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六卷 第四章 观音庙
    苏拙抬起雁儿左手,果然左手指甲缝中并没有那种污泥。苏拙小心刮出一点污泥,用手指细细碾碎,凑到鼻孔闻了闻,有一股香味,原来是香灰,经雨水浸泡,结成了这样。他有些奇怪,暗想:“这香灰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苏拙寻思道:“香灰?莫非她去过寺院?这几日连绵阴雨,可是雁儿脚底并没有太多的污泥,衣裤上泥点也不多,应该没有走远路,就在这附近才对。可是她去寺院干什么?”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,忙问道:“这附近有没有寺庙?”

    燕玲珑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这个,答道:“来时我见离此不远有一座观音庙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大声道:“一定就在那儿了!我这就去一趟观音庙!”他说着,就跨上马背,问明了方向,拍马便走。

    观音庙就在五里之外,规模不大的一个小庙,但是香火却十分旺盛。此刻已是黄昏,仍有不少人在庙中。这个时节进香,也许是祈求菩萨,不要再下雨了吧。

    苏拙将马拴在门口树上,迈步进门,站在门口四周打量一眼。庙里已点上蜡烛,昏黄的暖色更让这座小庙增添几分神秘之色。一个小沙弥见苏拙站在门口,便上前道:“施主,请问您是进香还是求签?”

    苏拙淡淡道:“进香!”说着跟随小沙弥进入主殿。刚跨进门,他好似无意问道:“我听说前几日有一伙歹徒闯进庙中,抓走了一名女子,不知这事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那小沙弥一愣,忙摇手道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小僧不知。”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,将苏拙让进殿里,自己则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苏拙方才只是一番试探,但从这小沙弥的表现来看,果然印证了心中所想。雁儿果然就是在这里被抓的,而入寺抓人不可能不惊动庙里僧人。这小沙弥却推说不知,若不是这和尚有问题,就是受人恐吓,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,向着殿中那尊观音像走去。殿中有几个人,并没有注意到苏拙。殿中只有一个大香炉,他慢慢走近。苏拙心道:“小雁儿为何要跑到这里?她想告诉我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目光瞥见神龛上香炉,自语道:“莫非……”说着合十向菩萨默念了几句:“罪过罪过……”随即手抓着香炉一脚,用力一带,那香炉“啪”一声便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声惊动了屋里所有人,苏拙忙向众人赔罪道:“抱歉抱歉……”一个老僧气冲冲走来,看见神龛上香炉打翻在地,忙向菩萨叩首,口中不住念佛。

    幸好那香炉是铜制,摔在地上也不会坏,但炉中香灰却撒了一地。苏拙忙去摸那一堆香灰,果然有一张纸,折了几折,藏在其中。他心中一惊,脱口道:“果然在这里!”

    苏拙将那张纸抓在手心,来不及去看,向那老僧赔笑道:“失礼失礼,还请大师恕罪,以后若有机会,必来为菩萨重塑金身……”说着便向庙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那老僧追不上他,只得由得他去,自行唤沙弥来收拾。苏拙刚出庙门,还未松一口气,警觉陡生,忙向旁边跃出半步,躲开一道凛冽寒光。

    苏拙刚站稳身形,就见前后左右已经站了四个黑衣人。面前一人手持钢刀,寒光闪闪,冷声道:“小子,把你刚才藏的东西交出来!”

    苏拙心里一动,暗想:“果然不出所料!”他笑了一声,顾左右而言他道:“我只不过打翻了庙里的香炉,报应不会来得这么快吧?”

    身后一人厉声道:“少废话,纳命来吧!”说着挥刀直朝着苏拙背心砍来。

    苏拙微微斜身,那刀便从身侧滑过。他脚下微转,足尖一勾,伸手在那人腰间一推。那人身形不稳,不由自主向旁边摔倒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见了苏拙这巧妙一招,再不敢大意,呼喝一声,一齐围了上来。再加上摔倒那人,一共四人围住苏拙身周,四刀齐砍。苏拙不慌不忙,脚下步伐流转,在四人之间倏忽来去。

    庙中香客僧侣听见几人打得热闹,纷纷躲在庙里,谁也不敢出来。只得院墙外“叮叮叮”刀剑相交之声不绝于耳,好似数十人乱斗,哪里知道这只是四把刀相护碰撞而已。

    苏拙借着灵巧身法,跃到一人身边,轻轻一拨他胳膊,那人手中的刀便向身边一人脑门砍去。被砍那人只得伸刀格挡,如此一来,倒好似这两人在相斗一般。苏拙经过几招,便知道这几人不过是一般庸手,根本不在他话下。

    苏拙不愿再纠缠,挥出四掌,穿过刀网,击在四人胸口。四人仰面摔倒,除了些微疼痛,却并没有受伤。四人翻身跳起,相护看了一眼,知道了苏拙的厉害。为首那人喝一声:“走!”四人便一齐向树林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苏拙也不去追,好整以暇拍了拍手,目视几人逃离方向,冷笑一声。突然树林里“嗖嗖”响动,眨眼间射出几枚银梭。苏拙一惊,想要拦阻,已然不及。

    那几枚银梭射入那四人咽喉,几人手捂着咽喉,叫也叫不出声,倒地而亡。苏拙上前一看,果然没有活口,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向树林方向看去,就见燕玲珑站在那里,身后华平牵着马缓缓而来。苏拙道:“你怎么把他们都杀了?”

    燕玲珑却反问道:“他们与雁儿的死定然脱不了干系,你为什么把他们都放了?”

    苏拙有些急躁,道:“我怎会不知他们与雁儿的死有关?可是他们不过是受人之命行事而已,如果不放他们离开,怎么查出幕后之人?”

    燕玲珑一时气结,她也知道自己出手莽撞了,但全是因为雁儿之死带来的打击。华平看着不忍,上前劝苏拙道:“好了,你也不要再说她了。你走之后,燕姑娘不放心你,才急忙赶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,说道:“我也不是责怪她……如今只有看看这东西能不能帮上忙了……”说着从袖中取出香灰中找出来的那折纸。

    燕玲珑就知道他还有办法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将纸上香灰吹净,道:“我在雁儿右手指甲中发现了香灰,便猜想她一定去过寺院。可是她为何要去寺院?而四海盟的人偷盗,一般是不会引起这么紧急的追捕的,那么抓她的人又有什么目的呢?于是我大胆猜测,雁儿一定是知道了那伙人的什么秘密,而她一定就是在这座观音庙里留下了线索。果然在神龛上的香炉中,我找到了这折纸。”说着将纸展开。

    华平惊道:“这似乎是一封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