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六卷 第十九章 证据
    邱恭仁听见卫胜的话,吃了一惊,看看华平,又看看苏拙,似乎想不通这两人怎么会认识。卫胜脸上却并没有惊讶之色,似乎早就猜到了一般。

    苏拙冷冷一笑,道:“卫胜,你侵吞水利饷银,偷工减料,致使黄河决口,祸延千里。滥杀人命,岂图脱罪,私运官银出城。哪一条都够得上千刀万剐了!”

    卫胜哈哈大笑,仿佛听见什么笑话。他笑罢,厉声道:“故事讲得十分精彩,可惜全是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苏拙冷哼一声,道:“你还不想承认么?庄力,我问你那天曹礼义视察河堤时,是跟谁在一起?”

    庄力看看卫胜,有些胆怯,小声道: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卫将军!”

    卫胜冷笑道:“我就算是跟曹礼义一起,那有怎么样?难道就能证明是我跟他合谋么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起初我也并没有怀疑到你头上,直到见到了跟燕玲珑动手时所使的功夫,终于让我确信,凶手就是你!你不单是杀死曹礼义和四名属官灭口的凶手,也是杀死曹府那一老一小两个奴仆的凶手!”

    邱恭仁一惊,道:“他……他为何要杀死那两个人?他们不过是奴仆,难道也参与了这个阴谋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莫非邱大人到此刻还没想通么?看来我把你想得太聪明了。那两个奴仆并没有参与此事,只是知道卫胜杀曹礼义的线索而已。起初我对曹礼义为何会死在密室里,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我曾反复询问曹得,那天在我离开曹府之后,还有谁来过。可是除了邱知府进去了片刻,并没有人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很奇怪了,这个凶手是怎么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进入曹府,而又无声无息离开的呢?其实说出来很简单,凶手并不是在我见过曹礼义之后来的,而是事先就在曹府密室里的!”

    苏拙说到这里,看了邱恭仁一眼,果然见他额头冷汗直冒,颇有些不知所措。他接着说道:“曹礼义从我手里得到了丢失的信,便急急去密室告知凶手。可是凶手已经对他动了灭口之心,随即将曹礼义打昏,挂在梁上,伪装成自杀现场。曹礼义死前紧紧握着那封信,就是想告诉别人,正是这封信的收件人,是罪魁祸首!”

    “而后凶手出了密室,正好见到曹府那名小奴仆曹棋。于是凶手又将曹棋杀害,换上他的衣衫,想装作曹府奴仆混出曹府。碰巧这时候,邱大人来找曹礼义!”

    邱恭仁忽然浑身一震,苏拙目光逼视着他,厉声道:“邱知府,你那天在书房里没有见到曹礼义,却看到另一个人,对不对!?”

    邱恭仁哆哆嗦嗦,缓缓点头,道:“对,我那天是见到了卫将军……可是我并不知道他在那里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我猜他也不会告诉你实情的,因为你不过是个懦弱的文官而已。他就是利用你,扮作了你的随从离开曹府的!我那天虽然看到了,却跟曹府之人一样,并没有注意到,你进府时是没有带随从的,而出府时却跟着一个随从!”

    卫胜脸色越来越难看,想不到苏拙居然将事情查得一清二楚,丝毫没有差错。

    苏拙冷笑一声,道:“曹礼义能抓住雁儿,就是你出手相助。那天你就到了曹府,目睹了曹礼义杀人埋尸,一直没有离开过。而曹得就是因为知道你来过曹府,却又没有见你离开,这才遭到杀害的。可惜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一层,害他丢了性命!”说罢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卫胜冷笑道:“说了这么多,不过是你的推测而已。难道你还有什么证据么?”

    苏拙冷笑道:“我自然有证据!第一,所有死者胸口都有一块红肿痕迹。历城里能造成这样的伤痕的,恐怕只有你能吧!若我猜的不错,这门武功叫天狼啸月,是出自塞北天狼派的功夫。第二,就是你藏在德胜钱庄的官银……”

    邱恭仁忽然插嘴道:“你为何一直笃定,那里一定就是官银?”

    苏拙轻笑一声,道:“实不相瞒,盗取那批官银的女贼叫燕玲珑,就是我的朋友!她留下的锭银子,就是给我一个提示。而且那批银子足有几十万两,凭她一人之力,是无法运走的。因此,我猜想,那些银子还在德胜钱庄天字号库房里,只不过在隔壁那间二号库,或者三号库罢了!”

    邱恭仁和卫胜同时一惊,转而就明白过来。燕玲珑一定是从气窗偷出银子,又从其他库房的气窗中扔了进去。如此神不知鬼不觉,他们也无法打开别人的库房查看。如此简单的设计,却让这么多人束手无策!

    苏拙接着道:“第三个证据,在曹礼义密室桌案上,有一根钉子。那里没有灰尘,是他装钉书信的地方。我想那些与你来往,协商密谋的书信一定都被你取回来了。你可知道我为何在这里跟你啰嗦这么久?”

    卫胜脸色一变,不由自主地回头向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。苏拙笑道:“燕玲珑是偷中圣手,只怕此刻已经将书信偷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燕玲珑从屋檐上跃下,手中拿着一沓纸张,中间穿孔,正是穿在曹礼义密室桌上的。

    卫胜腾地站起身,双目喷出熊熊怒火,手中瓷杯也被捏得粉碎。他厉声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苏拙淡淡道:“现在才想知道我是谁么?我便是苏拙!”

    卫胜和邱恭仁都吃了一惊,邱恭仁不禁暗暗惭愧:我早该猜到是他!卫胜忽然诡异地笑了笑,叹道:“苏拙啊苏拙,早就有人提醒我要小心这个人,想不到我还是栽在了你手里!”

    他忽地换了一副神色,面露狰狞,喝道:“不过,你们今天谁也别想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院中冒出来无数持枪甲士,将苏拙和燕玲珑围了起来。墙头也有一行府兵,个个引弓拉箭,直指二人。卫胜桀桀而笑,道:“只要我一声令下,他们便会将你射成一只刺猬!苏拙,哼,江湖上说得神乎其神,也不过如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