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七卷 第一章 岳阳王
    距离八月十五还有两月时间,苏拙不慌不忙,悠哉游哉,出了洛阳,骑驴向西,直抵凉州,遥望西夏。而后南折,到得蜀中,掐指算来,时日无多,也不再游历,登上渡船,顺江而下,经三峡,抵达湖南境内,便舍船登岸。

    岳阳县城民丰物阜,人杰地灵。自古以来,便为南北交冲要道。毗邻洞庭,风景更是绝佳。有唐以来,无数才子骚客,留诗作文,流芳百世。

    苏拙斜坐驴背,终于在八月初十提前赶到了岳阳城。刚进城门,大街上人来人往,热闹非常。街边店铺旗幡,迷人眼帘。苏拙却似乎有一双火眼金睛,隔了繁华的街道,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茶棚中的华平。

    华平正端着茶杯,朝着苏拙微笑。苏拙无奈耸耸肩,向茶棚走去。华平早为他斟上一杯清茶,笑道:“你怎么才到?如果不是我提前半个月到了此地,只怕现在连一间客栈都找不到了!”

    苏拙一愣,问道:“你半月前就来了?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华平道:“自然是跟你来打这场秋风啊!再说,卫府水这么深,没有我帮你,你能应付的了么?”

    苏拙骂道:“你可也太热心了些!卫侯请的是我,又没请你。你这么空着手去,只怕要吃闭门羹。”

    华平摇摇头,说道:“凭你苏大公子现在在江湖上的名头,我还怕进不了卫家的门?”

    苏拙呵呵一笑,忽然警觉陡生。他不动声色,向左右瞥了瞥。果然在街边茶楼酒肆之中,有许多人朝自己看来。这些人无不短衣打扮,提刀带剑,都是武林人物。他们发觉苏拙目光扫来,忙低头掩饰。

    苏拙脸上笑意盈盈,口中却叹道:“想不到小小岳阳城,居然汇集这么多武林高手,当真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华平没有听清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笑笑,道:“我是说,城中气闷得紧,不如我们趁机出城,到洞庭湖边游玩一番,如何?”

    华平点头同意,随即吩咐茶棚小二将苏拙的黑驴和行礼带回客栈,自己则与苏拙步行出城。一出城门,人便没有这么多了,显得清静不少。

    华平不经叹道:“真想不到,一个岳阳侯过寿,居然会来这么多人。城中大小客栈,在几天前就已全部住满。可是人还是不断往城里涌。不单有朝堂高官,还有许多江湖人物。”

    苏拙早已料到如此情形,笑道:“卫家面子大,谁敢不来?你可知道卫潜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华平显然对此知之甚少,疑惑道:“他不就是一个千户侯么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他可不知一个千户侯这么简单。卫潜本名卫潜龙,为防止犯了皇帝的忌讳,才改名卫潜。他虽只是侯爵,但江湖上、官场上,有不少人私下称呼他为岳阳王,你可知道为何?”

    华平茫然摇头,苏拙解释道:“二十多年前,卫潜就已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了。当时天下分裂,诸国混战。卫潜祖居岳州,凭自己一柄神剑,保得一方平安。而后连败三大派高手,在江湖上一时声势无两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太祖起事,长江以北倏然归附,只有江南李唐、西南蜀国等国负隅顽抗。当时北有契丹,据燕云数州,虎视眈眈。西有西夏,摇摆不定。太祖建国,方兴未艾,百废待兴,无力南征。卫潜当时已隐隐为江南武林魁首。他深知天命所归,便联络江南各派豪侠,不断在南唐、后蜀等国起事,策应太祖大军,终于顺利平定江南。”

    苏拙顿了顿,又道:“后来太祖论功行赏,卫潜却封剑离去,泛舟洞庭,不问朝堂之事。太祖只得封了他一个侯爵的虚衔,算是表示对他的钦仰。卫潜虽不问政事,但在江湖上却是无人不敬,门人弟子也多在军中任要职,势力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华平恍然大悟,点头道:“怪不得他这次做寿,不但朝堂大臣要来,许多江湖人物也是趋之若鹜。不过,你才行走江湖一年多,怎的知道这么多?”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道:“从前师父对我讲过,对卫潜很是推崇。可惜我却没有放在心上,导致去年我听到岳阳王三个字时,居然没有想起来。你还记得在渡口镇时,万苍死前说的那句话么?他当时说,岳阳王不会放过你们的。当时我依旧没有在意,可是现在看来,这个寿宴可没有这么简单啊!”

    华平吸了一口气,也想起那件事来,道:“那卫潜请你,莫非是摆了鸿门宴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我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,哪里配得上堂堂岳阳王特意给我摆什么鸿门宴!放心,既来之则安之,静观其变就好!”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聊,不觉已到湖边。湖上正有两艘大船,模样一般,打着相同旗号。只是一艘离岸,一艘正向岸边驶来。苏拙一时好奇,问道:“华平,你看那两艘船,一模一样。可是离岸的却走得十分缓慢,靠岸的却非常轻快。”

    华平嗤了一声,道:“开得慢的自然是装载了许多货物,将货卸了,返航时就快了,这都不懂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疑惑道:“可是洞庭湖并不是水运枢纽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货船?再说那船分明是游船!”

    华平怀疑苏拙胡思乱想,不愿理他,一指前面一座破旧凉亭,说道:“我们去那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面前人影一闪,从道旁树丛里跃出一人来。只见他身着粗布葛衣,手执鬼头钢刀,相貌狰狞,冲着两人阴冷一笑,厉声道:“苏拙,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愣,茫然道:“我们见过面么?”

    那人冷哼一声,道:“我与你没见过面。不过,难道你已经忘了一月之前,在甘凉道上的事了么?”

    苏拙“哦”了一声,笑道:“罪过罪过,我这人向来心宽,就算有人得罪了我,我也是不会放在心上的。一月之前的事,恐怕记不得了!”

    那人重重哼了一声,恼怒至极,大声道:“你记性倒差!那我就给你提个醒,免得你到了黄泉路上,还是个冤死鬼!熊文龙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吧?我就是他的胞弟,熊文虎。一月之前,你使阴谋诡计,害我大哥断了双腿。今天我就是来讨回这个公道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