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十二章 旧伤
    苏拙却皱起眉头,道:“卫姑娘,你这是夸我还是贬我?”

    卫秀没有理他,继续向众人解释道:“你们看这地上的血迹,早已经凝固了,说明这人死了足有一个时辰。而那个时候,苏公子还在跟我一道喝茶打赌,难道他能分身过来杀人么?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解释,众人疑惑尽去。娄湾皱着眉头,疑惑地问:“卫小姐,既然凶手不是苏公子,那又是谁呢?”

    卫秀眼中满是笑意,盯着苏拙,道:“这就要看苏公子的了!”

    众人目光又都聚焦在苏拙身上,苏拙看了一眼卫秀那莫测高深的笑容,一时也猜不透她的心思。但此刻更重要的事情不是去猜卫秀的心中所想,而是找到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苏拙忽然莫名其妙地问道:“娄老板,这房间里的物件都是新换的?”

    娄湾一愣,似乎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,答道:“不错,这次为了招呼卫府的贵客,这里每一间客房里的用具全部都换成了新的!”

    苏拙手指蜡烛,说道:“刚才卫姑娘也说了,死者死了一个时辰。而那个时候,天还没黑,根本用不着点蜡烛。而且你们看这蜡烛,燃烧的高度,不过一刻钟而已。也就是说,在我到院子里来之前,蜡烛才刚刚被点上!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一头雾水,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苏拙又道:“那个时候会是谁来点上这根蜡烛呢?只有一个解释,蜡烛就是凶手点上的!这座院子只有我来的那条路一个出入口,往里全是客房,没有出路。除非凶手有上天遁地之能,否则就说明,他还在我们中间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议论纷纷,似乎不相信凶手就在他们中间。娄湾疑惑道:“这间院子虽说只有一个出口,但是不排除凶手轻功绝佳,从院中几棵大树上跳到院外啊!”

    苏拙并没有说什么,他方才说完那句话时,眼睛始终盯着屋里这些人面孔,希望能看出什么破绽,但却依旧一无所获。如果不是凶手伪装得极好,没被这一诈慌了神,就是凶手早已如娄湾所说,逃走了。

    他低头不语,沉吟道:“凶手为什么要点上蜡烛呢?按理说,凶手杀人之后,不是极力掩盖,就似立时逃离现场。可是这人却在屋里呆了一个时辰,还点上蜡烛,打开房门,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对此也是无法解释,娄湾忽然道:“苏公子,你先别想其他没紧要的了,这尸体若不用看了,我可就抬走了!”

    苏拙知道他是何想法,这具尸体留在这里,让别人看见,对万利赌坊影响太坏。现在在这里的都是江湖人物,见惯了打打杀杀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最怕的是待会万一被那些个达官贵人看见,岂不是要翻了天?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,暂且放下心中疑惑,蹲下身子,将刘飞上衣解开,想看看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痕。忽然有人道:“这道伤口不是饿虎爪的招式么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旁边人也有些恍然,纷纷点头称是。突然又有一人道:“老白,你可别乱说!严老爷子今天下午一直都跟我们在一起赌钱,莫非你忘了?”

    最先说话的老白一拍脑袋,道:“我倒把这个忘了!”

    在岛上,姓严的没几个,每个人都知道他们说的是谁。苏拙听明白了,原来这饿虎爪正是那严虎的拿手功夫。忽然又有一人说道:“严老爷子没有嫌疑,但他不是还有个独门弟子欧阳吉么?你们今天下午谁见到他了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问,众人都愣了,纷纷摇头。原来居然没有一个人下午是跟欧阳吉在一起的。娄湾忙道:“诸位,赶紧去找找这个欧阳吉吧!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群雄轰然应声,四散开来。转眼间,屋里就剩下苏拙和卫秀。卫秀问道:“苏公子不去找杀人凶手问一问吗?”

    苏拙头也不抬,淡淡道:“欧阳吉么?你怎么就能肯定杀人凶手是他?”

    卫秀“哦”了一声,显得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苏拙解释道:“欧阳吉的武功根本不及刘飞,这房里没有打斗痕迹,也没有移尸的迹象。欧阳吉怎么可能一招之内就杀死刘飞?况且他们之间素来不和,刘飞根本不可能让欧阳吉近身!”

    他说着脱下刘飞内衫,露出上半身。卫秀毕竟是个女子,扭过头去。苏拙更加惊讶,原来刘飞胸腹、侧腰等处各有红肿淤血,显是与人斗殴所伤。只是这几处伤痕不是新伤,已经有几天了。

    苏拙轻轻摁了摁,发现脏腑均有些微损伤。他沉吟道:“怪不得刘飞昨夜没有应战……”

    卫秀没听见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答道:“刘飞身上这几处伤痕是几天前造成的,正是因为这些内伤,昨日面对欧阳吉百般挑衅,他才隐忍不发。”

    卫秀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刘飞这种人,不识时务,得罪了不少人,与人斗殴也是正常。既然这些伤是几天前留下,与他的死自然有没什么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不置可否,忽然觉得奇怪,这些伤痕共有四处,居然各不一样,分别是拳、掌、脚。最后胸口一块是用头顶出来的。苏拙不禁沉吟道:“这人的功夫可有些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他翻了翻刘飞衣服,身上什么也没有,就连钱袋也不见了,似乎被人洗劫了一遍。苏拙连叫奇怪,却什么也没说。忽然他发现刘飞的外衣下摆少了一块,是用力撕下的。

    苏拙在屋里看了一圈,并没有看到布条。忽然院中有人喊了起来:“快来快来!”

    众人不知发生何事,忙向喊声处涌去。卫秀扭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苏公子,你不去看看他们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默默点头,带着满腹疑问,慢慢向外走去。刚走到门口,他又回头看了一眼,正好看见刘飞一双鞋布满淤泥。淤泥已经干结了,一些地方剥落开,露出鞋底的一点青色印记。苏拙心中一动,伸手将刘飞一双鞋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卫秀走在他前面,还没到众人围着的那间客房,就听“啪”一声巨响,房门被人撞开。而后便有人惊呼出声:“死……死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