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二章 女扮男装
    苏拙听了熊文虎一番交代,恍然大悟,一拍脑袋,说道:“原来你是那人的兄弟,怪不得有些{][la}不过,华平,你来评评理。”他说着转向华平。

    “一月之前,我游历到甘凉一带,途经一处山村。听村里人说山上有个土匪,叫什么熊文龙的,约定了三日后来村里劫掠。遇上这种事情,我自然要管一管。于是我便将几十个村民组织起来,给这伙土匪设了埋伏。不但打退了土匪,也将这个熊文龙打成了一条虫!”

    华平初时还有些些心惊,听到后来,才终于明白,苏拙根本没有将这个熊文虎放在眼里。他装模作样地说道:“好!就该如此。若是这种事情叫我遇上了,岂止是打断双腿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熊文虎听他二人一唱一和,越发狂怒,大喝一声:“废话少说,受死吧!”说着举起手中钢刀,冲两人劈来。

    苏拙一看他刀势,才发现熊文虎比他兄长高明不少,招式有模有样,不可大意。他退后两步,正要出手。忽然只听“当”一声脆响。熊文虎右手虎口一热,手中钢刀顿了一顿。

    在场三人都是一惊,熊文虎首当其冲,定睛一看,地上掉了一枚碎瓦片。原来刚才挡住他这劈山裂石一刀的,居然就是这么一小块瓦片!

    在场三人心中都是一惊,这瓷片轻薄,以之挡开熊文虎这威猛一刀,掷出瓷片之人不但准头极佳,内功也是高深莫测。放眼江湖,只怕这样的人屈指可数。熊文虎大喝一声:“是谁敢挡老子杀人!?”

    树丛里忽然传来一声轻笑,一个长衫文士缓步走出,手摇折扇。他悠闲自得,浑没有将场上众人放在眼里。文士打开折扇,随手摇了摇。

    这把折扇全是竹木所制,方才与钢刀硬碰,竟没有丝毫破损。这下就连苏拙也有些惊讶于面前这人的内功来。文士笑道:“熊文虎,你个宵小败类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!岳阳王大寿在即,你竟敢在此闹事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熊文虎从方才这一番交手,已知自己绝不是此人的对手。他冷哼一声道:“阁下武功高强,熊某佩服。不过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你何必架这个梁子?”

    文士笑道:“笑话!苏公子是岳阳王的座上宾,若是他有什么麻烦,岳阳王岂会坐视不理?熊文虎,识相的就赶紧滚出岳州!”

    熊文虎听他言辞中,对自己当真不屑一顾,心头早已火起。他这等江湖莽夫,哪能受得了这种气,顿时不顾一切,大喝一声,举刀向文士砍去。

    文士气定神闲,手中折扇一挑刀背,轻轻松松将鬼头刀挑开,左手轻飘飘一掌,印在熊文虎胸口。他这一招姿势无比潇洒,说不出的写意。

    熊文虎双目圆睁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在一招之内,便败了。他蓦地呕出一口鲜血,身子直挺挺向后仰倒。

    华平一惊,脱口惊呼:“死……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则轻声赞道:“好一招分花拂柳……”

    文士淡然一笑,向苏拙拱手道:“苏公子,出门在外,还是小心为上啊!被这等无赖缠上,可是不小的麻烦!”

    苏拙抬手抱拳,微笑道:“四君子之首孟书田,果然名不虚传!一招击毙江洋大盗,也算为武林除去一害。”

    孟书田淡淡笑笑,道:“想不到苏公子也听过区区贱名,孟某之幸。既然苏公子有兴致游湖观光,孟某就不打扰了,告辞!”说着一手提起熊文虎的尸身,转身便走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华平目送孟书田离去,兀自惊愕非常,说道:“苏拙,他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苏拙耸耸肩,道:“不然还能怎样?他武功这么高,我可打不过他。”说着转身朝凉亭而去。

    华平无奈摇头,跟他坐到凉亭。正要说话,就见迎面小道上走来一个小厮,个头不高,穿着粗布衣服,面色有些黝黑。他一出现在路上,苏拙便注意到了,上下打量了一眼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那小厮走进凉亭,向两人微微躬身行礼,开口问道:“你们谁是苏拙?”

    苏拙一愣,道:“我就是。你是谁?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那小厮从袖子里取出一个信封,说道:“有人交给我一封信,让我拿来这里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苏拙伸手接过信,朝封皮上看了一眼。只见上面只写了几个字:“苏拙苏公子亲启”。字体娟细,十分秀气。他抬起头,却见那小厮仍直勾勾盯着自己看,奇怪地问:“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小厮说道:“托我送信的那人说了,只要我将信送到,苏公子就会给我一两银子的酬劳!”

    苏拙一怔,不觉莞尔一笑,道:“小兄弟,大概托你送信的那人不大清楚,我苏拙可是个穷光蛋。别说一两银子了,就是一个铜板,我也拿不出来。实在不行,你就把这信还拿回去吧!”说着就作势要把信还给他。

    这下轮到那人愣住了,没有伸手去接,反问道:“苏公子,你还没有看信呢!”

    苏拙双手一摊,无奈道:“没办法,谁让我一文不名呢。怎么,不相信?不信你来搜一搜就知道了!”说着居然真的站起身,伸手就要解扣子。

    那小厮脸涨得通红,倒退两步,似乎没想到这个有名的公子竟是这般无赖。华平忙上前劝道:“好了好了,苏拙,你没银子,我给你就是了!”说着掏出一两碎银,交给那小厮。

    小厮眉开眼笑,说道:“还是这位大哥明白事理!”说着向苏拙“哼”一声,头也不回走了。

    苏拙重新坐下,抽出信来,边看边埋怨道:“华平,你有这一两银子,还不如请我喝顿酒。”

    华平无奈道:“苏拙,你好歹也有些名气了,怎么还是这么一毛不拔?再说,人家不过是个跑腿送信的,你为难他作甚?”

    苏拙长叹一声,道:“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我哪里是一毛不拔?而是真的没毛可拔了!再说,我敢肯定,那一两银子根本就不是什么送信人说的,而是那小厮临时起意,随口一说!”

    华平一愣,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难道你没有发现,那小厮根本就是女扮男装么?”

    华平吃了一惊,脱口道:“什么?你说那人是个女子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