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九章 万利赌坊
    华平一觉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,苏拙早已坐在窗前,泡好一壶清茶,自斟自饮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华平埋怨道:“苏拙,你怎的不早点叫醒我?错过了去君山的船,岂不是可惜?”

    苏拙不急不缓,伸手从窗口向楼下一指,说道:“急什么,大多数人也才刚刚起身,只怕要到中午才会开船,我们还赶得及。”

    华平松了口气,忙穿衣洗漱,收拾好一切,便拉上苏拙出门了。两人径直往城外码头而去。那里已经挤满了人,排队上船。河边泊着两艘楼船,还是那日初来岳州时,苏拙见到的那种大船。

    卫府下人正在码头迎客,却没见到卫秀。苏拙忽然有种莫名的失落,随着武林群雄上了其中一艘船,另一艘则载满达官文人。除了少林、峨眉等派出家人之外,昨日的客人几乎都来了。

    大船载满人,缓缓起航。楼船在洞庭湖中转了一圈,以供大家欣赏湖光山色。苏拙和华平站在船舷边,眺望湖面。远处岳阳楼耸峙,十分壮观。湖风徐徐吹来,让人心神为之一爽。

    苏拙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:“华平,你可还记得那天刚到岳州时,见到的那两艘大船?”

    华平点点头,道:“那两艘船跟现在这两艘一样,也是卫家的。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你记不记得,那天那两艘船,一艘出航,另一艘返航。离岸那一艘吃水很深,走得很慢。可是返航那一艘却轻快如飞。”

    华平嗤笑一声,说道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出航的船载满货物,走得自然就慢。而返航的卸光的货物,也就走得快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却皱眉道:“可是这个码头并不是货运码头,卫家的船也是观光楼船,怎么会运货?而且那船的航向正是去君山,哪里会运货了?”

    华平反问道:“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你想想现在这艘船,也是走得缓慢,这是因为船上载满了金银赌本。”

    华平一惊,道:“照你这么说,那艘返航的船那么轻快,岂不是全输光了,一文不剩?”

    苏拙抚掌笑道:“想不到华老兄终于想通了,所以此行未必会像大家想得那么好啊。你可别忘了,你的赌本里还有我们的盘缠,可省着点!”

    华平“呸”了两声,骂道:“晦气晦气!我看你苏拙就是智者千虑,尽说一些丧气话!”

    苏拙不以为意,摇头苦笑。忽然身后两人喊道:“这不是华兄么?原来你也来了!”

    华平转头看去,也笑道:“原来是赵兄、吴兄!”

    苏拙奇怪,不知华平怎的还会在这儿遇上朋友。不过几人下一句话就让他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那姓赵的说道:“华兄,昨日你赢了我不少银子,今天可要乖乖吐出来!”

    华平笑道:“那要看看老兄你有没有这个运气了!”

    几人哈哈大笑,苏拙心中也在暗笑:想不到居然是赌桌上的朋友,当真奇了。那两人似乎对苏拙视而不见,拉着华平道:“走走走,我再给你引荐一位大财主,人傻钱多,今天不如一起宰他一顿!”

    华平向苏拙看了一眼,丢下一句:“我去去就回!”便跟那两人挽着胳膊走了。

    苏拙笑了笑,无意中瞥见那两人挽起袖子的胳膊上,各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骷髅刺青。他心头掠过一丝疑惑:“那是什么标记?怎么会两个人纹一样的文身?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太过在意,转过头去,忽然眼角瞥向船尾,只见角落里闪现出一个灰衣身影,向外探头看了一眼,正好与苏拙目光想接。那人微微一愣,忙又缩回去,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才这一瞥,苏拙已经认出那人正是刘飞。他不由得“咦”了一声,暗想:“怎么,他还没走?他也到了船上,难道还想着发财不成?”

    到君山的路并不远,到了中午就靠岸。君山与岳阳楼遥相呼应,岛上郁郁葱葱,景致甚佳。更兼瓦栏酒肆一应俱全,全是娄湾的产业。到了岛上,只要有银子,什么样的享受都能找到。

    娄湾已经为众人摆好酒宴,许多人却已经在船上吃饱了肚子,一上岸便直奔赌场。苏拙跟在人群最后,左右张望一眼,却没见着华平的身影。

    万里赌场是岛上最大的建筑,整个院落有四五亩地之广。门口两名健壮汉子目不斜视,笔直站着。苏拙刚刚走进大堂,里面已经十分热闹。赌局早已开始,人声嘲杂。苏拙从当中一条通道走过,着实大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这里不单有骰子、牌九等各样赌局,连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也着实不少。他抬头见二楼并没有人,十分清静,便踱步上楼。刚到楼梯口,就见四个壮汉,一般高矮胖瘦,一样光秃秃的脑袋,将道路完全堵住。

    苏拙一愣,说了一句:“劳驾!”

    谁知那几人仿佛聋哑一般,动也不动,面无表情。苏拙从几人缝隙看去,只见娄湾胖大的身躯背对着自己。他躬着身子,连连点头。过了片刻,就直起腰背,转身向楼下走来。

    四个壮汉并不聋哑,听见身后脚步声,身子向两边一分,让开一条道路。娄湾对苏拙视若无睹,径直下了楼。苏拙微微皱眉,又向楼上看去,居然看见卫秀坐在方才那个位置,向自己微笑。

    卫秀淡淡说了一句:“让他上来吧!”

    那四人果然听了吩咐,站到两边,放苏拙过去。苏拙四周打量一眼,只见二楼只摆了些茶桌,并无旁人。

    卫秀正洗着茶具,身边一个小炉子上煮着水。她头也不回,道:“苏公子若是有兴趣,不妨坐下来喝一杯清茶。”

    苏拙也不推辞,坐到卫秀对面,笑道:“刚才不小心看见娄老板对卫姑娘俯首帖耳的模样,想不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万利赌坊,背后的大老板竟是卫姑娘!”

    卫秀淡然一笑,不置可否,慢条斯理地将茶叶拨进茶壶,提起烧开的水壶,将开水缓缓倒进茶壶里。

    苏拙饶有兴致的望着,想不到她居然有如此雅兴。两人谁也没说话,直到卫秀为苏拙斟上一盏茶水,端到他面前,才开口问道:“苏公子怎么就一个人?那位华老兄呢?你们不是一直都是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