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六卷 第八章 知府
    苏拙没有多想,便跳进水中。他双手一抓,抓住两个少年,往旁边一丢,便丢到水流较缓之处。然而落水的人多,苏拙一人也无法全救起。加之水流甚急,就连他也险些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忽然一艘小舟驶到身前,舟上一人大喊道:“少侠,快快上船!”说着伸出手来拉他。

    苏拙扭头一看,正是历城知府邱恭仁。他抓住邱恭仁的手臂,跳上小舟。

    邱恭仁拉他上了船,来不及说话,先指挥周围小舟抢救落水者。过不多时,越来越多的小船从城外驶来,船上站的都是身着铁甲的军士。一个青年将军当先站在一艘船上,猛地见几个灾民往船上挤,呼喝一声。一众甲士噌的一声,一齐拔出腰间钢刀。

    灾民看见这阵势,吓了一跳,再不敢骚乱。经过这一吓,场面顿时得到控制,官差军士不住接应灾民上船,运到高处。

    邱恭仁松了口气,这才回头对苏拙道:“这位少侠,方才多亏了你啊!”

    苏拙摇头道:“哪里,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!”

    邱恭仁示意将船撑到路边,两人登上街边一家店铺屋顶。邱恭仁问道:“不知少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苏拙又取出那块腰牌,道:“我是长安右街使捕头刘问天!”

    邱恭仁眉头一皱,似乎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,但一时又想不起来。他问道:“原来是刘捕头,不知你为何到了历城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不瞒邱知府,我是追查一件案子来的历城。这件案子与工部员外郎曹礼义有些牵连!”

    他故意说出曹礼义的名字,果然邱恭仁听见,明显吃了一惊,问道:“什么牵连?”

    苏拙故作犹豫道:“我们怀疑曹礼义在河堤工程中做了手脚!”

    邱恭仁一拍巴掌,怒道:“我就猜到是这样!黄河水利从年初就开始了,修起的堤坝足有十来丈宽,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,一冲就垮?而且曹礼义一听说黄河决口,便不见了。我看是自知罪责难逃,躲了起来!”

    曹礼义消失,苏拙早已知道。两人正说话,方才那位青年将军从小舟上一跃而起,落到两人站立的屋顶。苏拙暗暗一惊,那小舟距离屋顶足有数丈,这人却能一跃而过,武功着实不俗。

    苏拙不由得打量了那青年将军一眼,只见他约莫三十年纪,一身素衣,眉目硬朗,英气勃勃。邱恭仁见了他,忙行礼道:“卫将军!”话语中似乎对这人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那人“嗯”了一声,看向苏拙,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邱恭仁忙给二人互相介绍:“这位是长安刘捕头。刘捕头,这位就是历城屯卫将军,卫胜卫将军!”

    苏拙并不认得他,躬身行了一礼。卫胜瞥了他一眼,手也不抬,鼻腔里哼了一声,算是打过招呼了。苏拙不意他如此傲慢,心头不悦,但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卫胜突然说道:“历城城高,济水、黄河沿岸的灾民必然会蜂拥而来。邱知府可准备好了没有啊?”

    邱恭仁恭敬道:“是是,下官一定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卫胜哼了一声,道:“如此最好,如今曹礼义畏罪潜逃,救灾重担,就落在我们头上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三五个身着官服之人搀扶着,跑到近前。邱恭仁与卫胜看见几人,不由得皱起眉头。那几人如同落汤鸡一般,见了两人,忙下跪道:“卫……卫将军,邱知府……”

    卫胜冷笑一声,道:“你们不是跟随曹礼义治水的小吏么?你们不是在沿河大堤上么?想不到跑得倒快!”

    那几人颤巍巍不敢说话。卫胜大声对邱恭仁道:“邱知府,本将军还要指挥卫军疏通洪水,告辞了!”说罢头也不回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邱恭仁抱拳行礼,直到卫胜身影消失不见。那几名小吏始终跪在地上,不敢言语。邱恭仁看了他们一眼,冷冷道:“曹礼义现在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那几人面面相觑,道:“小人……小人刚刚死里逃生,不知曹大人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邱恭仁哼哼冷笑,道:“那他贪赃枉法,导致水灾的事情,你们自然也不知道了?”

    几名小吏知道他说的是反话,不禁浑身发抖,说不出话来。苏拙站在一旁,暗想:“这几人是曹礼义属官,曹礼义所有事情,都要他们具体实施,怎么不知道曹礼义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一人却道:“邱知府……曹大人做了什么,小人……小人真是不知啊!”

    邱恭仁重重哼了一声,只是此时没有证据,也找不到曹礼义本人,这几人好歹也算官儿,自然不好拘押。他正准备说话,只听不远处突然跑来几人,便跑边哭喊:“邱大人,你可要为小民作主啊!”

    邱恭仁向跑在最前方的胖子看了一眼,顿时皱起眉头。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苏拙只看见几个胖大黑影一颠一颠往这边跑,近了才看清,是几个身着绸缎,大腹便便的商贾。

    一人跑上前,跪在邱恭仁面前,抱住他双腿,哭道:“求邱大人为我们作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邱恭仁不耐道:“你先起来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大人,刚才小人家里来了一群匪徒,将粮仓开了。我的那些粮食……都被流民给抢走了啊……求大人快派兵去捉拿匪徒啊!”

    旁边几人也纷纷附和,不是家中粮仓遭抢,就是米店布店大门被开,店中货物不翼而飞。苏拙心中暗喜,看来燕玲珑他们已经得手了!只要安置得当,这些东西可以缓解灾民此刻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邱恭仁哼了一声,压住火气,问道:“可有人死伤?家中其他财物可有损失?”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道:“这倒没有,那些泥腿子就是抢了些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邱恭仁大声道:“胡老板,我的人手现在都在救灾、安置灾民,哪里还有人去给你们看家护院?再说,现在黄河泛滥,绵延千里,灾民何止千万。你们不想着拿出些积蓄赈灾救人,却还来求我给你们看门?”

    胡老板几人听了怒骂,哆哆嗦嗦,不敢多言。苏拙道:“邱大人,这几件案子听来不像灾民哄抢,倒好像有人组织。我想,可能是江湖豪侠劫富济贫之举吧……”

    邱恭仁点点头,深以为然,他虽身在官场,并不支持如此做法,可是此刻也无暇顾及了。他对那几人道:“你们还不赶紧回去,保护好家人也就是了。这次也只能当破财消灾吧!”

    胡老板听他这么说了,哪里还敢再说,唯唯诺诺走了。邱恭仁回头见那几个小吏还站在那里,心中更加烦躁,骂道:“如今灾害已成,还不快去救灾救人,站在此处作甚!”

    几人如闻圣旨,忙不迭跑远了。苏拙却不由得皱起眉头,心道:“这几人干系重大,这么放走了,不会有事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