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八章 挑衅
    欧阳吉手指刘飞,笑道:“刘兄,不如我们来切磋两下可好?”

    苏拙心里泛起一丝疑惑,那天在茶楼,欧阳吉跟刘飞也要动手,但显然知道自己不是刘飞的对手,只是放了狠话。怎的今天这个欧阳吉忽然转了性子,主动邀战,难道不怕当众出丑么?

    谁知刘飞看了欧阳吉一眼,端起酒杯,淡淡道:“今天是卫侯大寿,我们在这里动手动脚,岂不是放肆了!如果欧阳兄有兴趣,改日刘某定当讨教!”

    欧阳吉却有些不依不饶,话语中带了讥嘲,说道:“刘兄这话就说错了,在座的都是武林中人,而且卫侯也是出身江湖,岂会忌讳我们两个晚辈在这里互相切磋?莫不是刘兄自认不是对手,不敢应战么?若是这样,我也不该强人所难。只要刘兄当着众人的面,给我磕上三个响头,这事就算过去了!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十分无礼,刘飞热血上涌,面上怒气一闪而过。群雄当中也有不少人皱起眉头。苏拙更加不解,这欧阳吉今天怎么如此咄咄逼人,在卫府寿宴上,也敢说出这种话来,难道有谁在给他撑腰?莫非是得了卫秀的暗示?而这刘飞被人欺到脸上,居然不敢应战,真是奇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卫秀,只见她若无其事,正眼也没看过这二人,悠然自得斟满酒杯,轻轻抿了一口。如此做派,更坚定了苏拙心中所想,只是不却猜不透,这个刘飞到底哪里得罪了卫府,会招来如此折辱?

    厅堂里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。刘飞号称荆门游侠,自然是独来独往,又年轻气盛,与在座的交往不多,甚至还得罪过不少人。众人虽觉得欧阳吉过分了,但也不愿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出头。

    而那欧阳吉似乎稳操胜券,满脸得意之色,盯着刘飞。刘飞却满脸通红,始终坐着,不愿起身应战。苏拙忽然意识到这里面一定有隐情,面色沉了下来。他看向与卫秀一桌的那几人,曲圣州、娄湾等人无不低头饮酒,仿佛根本没有看见堂上发生何事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华服老者哈哈一笑,说道:“吉儿,你就别再为难这位刘少侠了。他跟他孬种师父一样,都是没种的家伙。当年他师父败在老夫手里,跪在地上,摇尾乞怜的模样,大伙是没有见过啊!此后,不管老夫到哪儿,他师父都是退避三舍!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就坐在曲圣州身后,话音刚落,娄湾就忽然笑了起来,道:“严老兄,这等耀武扬威之事,怎么从来没听你讲过啊?”

    那姓严的老头正是欧阳吉的师父,名叫严虎,人称笑面虎,此刻装模做样道:“娄掌柜谬赞了,老夫岂是那种喜欢到处显摆之人?不过刘飞的师父真是小肚鸡肠,不过一年功夫,居然抑郁而死了!哈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都跟着笑了起来,苏拙面露不悦之色,他不知道这个老者与刘飞的师父有何恩怨,但如此讥笑已死之人,绝不是正道人士所为。可是这姓严的似乎与娄湾有些关系,而娄湾身为天下第一大赌场的老板,人面广泛,自然没人敢得罪。怪不得刘飞孤掌难鸣,没人相帮了。

    刘飞听他们如此侮辱先师,实在忍无可忍,一拍桌子,恨恨道:“严虎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与先师相提并论?当年那场比武,你敢说你没有使诈?”

    严虎一愣,继而桀桀怪笑,道:“小东西,你在这里信口雌黄,以为大家会相信吗?你说我使诈,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刘飞一怔,嘴里有什么话似乎又说不出来,冷哼一声:“严虎,你的事情,我知道得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娄湾忽然笑了起来,道:“原来荆门游侠,不过是个只会说嘴诋毁的人罢了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刘飞满脸怒气,向众人看了一眼,竟然没有一人出言相帮,顿时失望透顶。他冷冷道:“想不到卫府的待客之道就是如此,刘某见识了!”说着也不向众人告辞,转身就走,大步出门。

    苏拙盯着卫秀,果然见她面色一变,然而转眼又回复平静。经此一闹,众人酒兴散了大半。华平小声道:“这欧阳吉师徒真是欺人太甚,这些人自称江湖豪杰,居然能看得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轻哼一声,道: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众人摸不清风向,自然不愿当出头的鸟儿。别急,我想好戏才刚刚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娄湾起身道:“诸位,今日想必大家赌得都不尽兴。明日上午,我邀大家到君山万利赌坊,好好玩个三天三夜!”

    这个约定,卫潜中午就定下了。此刻娄湾再度提起,大家也没有意外,一时并没有表现得多兴奋。卫秀忽然起身道:“各位,家父知道大家前来赴宴,并没有带多少银两。明日若是大家愿意再到君山玩玩,我们自当为大伙提供银两,只管拿去,一定要尽兴才好!”

    她此言一出,群雄顿时就沸腾起来。许多人下午得了不少好处,自然乐此不疲纷纷表示一定要去。卫秀又说:“明日有卫府楼船送大家前往,愿意来的,只管上船领银子!”

    厅堂内瞬间就恢复热闹气氛,众人推杯换盏,喝得更欢了,把先前的小小不快,全抛到了脑后。华平向苏拙看去,见他依旧一脸平静,一点惊喜都没有,奇怪道:“这种难得的发财机会,别人都乐开了花。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

    苏拙抿了一口酒,道:“我又不靠赌钱发财,高兴什么?”

    华平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苏拙,如果你把你的才智用到这上面,早就发财了!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我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运气,再说我的赌运向来不佳,还是不赌为妙!”

    华平叹了口气,问道:“那你明天去不去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当然去!我虽不好赌,却爱看热闹!”

    这一顿酒直喝到半夜,所有人都有了些醉意。更漏响过三声,客人才陆续散去。苏拙和华平自从进了卫府,就绷着的神经,到此时终于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苏拙暗想:“看来是自己杞人忧天了,卫潜根本没将自己看得这么重要,还不至于出手对付。”

    两人随人流走到门口,正好看见卫秀送客。卫秀看见苏拙走来,美眸一瞟,笑道:“苏公子,明日共赴君山,这种热闹的事,想必你不会错过吧?”

    苏拙冲她笑笑: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卫秀又冲他嫣然一笑,便转头招呼其他人去了。苏拙对这个女子越发感兴趣起来,回客栈的一路上,始终在琢磨着她,却始终捉摸不透。刚刚躺到床上,就迫不及待想再见到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