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五卷 深宅大院 第十五章 恶有恶报
    诸葛铮忙命人下水去看,果然在凉亭底下发现一个包裹。取上来一看,正是一件贴身血衣和一柄短刀!苏拙微笑道:“拿这件血衣和凌风的身材比对一下,便可知道这件衣服就是他的。不知这个可不可以作为证据?”说着望向吕孝如。

    吕孝如哑口无言,灰溜溜躲到一边。诸葛铮奇怪道:“你怎么知道凶器和血衣在这凉亭下面?他又为何把这些物证留在这里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这很简单,凌风杀人之后,血衣和凶器无处可藏。这宅院里人多眼杂,一不小心就被看见了。而且他知道,第二天早上官差肯定要搜查,因此他不能藏在屋里。然而他又无法单独行动,将这些东西带出去,因为实在太惹眼了,会让人起疑。而这条水流进出之处都有铁网,以防水草进来,因此也不会由此扔出去。因此,就只有凉亭悬空的下面可以藏了!”

    诸葛铮信服点头,命人将血衣拿上前比对,凌风却突然道:“不必了!苏拙说的一点都没错,人是我杀的!”

    众人虽然从苏拙推理中知道了真情,此刻听凌风亲口承认,还是颇感震惊,想不到平素一个翩翩君子,居然会是弑父凶手。诸葛铮沉声问道:“你为何要杀自己的亲生父亲?”

    凌风凄然一笑,道:“他算是我的父亲吗?我这么多年来,尽心尽力为了凌家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?可是他偏偏只宠爱凌雨和凌雪这两个败家子!就因为我几笔生意失败了,他就要跑来金陵,想将家产传给凌霜!凌霜这么多年,为这个家做过什么?凭什么他来坐享其成,得到家产?”

    凌霜突然走上前,道:“大哥,你错了!我根本对凌家的家产没有兴趣。要是父亲真交给了我,我也会让给你的!”他早已解除了枷锁,只是有些虚弱,由苏琴扶着。

    凌风冷笑起来,道:“谁要你可怜!我的东西就要我自己争取!所以我要杀了他,我要冤枉你和凌雨!我要让你们都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沈夫人转过头,骂道:“疯了疯了!他真是疯了!”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道:“凌风,你太过偏激了,你选择了不相信自己的亲兄弟,却去相信吕康。只可惜你以为吕康在真心帮你么?他只是在利用你罢了!你可能还不知道吧?吕康不光跟你暗中有来往,与沈东来也是过从甚密呢。我想他是怕你成不了事,最后家产被凌雨夺取,于是便两头讨好,想两头得利呢!”

    凌风听完,怒火攻心,一张脸变得十分吓人。他怒视吕康,道:“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吕康心里有些怯了,慌不择言,道:“你横什么?人是你杀的,又不关我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心里明白了,怒道:“你逼我将一半家产都送给你,才答应帮我,想不到你根本是一个奸险小人!”话音刚落,凌风纵身而起,如一只大鸟一般,扑向吕康。

    苏拙脱口道:“原来那个会武功的人就是你!”

    吕康吓了一跳,忙向后躲藏。周围几个官差也顺势上前拦阻。秦雷见他还要行凶,便要出手,却被苏拙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秦雷不解地问:“你这是干什么?那个凌风可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!难道还让他作恶?”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,道:“我想凌风并不是狼心狗肺,他每晚在父亲灵前守灵,一定不是装的,他是诚心忏悔的!他只不过是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雷听了,也不禁叹了口气,握紧的拳头便松开了。诸葛铮哼了一声,道:“两个都不是好东西,到头来还不是狗咬狗,一嘴毛?”

    吕孝如却是一心担忧儿子,无心其他。他不断呼喝,让手下官差上前救吕康。谁知人越多,反而越手忙脚乱。凌风瞅准空当,一把将那柄凶器短刀抢到手里,再两个纵跃,一把揪住了吕康,将他挡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众人投鼠忌器,都不敢上前了。吕康早已吓得双腿发软,吕孝如也是面如土色。诸葛铮沉声道:“凌风,你不要乱来!”

    吕孝如更是颤颤道:“凌风,你放了我儿子,我就放你走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对这两人却是毫不理睬,只看着苏拙,道:“吕康虽然没有亲手杀人,但他犯的恶更深!”

    苏拙深有体会,但心里实在不愿凌风再造杀业,便道:“凌风,回头是岸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凄然一笑,道:“来不及了……”说着倒转短刀,一下刺入吕康胸口,双手再一使力,刀身穿透吕康胸膛,又刺入自己心窝。两人竟串在一起,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吕孝如一下瘫软在地,似乎傻了。众人也是大吃一惊,想不到凌风竟自杀了。苏拙怔怔不语,所受冲击也是不小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官差救了半天,谁也救不了了。诸葛铮长叹一声,只说了一句话: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……”

    旁人都是心有同感,只是碍于吕孝如在场,没能说出口。诸葛铮过了一会儿又对吕孝如道:“吕知府,吕康暗中做这些事,你不会全不知情吧?我想,这个包庇之罪是逃不了的了!”

    吕孝如却什么也没说,呆呆望着吕康尸身。吕康终究是他独子,如今死了,吕孝如的心也死了。他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多岁,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凌霜上前,轻轻为凌风合上眼睛,深深叹了口气。兄弟之情,虽然有过误会,但是终究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只有沈夫人忽然笑道:“如今真凶也死了,凌霜根本不能算凌家人。我们又有老爷的遗嘱,这家业就是雨儿的了!”

    旁人纷纷侧目而视,心中对她十分鄙夷。苏拙冷冷一笑,道:“你的那份遗嘱,根本就是伪造的!”

    沈夫人一愣,怒道: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苏拙淡淡道:“你以为你能瞒过我吗?你很早就开始筹划伪造这份遗嘱了,证据就在这两本帐册里!”说着取出那两本帐册,道:“这是凌至善生前记账的册子,都是他亲手所书。你正是利用苏纸轻薄的特点,蒙在这本帐册上,描出来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