漂走沉了。他想上船,可是在河滩上走了两步,发现很难,于是只得返回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河滩湿地留下了刘飞几个脚印的原故。刘飞脚上的淤泥也是这样来的。”

    杜清风疑惑道:“照你这么说,船不是刘飞凿沉的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我在河滩上捡到一把斧头,就是这把斧头砍断了码头上的纤绳。刘飞有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,为何要用斧头呢?将船弄沉的人自然也就是方才我说的,杀害这三个人的罪魁祸首!他弄沉船的原因也很简单,因为他知道刘飞来到了岛上,也猜到他一定将查到的线索留在了船上。为了掩盖这个秘密,他只有将船弄沉!其次,他当然也怕刘飞还有同伙,悄悄将这个秘密说出去。索性将船弄沉,把大家困在岛上,慢慢查清。”

    杜清风又问:“那你说的这个什么秘密到底是什么?刘飞那块记录了秘密的布条,现在又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昨天晚上,我爬上船,当真找到了那段布条。不过,还没等我细看,一个黑衣人就将布条夺走了。不过他虽然抢走了唯一的关键证据,却也使我豁然开朗,将事情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头问:“黑衣人?莫非就是这个真凶?他是谁?”

    苏拙抬手指向角落的一人,正色道:“那个杀害刘飞,逼死欧阳吉、娄湾的真凶,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严虎?!怎么可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