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六卷 第十八章 幕后黑手
    卫府大门敞开,卫胜脸色阴沉,坐在堂上,旁边跪着华平。他肩骨断裂,钻心的疼痛让他浑身微微发抖。但他咬紧牙关,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。

    卫胜忽然冷笑一声:“想不到你还挺硬气。只是你拼死救了那个女的,不知道她会不会像你这么有情意!”

    华平讥笑两声,声音微微颤抖,却充满嘲讽,说道:“卫胜,你以为你的秘密还能藏得住么?”

    卫胜知道他所言何意,却并不理会,说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本事!想跟我作对也不掂量掂量,自己有几斤几两!”

    华平忽然露出莫测高深的笑容,卫胜看见,不由得心里打了个突,竟有些发毛。他越发有些焦躁起来,不时向外望去。

    忽然大门口进来几人,卫胜猛地站起身,然而进来的却不是他要等的人。当先一人是邱恭仁,而后跟着苏拙,另有一人衣着破破烂烂,就像一个乞丐一般。

    华平看见苏拙,眼中闪现一丝光采来,心里也安定许多。卫胜却有些不悦,沉声道:“邱知府,你怎么来了?!”

    邱恭仁其实根本不愿意到这里来,他转头朝苏拙看了看,面露无奈之色。苏拙上前道:“卫将军,是我拉着邱知府一同来的。”

    卫胜始终捉摸不透这个小小的捕头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“哦”了一声,问道:“你们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卫将军不是与那女飞贼约定,今天晚上让她带着东西来救人么?我们也想来看看,她到底偷去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卫胜冷笑一声,道:“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!”

    苏拙也不动气,依旧笑道:“卫将军不要动怒,我们也只是一时好奇而已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这会儿天色尚早,我想那女贼不会这么早就来。左右无事,不如我们来听一个故事可好?”

    卫胜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阴沉着脸,一言不发。苏拙便接着说道:“此人想必卫将军已经不认识了。”说着将那衣衫褴褛之人带到前面。

    他正是庄力,卫胜自然不认得,心中更加疑惑。苏拙说道:“庄力,把那天的情形再说一遍吧!”

    庄力有些胆怯、犹豫,向苏拙望了一眼。苏拙坚定的眼神,似乎也给他带来了勇气。庄力大声道:“我叫庄力,是黄河河堤上的一名河工,专事修建堤坝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卫胜面色一变,冷冷向邱恭仁望了一眼,道:“邱大人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邱恭仁也有些摸不着头脑,茫然望着苏拙。苏拙则示意庄力接着说下去。庄力便接着说道:“就在十几天之前,工部员外郎曹礼义突然到河堤巡视。而我们一队人中,有一个老河工,说发现了堤坝中有问题,便向曹礼义禀报。谁知当晚,我们竟遭到了暗杀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邱恭仁明显吃了一惊。而卫胜却端起茶盏,轻轻抿了一口,谁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苏拙忽然说道:“庄力只是一个苦力,故事讲出来也平淡无味,不如让我来说吧。江湖上有一个帮派叫四海盟,由盗贼组成的。帮里有个小姑娘叫雁儿,庄力等人被害的那天晚上,雁儿正好就在历城。她无意中救下庄力,又得知了他的事情,便潜入曹礼义家里偷到了一封曹礼义写给某人的信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就将从曹礼义手上拿回的那封信拿了出来,给邱恭仁看了一眼。苏拙接着说道:“只有知道了庄力等人的事情,才能知道这信上说的什么。很明显,曹礼义与另一个人,正是滥造河堤,造成今次水灾的始作俑者!曹礼义派人杀害知情河工之后,给这个人报信。可是这封信偏偏被雁儿偷了出来,曹礼义为防止秘密泄漏,便派人四处追杀。”

    “雁儿自知无法逃脱,将这封信藏在了观音庙香炉里,自己则被人杀害,埋尸城南。我为了查找凶手,先找到了这封信,继而顺藤摸瓜找到曹礼义。就在此时,黄河决口,酿成水灾,而曹礼义也忽然失踪。”

    邱恭仁接口道:“没错!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,曹礼义的属官和曹府老奴先后死去。最终曹礼义也被你发现,死在了密室里。可是这跟我们来卫府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因为,这一切的幕后黑手,就是卫胜!而德胜钱庄里被盗的,就是他与曹礼义贪没的治水银饷!”

    卫胜冷笑两声,似乎根本没有将苏拙的话放在心上。邱恭仁一怔,声音略略颤抖,说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忽然冲他冷笑一声,道:“怎么可能?邱知府,你还在演戏吗?我想,当你看到曹礼义的尸体的时候,就应该知道整件事情了吧!”

    邱恭仁额头忽然冒出密密的冷汗,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从何说起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正色道:“即然你不知道从何说起,我就从头开始讲。昨天在城北发现的几具浮尸,经庄力辨认,确实是死去的河工。他们被埋在堤坝中,随大水冲到此处。而这他们指甲缝中的泥土,却证明了堤坝中并不是砌的石头,而是以沙土糊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他们招来杀身之祸的原因。而后四名水吏和曹府老奴相继被杀,而所有被杀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就是心脉被内劲震伤,在胸口形成红肿淤血。此人的武功十分高明,就连一般仵作,也查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双目直视卫胜,道:“当时我也以为是曹礼义在暗中所为。可是事实证明,曹礼义是在前天就已经被杀了。而且他是不会武功的,原因在于他右手拇指上带着的那枚绿玉戒指。雁儿脖颈上的掐痕上,就有一块戒指的痕迹。如果曹礼义会武功,怎么会用这种方法杀人呢?因此凶手自然是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卫胜忽然轻拍两下手掌,手指着一边的华平,笑道:“精彩精彩!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一定跟他认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