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六卷 第二十章 武道
    燕玲珑双指攥在唇间,用力吹声口哨。忽地墙头上冒出无数黑影,那些弓箭手不及反应,连发数声喊叫,一个个栽下墙头。苏拙冷笑道:“卫胜,你忘了燕玲珑是四海盟的盟主了么?在这历城中,她的势力也不算小啊!”

    燕玲珑沉声道:“卫胜,今日我便要为雁儿妹妹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卫胜虽惊不乱,冷冷说道:“那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!”说着一挥手,院中持枪甲士便朝墙角黑影刺去。他自己双掌一分,直取燕、苏二人。

    苏拙猛地推开燕玲珑,大喊一声:“去救华平!”自己则迎着卫胜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双掌相交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。卫胜站在原地,纹丝不动,苏拙却向后连退三步,脸上泛起潮红。卫胜一招占了上风,笑道:“苏拙,看来你除了有点小聪明,并没有什么真本事吧!”

    苏拙也被他激起了热血之性,压制住体内真气,笑道:“是么?只可惜从前说过这句话的人,都已经死了!”说着纵身而上,一招“紫电青霜”,足下疾动,如一道闪电一般向卫胜射去。

    卫胜淡淡道:“风雷掌么?使得倒是不坏,可惜有形无神!”说罢脚下不丁不八,双掌一抬,稳稳接住苏拙双掌,而后手腕一勾,便向苏拙胸口击去。

    苏拙不敢硬接,抽身后退,口中却道:“你的天狼啸月使得也算差强人意!看来我更可以笃定,雁儿和曹礼义都是伤在你手下了。”他嘴里说话,手上却不停留,连出数拳,封住卫胜上中两路。

    卫胜眉头一皱,脱口道:“乱花拳?想不到你会的还不少!”

    苏拙那拳,果真如乱花一般,迷人眼帘,虚实相生,令人防不胜防。然而卫胜却不为所动,双臂一圈,将无数虚招尽数圈在中间,而后破空一拳,直指苏拙面门。

    苏拙也不禁骇然而惊,情急之中,脚下使出燕玲珑的看家轻功“凌霄飞渡”,堪堪避过拳锋。

    卫胜一招又失,咬牙切齿,说道:“想不到连琼霄仙子的独门轻功你都会,真是小看你了!”说罢蹂身而上,双拳隐隐有万钧之势,势必要将苏拙毙于掌下。

    苏拙经过这几招,也不觉有些灰心丧气,暗想:“自己精通数门功夫,想不到今日在一个小小的卫胜手下,处处碰壁,毫无胜算!”他越想越是沮丧,眼见拳到,只得以轻功躲避。

    如此数个回合,卫胜讥道:“苏拙,你这般躲闪,要逃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苏拙叹气,蓦地耳畔响起师父的话。当初他学武之时,师父便曾对他说过:“苏拙,你聪明绝顶,什么功夫一学就会。这是你的强项,可也是你的弱点。武学之道,贵在静心,持之以恒。你心性跳脱,终究难登武学至高境界。不过,你心思敏锐,善于看破迷局。如此不妨将武功也看作一场局,局中破绽,便是那虚实不接,力强力衰之间。如此,或许能对学武稍有裨益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苏拙全没将这番话放在心上,此刻想起,顿有所悟。他猛地睁眼,卫胜拳招赫然在眼前。而那招式中的破绽,似乎一目了然了。他口中猛然喝道:“避强击弱,避实击虚,原来就这么简单么!”随即双指一指,恰点在卫胜旧力已尽,新力未生之际。

    卫胜手臂一麻,急忙后退,心里不禁一惊。苏拙领悟至理,招式使得越发得心应手。卫胜以“雁阵低回”,苏拙便还以乱花拳中的“平湖式”;卫胜变招“如山如峙”,苏拙也变一招琴瑟曲中的“周郎顾”。处处压制卫胜的黑云万钧拳法,招招都攻在卫胜招式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卫胜终究修为尚浅,不知以智谋,以力胜的道理。苏拙虽然招式繁多,能够克制卫胜,但从小便没有专心修习过内力,买票内劲不足。卫胜只要长拳直入,非要一举将苏拙击败不可。然而他已入彀中,偏偏舍己之长,与苏拙比起了变招。

    苏拙是何等聪明之人,反应迅捷远在卫胜之上。如此相斗数十招,卫胜不及变招,被苏拙一招“灵犀一点”点中肩井穴,登时半身酸麻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苏拙右手扣住卫胜,厉声大喝:“卫胜已败,其余人还不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众人倏然停手,眼见卫胜果然一脸颓丧,被苏拙制住。那些甲士本就是听命行事,此刻纷纷丢下兵刃,退在一旁。燕玲珑扶着华平,冲苏拙欣然而笑。

    苏拙冲邱恭仁道:“邱大人,如今证据确凿,主犯伏法,我想你该知道怎么向朝廷交代了吧!”

    邱恭仁连连点头,大声道:“来人,将罪犯卫胜绑起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忽然墙头冒出个人影,隐在暗处,看不清面容。他手臂一抖,一根绳索直向苏拙面门射来。苏拙看得分明,忙向一边闪避。

    那绳索却似活了一般,轻轻勾住卫胜腰身,将他一卷而去。苏拙一愣,正要抬脚去追。墙头那人忽然道:“八月十五,洞庭湖畔,望尊驾务必赏光赴宴!”说着左手一抬,扔出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那书信平平向苏拙飘来,看似轻飘飘的。燕玲珑却喊了声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苏拙不敢大意,双手接住书信。忽的双掌一热,一股劲力向小臂蹿去。他连退几步,方才消解了这股力道。而就在这功夫,那人已带着卫胜不见了。

    苏拙心中骇然,不知此人是谁,而他所说八月十五又是何意。他抽出书信,只见里面是张大红请帖,上面写着:八月十五,岳州洞庭湖畔,岳阳侯卫潜五十寿辰,设宴广邀武林群雄,务请赏光!

    苏拙眉头一皱,自语道:“原来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华平在一旁跟着读了一遍请帖,却不认得这个卫潜,问道:“这人是谁?为何给你送请帖?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道:“没什么,如今真相大白,只是放跑了卫胜。”

    邱恭仁手指着苏拙手上的那一沓罪证,犹豫道:“刘,哦不,苏公子,这证据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将那沓纸随手一丢,叹气道:“其实这只不过是我诈卫胜的把戏。我根本不知道他还没有将这些信件销毁,只能赌一赌。现在放走了他,又没有证据,只怕难以定罪……”

    燕玲珑叹口气,到:“我看救他那人武功深不可测,远非卫胜可比。就算有证据,也不一定能定罪。”

    苏拙若有所思,轻声道:“卫胜是那人的长子,想动他谈何容易……华平肩骨断折,只怕要麻烦燕姑娘照顾些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燕玲珑叹口气,看了华平一眼,道:“方才我们已经商议过了,他随我一道,送雁儿的骨灰归乡。”

    苏拙哈哈一笑,转身出门,说道:“好好好!今后你们二人举案齐眉,相敬如宾,好好过日子去吧!”他说完最后一个字,已经出了卫府大门,独自没入夜色中去。

    华平和燕玲珑面面相觑。空中依旧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然而这雨已不如前些时日那般凛冽……

    (明日起更新第七卷洞庭烟波。女主角终于要登场了,实在抱歉,拖到现在。)

    (第六卷天地不仁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