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六卷 第十一章 情愫暗生
    天已蒙蒙亮,淅淅沥沥的细雨也终于收住了。一夜的骚乱终于结束,随着雨势减小,灾民悄绪也稍稍平复。再加上有了衣食,官府安置妥当,他们也不似刚开始时的惊惶。只是长途辗转,流离失所,对这些普通百姓而言,不啻天蹋了下来,到处都是愁眉苦脸,哀声叹气。

    华平忙了一夜,全身酸痛,心中却舒畅得很。四海盟众人乘着夜色,已经四散离去,走得干净利落,什么线索也没留下。华平舒展一下胳膊,周围转了转,突然心一沉,到处都没看到燕玲珑的身影!

    昨夜燕玲珑离去后,便再也没见到她。华平心中隐隐有些不安,又四处看了看,可是除了灾民,哪里有燕玲珑的影子。他大声呼唤燕姑娘,依旧没有人应声。华平心中不安之意越来越浓,也不由得暗自懊悔,昨夜说什么也该与她一同去的。

    华平眺望远处那间宅院,暗想:“燕姑娘如果出事了,一定就是在那间院子里!”他向路人问道:“请问那家大院是谁家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这你都不知道?那就是屯卫将军卫将军的府邸啊!”

    华平心一沉,暗想:“将军府岂是寻常人家,必然是守卫森严。燕姑娘这次只怕失手了。”他迫不及待,就想进府区看一看。可是转念一想,此刻已是天光大亮,就算自己有燕玲珑的身手,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,更何况还是去救人。

    然而他心中担忧终究战胜了顾虑,再一想到燕玲珑生死未卜,恨不得立马闯进府里,看看她是否无恙。但华平也不是冲动之人,在心里盘算了一阵,便悄悄靠近卫府,躲在一条小巷中,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城中积水已经开始退去,到处还是湿漉漉一片。华平身上湿透,十分难受,可是他也无暇顾及。等了足有半个时辰,只见府们大开,一列军士当先出门,而后一个青年将军骑着白马,缓缓出门。一行人迤逦向北门而行,从那里出城,正有上万的屯卫军散在各处疏通水道,抗击水患。这将军想必是去视察情况了。

    华平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等人走尽了,府们重新关上。他一溜烟跑到院墙外的小巷里,双足蹬地,双手攀住墙头,一提气,便翻上了院墙。

    华平虽然没有燕玲珑那般轻功,但多年在军中磨练,身手也是十分矫捷。他落到院中树丛里,并没有惊动旁人。然而置身如此府邸,华平却有些发懵了。

    院里房屋一间连着一间,怕有数十栋房子,这到哪里去找燕玲珑?华平一时犯难,不知如何是好。忽然他灵机一动,脑中冒出个计策,虽说有些冒险,但为了救出燕玲珑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华平伸手在地上摸了一把泥,将脸上抹脏,而后从树后探头出来。他捡大路而走,鬼鬼祟祟向后院走去。谁知越是躲藏,越是容易被发现,而他大摇大摆地出来,反而遇不到巡查的了。

    华平无奈,故意弄出点动静来。果然不一会儿,便有两名铁甲武士走了过来。华平一见,故意装作吓了一跳,往树丛中躲。

    那两人早已看见华平身影,如何能让他逃了,一个箭步上前,如老鹰捉小鸡一样,拎住华平衣领。一人喝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鬼鬼祟祟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华平哆哆嗦嗦答道:“我……我就是来偷点吃的……你们别抓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两人哼哼一笑,一人道:“这真是巧了,昨夜刚抓了一个女贼,这会儿又来一个!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这也难怪,外面那么多灾民,难保没有小偷小摸进来偷东西。”

    原先那人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要不要禀报大将军?”

    那人骂道:“你傻啊!这种小事也要禀报,大将军岂不烦死?把他捆起来,也关到柴房去就行了。昨天晚上大将军就说过了,这种小毛贼成不了大事,不必管他!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便找来一根麻绳,将华平结结实实绑了起来,一路提着奔柴房而去。这正遂了华平心思,从方才两人话语中,他也已经猜到燕玲珑果真就陷落在这里,而且就关在柴房。

    华平被扔进柴房,两人将门一关,便离去了。华平坐起身,左右打量一眼,就看见燕玲珑被五花大绑,扔在墙角,此刻正睁着大眼,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华平笑道:“燕姑娘不认得我了?我是华平啊!”

    燕玲珑惊愕道:“你怎么也被抓来了?”

    华平一边往燕玲珑那边挪动,一边道:“要不这样,我还找不到你呢!跟着苏拙时间长了,我也学会冒险了。要是换了以前,我一定不会这么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燕玲珑叹了口气,骂道:“你这个呆子!你要是在外面,还能通知苏拙来救我,现在连你也被抓了,还有谁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

    华平挪到她身边,道:“苏拙能救你出去,我当然也可以啊!”说着向燕玲珑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燕玲珑低头一看,只见华平双手背缚,却从衣衫里摸出一柄小刀来。燕玲珑笑道:“看来你也没那么傻嘛!”

    华平脱口道:“为了你,我自然也要变聪明些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大胆至极,饶是燕玲珑见惯风浪,也不禁俏脸一红,有些羞涩。她支支吾吾,终于转移话题,骂起苏拙来:“苏拙那个浑小子,一夜没见着我,也不知道担心么!”

    华平握刀,背对燕玲珑,为她切割绑缚麻绳,口中道:“他这一夜想必也没闲着,怪不得他!”

    燕玲珑笑道:“想不到你倒为他说起话来!在金陵时,他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。我看你们两人才是心有灵犀,天生的一对儿!”

    华平苦笑道:“燕姑娘忒会开玩笑了,我华平再不济,也不至于跟苏拙那种人有什么断袖之癖吧?”

    燕玲珑咯咯直笑,怎么也忍不住。过不多时,华平将麻绳割开。燕玲珑一得自由,三下五除二,也将华平身后绳索割了。

    华平麻利地界去绑缚,就见燕玲珑站在一旁,有些忸怩地道:“这次谢谢你了,算我欠你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华平笑道:“说这些干什么?我们快离开这儿吧!”

    燕玲珑笑道:“不急,昨夜卫胜说我不过是个小毛贼,成不了大事。我却要让他看看,毛贼到底能干成什么事!”

    华平奇怪道: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燕玲珑冷哼一声,低声自语道:“德胜钱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