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六卷 第五章 工部员外郎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掸干净信纸。信上只写着一句话:事情已办妥!落款只是一个“曹”字。

    华平在旁边看见,疑惑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拙沉思一阵,道:“这封信中一定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!这封信还没寄出,便被雁儿偷走。她将信藏在了香炉之中。而写这封信的人抓到雁儿,却没找到那封信,这才对她百般毒打,最后掐死泄愤!”

    燕玲珑道:“这么说来,雁儿并不是因为破坏了规矩,才被抓的?”

    苏拙点头道:“没错!她是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秘密,才遭此横祸的!”

    燕玲珑捏紧拳头,恨恨道:“既是如此,此人便是我四海盟的仇人了!我必与此人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华平沉吟道:“照苏拙的推断来看,害死雁儿的凶手,也就是写信之人,应当姓曹,家住城南,而且不是一般人!”

    燕玲珑大声道:“我这就去把他找出来!”

    华平也跟着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两人说走就走,苏拙大喊一声:“都给我站住!”两人一愣,回头看着苏拙。苏拙叹气道:“你们两个现在一个是方寸大乱,一个是妇唱夫随,只能坏了事!”

    燕、华二人没想到他此刻还有心思开玩笑,又羞又怒。苏拙忙道:“今日天色不早了,我们不如就将雁儿尸身留在这座观音庙中,请庙中僧侣做法事超度。玲珑只需吩咐四海盟在历城的兄弟,帮忙到找这个人。他们是这里的地头蛇,自然事半功倍。只要知道是谁,明日我会亲自去会会他!”

    他安排得井井有条,华平和燕玲珑只得遵从。燕玲珑在庙外放出信号,呼唤人手。华平与苏拙先将那四个黑衣人的尸体掩埋干净,再抱起雁儿尸身进庙。

    庙中人原本都躲了起来,此时没了动静,不知发生了何事。乍一见到苏拙等人进庙,远远躲着,趁机溜出门去,跑了个一干二净。只剩下庙里的和尚,惊惶地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那老僧见苏拙去而复返,畏畏缩缩道:“施主,你……你还要作甚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我有位朋友不幸身故,还请大师代为超度!”

    老僧忙合十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自然,自然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从怀中拿出一锭十两金子,放在老僧手中,道:“我说过,有机会要给菩萨重塑金身,定不会作假!”

    老僧见了金子,连声念佛,召呼众和尚就来为雁儿超渡。几人将尸身安置在偏殿,华平不禁问道:“苏拙,我们要是真找到了这个人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拙哼了一声,一抖手中那封信,道:“我自有办法!”

    华平见他不愿多说,只得不再相问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早,雨势又渐渐大了起来。苏拙等人在观音庙守了一夜,也算为雁儿守灵。吃过早饭,便有个贼目鼠眼,形容猥琐的年轻人走进庙门。他在殿门口,向里探头望了望。

    苏拙突然道:“喂,你找谁?”

    那人吓了一跳,没好气地道:“反正不是找你的!”说着便向燕玲珑看去。

    燕玲珑冲苏拙道:“他是来找我的!”说着便向那人走去。

    那人冲燕玲珑谄媚笑笑,说道:“盟主,昨夜小人在城南转了一圈,终于打听到您要找的人了!城南只有一家姓曹的,叫做曹礼义,听说是个什么工部的员外郎,是朝廷专门派来负责监督黄河水利的。他家就在城南,是一个大宅子。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皱眉,沉吟不语。燕玲珑冲报信那人点点头,道:“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那人笑得更欢了,忙道:“不辛苦不辛苦,能够为盟主办事,是小人的福份!今后盟主如果有需要,只要一句话,小的一定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!”

    燕玲珑又褒奖那人一番,才打发他离去。苏拙在一旁偷笑,道:“想不到你四海盟里,也有这种阿谀奉承之人啊!”

    燕玲珑没好气地骂道:“再怎么样也比你强!好了,既然查到这个曹礼义,我这就去将他捉来问问!”

    苏拙忙拦住她,道:“别忙,这么直接去,不一定能捉到他。况且还不确定这个姓曹的就是杀害雁儿的凶手。那封信里也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雁儿就是为此送了命。若不查清楚真相,雁儿岂不白死了?”

    燕玲珑没好气地说道:“我没有你这般的好奇心,我只要报仇!”

    华平劝道:“燕姑娘,苏拙说得对。这封信涉及的绝不止这一个曹礼仪,若不能查明真相,或许还要死更多的人。我想这也不是雁儿姑娘愿意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席话说得燕玲珑无言以对。燕玲珑只得点点头,道:“好吧,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,我暂且就留着这姓曹的性命。那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拙无奈叹气,想不到对燕玲珑来说,华平的话居然比他更有分量,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。他想了想,说道:“你留在这里,我去见见这位员外郎大人!”

    燕玲珑皱眉道:“不行!你虽然有些功夫,但是江湖经验尚浅,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!”

    华平在一旁忙道:“我陪他去!”说着就与苏拙一道穿上蓑衣,戴上斗笠就出门去。

    两人骑马,一路飞奔,直朝城南曹府而去。到了府门前,只见府门关闭,门口有两名护卫虎视眈眈。华平下马,低声问道:“苏拙,你怎么去见那个姓曹的?”

    苏拙嘴角微微上扬,道:“我自有妙计!”说着就像府门走去。

    门口护卫拦住,问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苏拙从腰间拿出一块腰牌,递给他,道:“劳驾你通报一声,我是长安右街使衙门的捕头刘问天,有要事要见你家大人!”

    那人看了一眼腰牌,就赶忙进门通报去了。华平目瞪口呆,悄悄问道:“苏拙,你怎么有长安右街使衙门的腰牌?”

    苏拙诡秘一笑,道: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长安查那起唐诗杀人案时,刘问天为方便我查案,将他的腰牌给了我。抓住凶手那天,他忙着去请功,将这事就给忘了!”

    华平一愣,恍然大悟,原来苏拙一直留着这块腰牌,就知道日后一定用得上。他不禁在心里衷心夸了一句:“果然老谋深算!”

    过不多时,那名护卫就出门请道:“大人有请!”说着为两人打开大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