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十六章 四金刚
    苏拙低头将华平的信浏览一遍,上面只有几句话:“苏兄,我受邀赴武夷山一行,不及告辞,还请恕罪。你若有空,可速来相聚!”

    苏拙看完信,低头不语,脸上表情平静如水。卫秀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,只得开口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拙将信往边上一放,淡淡笑道:“没什么,华平不知为何,跑到武夷山去了。”说着便低头喝粥。

    卫秀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一直没见着他,既然没出事就好。”两人一下子找不到话题,只能各自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不多时,赌坊里便渐渐热闹起来。众人起来吃过早饭,又聚到这里。虽说昨天死了两人,但经过一夜,大家似乎都忘了昨天的惊吓。而且娄湾也说了,信号已经发出,很快就有船来接,担忧也是无用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倒不如趁机赌两把。

    顿时大堂里,骰子声、吆喝声此起彼伏。卫秀向下看了一眼,冷笑一声,轻声自语:“世人无知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虽小,苏拙却听得清楚,也淡淡回了一句:“无知故能无忧,知道太多,反而伤神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下面传来“啪”的一声,一个人一拍桌子,起身怒吼:“你们是不是出老千,连赢老子十把?!”

    苏拙扭头看去,只见一张牌九台子上,一个粗莽大汉将桌子一抬,扔了出去。牌九、银子散落一地,一片狼藉。想是他输急眼了,发起火来。

    和他一起的是几个年轻武人,见状起身道:“褚相,你发什么火,莫非输不起么?”

    旁边一人附和道:“是啊是啊,你不过就是把昨天拿的卫侯一千两银子输光了而已,急什么?反正都是白占的便宜!”

    众人指指点点,小声议论,更似火上浇油。褚相怒火难平,一时又下不来台。虽说自己确实没有损失什么,但这口气难咽。他大吼一声,怒道:“你们几个仗着是卫府门人,就合伙出老千诈我么!”说着双臂一抡,挥舞起来。

    他身材魁梧,双臂一挥,虎虎生风。一般人居然不敢靠近,纷纷后退。眼见整个大堂被他一人搅得鸡犬不宁,站在楼梯口的那四个光头大汉齐声发一声吼,大步上前。

    他们将褚相四面一围,褚相吼道:“想倚多为胜么?老子也不怕你们!”说着双拳舞得更快。

    那四人似乎不知道害怕,步步紧逼,往中间挤。每个人身上先挨了两拳。但他们浑然不觉,似乎没有痛觉,连叫也没叫一声。这么一来,褚相攻势立减。

    四人靠近了褚相三尺之内,攻守之势悄然转换。四人同时出手,围攻褚相。最奇的是,四人招式简单,甚至可以说是笨拙至极。一人出拳,便是直来直去,毫无花巧。一人出掌,也无掌法的灵动。一人出腿,最后一人居然练的是铁头功,不停地用头顶褚相胸腹。

    这四人仿佛孩童打架,直来直去。许多人看见这种斗殴,不禁笑出声来。但是识货的却皱起眉头,想起这四个人的来历。苏拙凝神观望,低声自语:“四金刚?”

    四人招式虽然笨拙,但是配合起来,却互补短长,威力奇大。褚伟攻也攻不过去,更收不住四人围攻。时间一长,气息渐渐散乱,手上招式破绽迭出。

    四金刚一起攻来,褚相连吃三招,最后被铁头功那人一脑袋顶在胸口,仰天倒下,口中痛得直哼哼。

    苏拙看向卫秀,发现她始终如古井不波,忍不住说道:“卫姑娘好本事,连四金刚也会甘心听你驱使,做你的护卫!”

    卫秀笑而不语,起身下楼,冲四金刚点点头。四人恭敬地站到她身后,赌场下人将褚相搀扶起来。幸好褚相皮糙肉厚,四金刚又没有下死手,他这才留住一条命,只是受了些内伤。

    卫秀大声道:“大家稍安勿躁,来赌场就是图个乐子,何必为了些许银两,闹成这样?方才这位大哥想必是喝多了,有些醉了。还不把他扶回去休息?对了,若是他还想赌,就给他再拿五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群雄小声议论起来,有人羡慕褚相运气好。只是瞧他这模样,哪还能站起来再赌?

    苏拙始终站在人群外旁观,这时听见身边两个年轻人议论道:“卫府真是财大气粗,五百两银子说给就给!”

    另一人深有同感,说道:“我那一千两已经输得差不多了,不知有没有好运气,再给我五百两啊!”

    原先那人嗤笑一声,道:“难道你也想被这四个莽汉打一顿?”

    后面那人忙摇手道:“免了免了,挨这几下,我非把命丢在这里不可!不过,我看那几个卫府子弟也输得很惨啊!我看不止输了一千两了吧?”

    他同伴点点头,道:“昨天我就看见两人输了快五千两了,真不知道这娄老板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,也不给卫府一点面子?”

    那人附和道:“是啊,原本还想趁机捞一笔,想不到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不过幸好没亏本,也就当来玩两天了!天下第一赌坊,可不是虚叫的。”

    杜清风站在这两人身后,哼哼笑了两声,怪声怪气道:“自己没本事,就不要在这里抱怨。老子还不是赢了千两?”说着一拍钱袋,冷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许多大派掌门自重身份,都没有来趟这趟水。杜清风身为崆峒派掌门,在群雄中算是地位高的。那两个年轻人自然不可能得罪他,待他走远才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拙在旁边听了他们的话,有些奇怪,问道:“两位兄台,这两天大家都没赢么?”

    经过昨晚的事,这两人自然认得他,拱手道:“原来是苏公子啊!你说的没错啊,大多数人都是输的。似乎只有那几个朝廷的官儿赢了些!不过大家拿了卫府一千两银子,输完了也能剩下百十两,算是赚的了!”说着两人又回到赌桌。

    苏拙越想越奇怪,喃喃自语:“娄湾到底是在搞什么鬼?哪有所有人都输的道理,不怕别人怀疑出老千么?”他隐隐感觉到其中有一个巨大的谜团,只是一时难以想到是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