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六卷 第十七章 情深意重
    苏拙话音刚落,旁人还没惊呼出声,卫胜便重重哼了一声,大声道:“胡说八道!你凭什么说这里放的是官银?难道就凭一锭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银锭?”

    苏拙轻轻一笑,说道:“我早知你要这么说。既然如此,如果最后找到这些官银,也就不是你的了?”

    卫胜气结,竟然无言以对。邱恭仁上前道:“刘捕头,你不要乱说啊!官银都存放在官衙库房,绝对不会散落在外。这里五口大箱子,如果真是这样的银锭,足足有几十万两,不是个小数目啊!”他转头冲沈成吼道:“沈成,当初东西存进来时,你不知道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沈成摇摇头,道:“我们的规矩就是,只负责保存,并不管存的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卫胜显然有些恼怒,道:“邱恭仁,你不去抓盗匪,非要在这里听一个不知哪里来的捕头胡说八道吗?”

    邱恭仁无言以对,苏拙却笑道:“是不是胡说八道,你先听我解释不迟。你们看地上!”

    众人低头去看,不知道要看什么。苏拙又道:“地上有几个印子,这是这几口箱子压出来的。只有箱子里放的是银锭这样的重物,才会在石板地上压出这样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邱恭仁有些明白过来,道:“没错,这么说这几口箱子被人挪动过!可是谁能进来动这些箱子呢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这间库房四壁全是厚石板,确可算是铜墙铁壁。可是却有一个漏洞!”

    沈成也不禁疑惑道:“什么漏洞?”

    苏拙一指头顶那孔气窗,道:“就是这孔气窗!”

    沈成不禁笑了起来,道:“你不要胡说了,这孔气窗只有一尺宽。就算是小孩子也进不来,怎么可能有盗贼从气窗里进来偷东西?”

    苏拙冷笑道:“我何时说过人是从气窗中进来的?地上的印痕,已经说明箱子被挪动过,既然无人进来,箱子怎么会动呢?只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有人从气窗中伸进勾爪,将箱子提到屋顶,而后打开箱子,将东西拿走的!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邱恭仁点头道:“也只有这样,才能解释这些线索。可是这也不能说明箱子里就是官银啊,而且东西现在在何处?盗贼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苏拙自然不会轻易说出自己与燕玲珑熟识,刚要掩饰。突然门外奔进来一个甲士,对卫胜道:“将军,找到了!”

    卫胜面露喜色,苏拙则暗暗一惊,想不到这么快就找到了燕玲珑的藏身之地,只怕是因为城门关闭,他们没来得及出城。卫胜也不管苏拙怎么说了,带领手下,跟着那甲士便走。

    邱恭仁对苏拙道:“我们也去看看?”

    即使没有他这句话,苏拙也是非去不可。两人跟在卫胜众兵之后,缓缓而行。一路上苏拙满腹心事,连邱恭仁几次问话,也没听见。

    走了约莫半个时辰,一行人到了一间客栈门口。整条街都已被执枪甲士包围起来,百姓见了这等阵仗,早已吓破了胆,躲在家中不敢出门。各处高楼上,满是弓箭手,弯弓引箭,指向客栈二楼。

    苏拙见了眼前情景,心底一沉,脑中飞转,想要想出对策,可是一时间竟想不出任何办法。他暗暗为燕玲珑和华平捏了一把汗,甚至盼望卫胜手下找错了人,店里的并不是燕玲珑。

    卫胜站在街心,大声喊道:“屋里的人听着,你有胆子盗我的东西,难道没胆子出来见一见吗?”

    这一声以内力远远传出,靠近的人只觉耳膜震得生疼。众人本以为无人会应答,谁知二楼一间房中传来“咯咯”一声轻笑,一个女子喊道:“我不过取些不义之财花花,卫将军何必大动肝火?莫非我一不小心,偷的是你的赃物?”

    苏拙心一沉,心中一点侥幸也消失无踪,只得急思对策。

    卫胜大怒,吼道:“藏头露尾,算什么本事!出来!”喊声刚落,他抢过身边一人手中长枪,奋力一掷,直冲那扇窗户而去。

    长枪破窗而入,屋里人无处藏身,只得现身。只见燕玲珑带着华平,从窗口轻飘飘飞出来,轻轻落在地上。众人不禁为她的绝妙轻功暗暗喝了一声采。

    卫胜却恼怒异常,冷笑道:“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燕玲珑却似乎并无惧色,依旧笑盈盈道:“卫将军别来无恙啊!”

    卫胜无心与她啰嗦,厉声道:“快告诉东西藏在哪儿!否则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燕玲珑嘻嘻一笑,道:“你真要让这么多人看到那些东西么?”

    卫胜大怒,喝道:“受死吧!”说着纵身而上,双掌齐出,直取燕玲珑。

    这一下只在电光火石之间,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猝然动手。苏拙大吃一惊,想要上前,已然不及。

    燕玲珑虽然表面轻松,实则早已暗自提防。她知道卫胜武功不凡,一见他动手,便忙飘身后退,堪堪躲过卫胜一击。卫胜占了先手,岂肯轻易放弃,一拳从下伸出,指向燕玲珑胸口。

    这一招诡异阴毒至极,令燕玲珑也吃了一惊。苏拙面色一变,脱口道:“暗流汹涌!原来是他!”

    邱恭仁一愣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不答,正想去救,可惜离得太远,难以近身。燕玲珑招式用老,双手轻轻在卫胜手腕一搭,想要借力后退,卸去力道。谁知触手处,一阵灼热内劲袭来,震得她胸口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燕玲珑抵受不住,向后便倒。卫胜紧追不舍,一掌拍向燕玲珑。他知道燕玲珑轻功高强,一旦被她逃了,就再难得手,是以一出手就是杀招。

    眼看燕玲珑万难躲避,忽然一旁一个灰色人影一闪而过,将燕玲珑拦腰抱住,向一旁倒去。只听“喀拉”一声,卫胜那一掌劈在那人肩头,显然已将肩骨打断。

    救人的正是华平,他虽然武功不及燕玲珑,却不惧生死,竟以一己之躯,救下了燕玲珑。他大喝一声:“快走!”说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将燕玲珑推开。

    卫胜一把按住华平背心,燕玲珑则已在三丈之外。燕玲珑没想到华平会舍身相救,看了他一眼,眼眶中竟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卫胜大喊:“放箭!”

    四周高楼上箭如雨下,直射燕玲珑。燕玲珑在半空中,身子一扭,躲过羽箭,又向华平看了一眼,转身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卫胜咬碎钢牙,怒吼道:“今天晚上,你不将东西带来卫府,明日就给这小子收尸吧!”喊声远远传出,直达数里。可是燕玲珑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苏拙始终没能出手相救,心中暗暗懊恼。他双眉一轩,面色无比森然,话也不说,转身便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