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五章 双侠
    卫潜以为苏拙已然想通,哈哈大笑,说道:“苏公子年轻有为,才是真的前途无量啊!”

    苏拙却摇摇头,说道:“侯爷过奖了,我苏拙虽不会学屈原投江明志,但也不至于随波逐流。侯爷可曾听过赵高这个人?”

    卫潜似乎已经意识到他要说什么,面色又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苏拙毫无惧色,继续大声道:“赵高是大秦朝的一个弄权宦官,有一天,他牵着一头鹿上朝,跟众大臣说这是一匹马。与他同流合污的人自然连声附和,而那些刚正不阿的则直斥其非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卫潜断然道:“指鹿为马的故事,谁没听过?你是在说,老夫就是那指鹿为马的奸臣?”

    苏拙不置可否,道:“侯爷息怒,赵高奸佞小人,怎么能与侯爷相比?不过他除掉了那帮刚直大臣以后,不过数年之后,大秦帝国便轰然倒塌。那些当时得计的人,也跟着身首异处,乃至到今天,仍背负青史骂名。所以说,此一时彼一时。今日之举,未必就有对错。以后回想起来,什么是与非,不过都是浮云而已!”

    苏拙越说越是兴奋,挺直腰背,直抒胸臆,只觉痛快非常。他目视卫潜阴沉的面孔,语气稍稍缓和,说道:“我苏拙,不过一介江湖无名之辈。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,一心只想寄情山水,做个闲散之人。侯爷抬举,晚辈受之有愧。今天时候不早了,晚辈就不打扰侯爷了,这便告辞。八月十五,一定准时到府恭贺!”说着躬身行了一礼,便退出书房。

    卫潜始终一言不发,直到苏拙离开。许久之后,才重重一拍桌子,将那只紫砂茶碗打碎在地。帘子后转出一个女子,冷哼一声道:“这个苏拙,太不识抬举了!”

    卫潜忽然阴冷一笑,轻声说道:“他自以为聪明,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聪明!”

    两人的议论,苏拙早已听不见了。他出了卫府大门,日光照在脸上,还有些恍惚,背上冷汗至此才冒了出来。他拔腿就走,猛然被人一把扯住袖子。

    苏拙心中一惊,回头一看,原来是华平。华平看他大松一口气的模样,奇怪道:“你怎么了?怎么跟见了鬼似的?”

    苏拙长叹一声,道:“不是见鬼,是比鬼更可怕!”

    华平更加疑惑,忙问怎么回事。苏拙将他拉进路边一间茶馆,将自己在卫潜书房所见一一讲来。华平没有亲历过盘龙玉璧和佛骨舍利之事,自然无法体会苏拙的惊骇。

    苏拙又将他与卫潜的对话,细细讲给华平听。华平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,问道:“你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?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?”

    苏拙将一杯凉茶大口饮尽,这才解释道:“卫潜借着那幅画,想告诉我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华平恍然大悟道:“哦,原来他是想拉拢你?”

    诉诸点点头,道:“而我给他说了一个庄子秋水中的故事,就是告诉他,我们志向不同,是不会走到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华平叹口气,说道:“可是你这说得也太难听了,居然将卫侯爷比作鸱鸟、腐鼠?你不怕他恼羞成怒么?”

    苏拙耸耸肩,无奈道:“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谁让我一时口快呢!现在想后悔也没用了。后来他又劝我要识时务,我自然也忍不住了,以指鹿为马的故事告诉他,我今日所作所为,未必就是不对的,说完后便告辞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华平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怪不得你慌慌张张出的卫府,原来是得罪了卫侯,瞧把你吓的!”

    苏拙“哼”了一声,正要反驳他两句。忽然听见靠近窗边那一桌传来一声轻蔑笑声。一人背对他们,捏着腔调,说道:“你们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,居然敢得罪岳阳王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苏拙眉头一皱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人回过头来,只见他二十多岁,身着华服,摇着折扇,似乎是个公子哥儿。他起身道:“你又是什么人?居然敢在这里议论岳阳王?”

    苏拙还没来得及开口,又有一人起身道:“欧阳吉,卫侯是你老子,还是你什么人?怎么比卫府的下人还贱?难道在这茶楼里,议论卫侯一句都不行么?”

    苏拙转头看去,原来是一个年轻侠客,身着粗布短衫,个头不高,面色有些黝黑。他毫无惧色,朝着那个叫欧阳吉的人对视。

    欧阳吉见了他,面色一变,轻笑一声,手中折扇摇来摇去,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荆门刘飞,你又是岳阳王什么人?莫不是与他老人家有仇?”

    苏拙恍然明白,原来这两人本就是认识的,只怕还有些仇隙。刘飞大声道:“欧阳吉,我与卫侯无冤无仇,看不惯你这种谄媚小人罢了!”

    欧阳吉大怒,厉声道:“刘飞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我们旧账还没算清呢!要不是在岳州城里,我非要跟你好好算算清楚!”

    刘飞寸步不让,道:“欧阳吉,你以为我怕了你么?你那老鬼师父使奸计害死我师父,这笔账迟早要你们加倍还回来!怎么,莫不是你师父知道我在此,便当起了缩头乌龟,不敢现身了么?”

    欧阳吉如何忍得下这等侮辱,折扇啪一声合拢,摆了个架势,就要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苏拙没想到他们一言不合,就要动起手来,不愿牵涉其中,起身向两人道:“两位既然有心叙旧,我们也不便打扰,这就告辞了!”说着拉起华平远远站开。

    刘飞也不认得他,见他临阵退缩,似乎是个胆小的,眼睛看也没看,冲欧阳吉道:“我现在还没空陪你在这里动手。况且马上就是卫侯大寿,我更不会动手的。”说着拿起桌上的佩剑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那欧阳吉似乎在他手下吃过亏,自知不是对手,居然也不敢强留,站在原地,颇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苏拙目送刘飞离去,低声自语:“想不到他也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华平不解,问道:“这刘飞是什么人?似乎有些盛气凌人。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没错,他是荆门一带的游侠,颇有些侠名,自视甚高,得罪了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华平笑道:“看出来了,想不到他居然认不得你。我们得罪了卫侯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,边走边道:“小心谨慎,莫理是非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