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十三章 离奇之死
    苏拙闻声,心中一惊,加快脚步,赶到那间客房,分开门口众人,挤到前面。只见房中昏暗一片,隐约可见房中趴着一人,背上插着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娄湾忙吩咐下人点上蜡烛,屋里转眼亮堂许多。众人这才看清,地上那人身着华服,正是欧阳吉!他背上插着一柄长剑,剑穗随着晚风吹进,晃晃悠悠。剑鞘就扔在尸体旁边,不远处掉落了一块方石,是写字用的镇纸。地上有一个打碎的茶杯,瓷片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早有人通知了欧阳吉的师父,严虎匆匆赶到,挤到屋里,看了一眼现场,怒喝一声:“是谁?!到底是谁杀了我徒儿?”喊着就要往尸身走去。

    苏拙面色沉重,一把拉住了他,说道:“先不要过去!”说着从地上捡起那块撞断的门闩,翻来覆去看了看,又环顾一圈房内,只见几扇窗户也是紧紧插着。他不由得皱起眉头,开口问了一句:“各位方才进来时,没有看到屋里有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最先撞门进来那人摇了摇头,道:“我们进屋时一片漆黑,但是并没有其他人,除了地上躺着的这位!”

    苏拙又问:“你是怎么知道欧阳吉就在这间房里的?”

    那人回答:“我是看见房门外面贴着欧阳吉的名字,这才知道这间房是欧阳吉所住。于是我推了推门,却发现房门反锁,根本推不开。我感到有些奇怪,如果屋里没人,怎么会从里面反锁?于是我叫人一起撞开了房门,就见到了这副情景!”

    苏拙沉吟道:“门窗反锁,凶手是怎么杀死欧阳吉的呢……”他这句话说得虽轻,离得近的几人还是听得分明,一时也是摸不着头脑。凉风从门口吹来,摇动烛火,显得更加诡异。

    苏拙走到欧阳吉身边,蹲下身子,打量一眼那柄插在背心的剑,不禁“咦”了一声,脱口道:“这不是刘飞的剑么?”

    严虎听在耳里,猛然怒道:“是刘飞那个小混蛋!我这就找他算账去!”他已经怒火中烧,显然还没听说刘飞已死的消息。

    旁边一人小声提醒道:“严老爷子,刘飞已经死在你徒弟的饿虎爪之下了!”

    严虎一愣,茫然道:“什么?也死了?难道他们是互斗身亡的?”

    有人细心,指着地上的血迹说道:“按照方才卫小姐的说法,这地上的血迹也是刚刚凝固,与刘飞死亡的时间差不多啊!”

    众人细细一看,果然如他所说。娄湾忽然道:“这真是见了鬼了。刘飞死在欧阳吉爪下,欧阳吉又被刘飞的剑杀死。而且两个人分别死在自己的房间,那到底是谁杀的谁?”

    苏拙抬起欧阳吉右手,果然看见手指上有血迹。他又拿起那截断掉的门闩,在烛光下观察一阵,发现上面有几个血指印。他将指印与欧阳吉右手一比,果然相符。

    苏拙对众人说道:“你们看欧阳吉右手,指甲缝里有血迹,可是手上并没有。你们再看脸盆里的血水,一定是欧阳吉洗手留下的。这说明,这指甲缝里的血迹极有可能是刘飞的。换句话说,刘飞是死在欧阳吉手上!”

    严虎道:“不错,饿虎爪中有一招,就是用右手食中二指,捏碎敌人咽喉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你们再看门闩,上面有几个血指印,与欧阳吉右手相符。这就说明这扇门是欧阳吉杀完人后,回到房间自己关上的。”

    娄湾明白过来,道:“这么说,是欧阳吉杀死了刘飞。可是他又是怎么死的呢?刘飞难道还能跳起来,找欧阳吉报仇不成?”

    有胆小的忽然颤抖着嗓音,说道:“这……这莫不是刘飞死了,来找欧阳吉索命?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说,立马就有人附和:“是啊是啊,你看这间房间,门窗反锁,凶手怎么可能进来杀死欧阳吉呢?只有厉鬼索命!”

    几人小声议论,越传越邪乎。苏拙并不相信什么厉鬼索命的说法,欧阳吉根本不可能是死在什么刘飞的鬼魂手里,一定还有第三个人!

    但是他不明白的是,凶手是如何进入这间房间,杀死欧阳吉的?刘飞在这里并没有朋友,谁会为他报仇?苏拙皱着眉头,小心将那柄长剑拔出来,那柄长剑并没有透体而过,只刺进去约莫一尺。

    苏拙有些奇怪,暗想:“屋里虽有些散乱,但桌椅都很整齐,说明欧阳吉死前并没有与人打斗。这柄剑从背心刺入,是被人偷袭刺进,可是居然只刺进了一尺深。”

    接连死了两个人,娄湾这时已经有些焦躁起来。群雄也算见惯了生死的,却因为这等离奇的死亡,而有些心惊。人群不时推推搡搡,忽然有人“哎呦”一声叫,嚷道:“你推我做什么?这是什么?扎死我了!”

    苏拙扭头看去,只见那人从地上捡起一个碎瓷片,嚷道:“原来是这个!”说着气呼呼往地上一摔。

    苏拙伸手捡起,看了看,原来是地上摔碎的那个茶杯的一块。然而这本该很正常的一件事,却让苏拙皱起眉头。他低头沉思,旁边的人却没有这么镇定,不安的情绪开始蔓延。

    严虎面色阴沉,伸手轻轻将欧阳吉圆睁的双眼阖上。苏拙叹了口气,忽的脑中灵光一闪,大声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旁人一惊,不知他又要做什么。只见苏拙摸了摸欧阳吉的脸,自言自语道:“他脸上有泪痕?难道欧阳吉死前哭过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叫道:“欧阳吉分明是死不瞑目啊!他脸扭曲成这样,分明是被吓的。我看就是刘飞的鬼混来找他报仇的!”

    旁边立时有人附和:“可不是这样么!不行不行,这岛上有厉鬼,我不要留在这里了!老子虽然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鬼神的事情,还是避而远之的好。”

    卫秀皱眉,向那人看了一眼,也不知是厌恶他胆小,还是有别的深意。娄湾脸上现出为难之色,低声问道:“卫小姐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卫秀大声说道:“大家稍安勿躁,这件事还有很多疑点。我们一定会尽快查处真相,请大家安心!”

    谁知众人这次并不买账,大声嚷道:“这根本不是人做的,而是厉鬼,让我们怎么安心?”

    卫秀难犯众怒,向娄湾轻轻点头。娄湾立马吩咐下人去准备开船事宜。大伙儿这才稍稍安定,他们没有什么行礼,都聚在院子里,等着出发,谁也不敢落单。

    忽然那名下人气喘吁吁跑来,口中大喊:“不好了……沉……沉了……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