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五卷 深宅大院 第十四章 案情
    众人都一惊,凌风更是大惊失色,茫然道:“苏公子,你……你不要乱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冷笑一声,道:“我是不是在胡说,想必你应该心知肚明吧!你确实非常聪明,差点就将我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雷突然大声道:“苏老弟,你就别卖关子了,快说吧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好!说来真是惭愧,我虽与凌霜相交,却从没过问过他的家事。于是我就让华平去凌家老宅查问,这才得知,凌霜在家既不得兄长爱护,因为母亲因为生他而亡。同时凌至善宠爱凌雨凌雪,凌霜又受这两人欺侮。因此他才留在金陵,常年不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而凌至善这次来金陵,就是为了看这个老二有没有出息,因为他想找一个继承人!从凌家管家处得知,凌风这几年所做,凌至善并不满意。而凌雨不过是个纨绔子弟,凌老爷也不至于糊涂到传给他家产,因此才想到了凌霜。本来此行只有他一人,后来沈夫人要求同行,凌风也想同行,打理父亲生活起居。”

    苏拙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其实,早在这个时候,凌风就想好了后面的事。凌老爷身体不好,不能饮酒。昨夜我验尸时也发现了他面色蜡黄,身形消瘦,这是肝气郁结之症。凌老爷只要沾酒,就会难受。我猜想,在事发那夜,凌至善原本嘱咐过凌风,将他的酒壶中换成白水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他喝下第一杯,就觉出不对。杯子里不是水,而是真正的酒。但是当时宴席上有贵宾,他不好揭穿。凌至善只得硬着头皮,喝下几杯酒。然而他身体却支撑不住,便叫起凌风,让他扶自己回房休息。他本想责备凌风一顿,谁知身体实在难受,竟不知凌风根本没有带他回房,而是到了这后园中。在这里,凌风拿出准备好的剔骨尖刀,杀死了自己的父亲!”

    诸葛铮一惊,道:“你是说案发地点其实是在后园里?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不错!当时检查,这房间中没有多少血迹,与尸体伤口根本不合。而这宅院中也没有其他地方有血迹,只有后园有一条从院外河里引来的小溪,又从后墙流出院外。如果血流到水里,流出院子,在夜里就神不知鬼不觉了!”

    “凌风在水边杀人之后,让血都流到水里,而后抱起尸体,回到凌至善的房间。而后做好一切机关设计,便回到前厅。此时凌霜已有些醉了,你便谎称凌至善留他在此住宿,又告诉了他房间。在此,你故意没说清楚,只含糊地说了个走廊左边,因为你知道他一定会搞错的!”

    “凌霜酒量不弱,但为何那晚会醉的那么厉害?因为啦凌风早已在他酒里做了手脚,而且也只有在此打理一切的凌风能办到。因此凌霜才会一直昏昏沉沉,以至于弄错房间。原本凌风是要亲自将凌霜叫到后园的,谁知沈夫人恰好帮了他这个忙,更是正中下怀,因为你也是要嫁祸他们的!于是一切按照你的计划进行,凌霜被认定为犯人。而此时吕康便出现了,将这潭水搅得更加浑浊!”

    吕康一愣,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,我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苏拙冷笑道:“吕康,你不要抵赖。你在那晚的酒席上去了趟茅厕,正是凌风扶凌老爷回房的时候吧?如果我猜的没错,你一定看到了凌风的某些行动。当时你并不知详情,第二天得知凌至善身亡,才恍然大悟,于是你以此要挟凌风。我想,要挟的内容一定是跟凌家家产有关。凌风同意后,你便又开始为他出谋划策,要借机再除掉沈夫人和凌雨,因为他们是凌风顺利继承家产的阻碍!”

    苏拙说完这番话,所有人都吃了一惊。吕孝如瞧了独子一眼,心中惴惴。沈东来等人更是惊愕万分,手指着吕康,说不出话来。吕康怒道:“胡说!胡说!”

    诸葛铮冷冷道:“他是不是胡说,自有大家评断!苏拙,接着说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凌风并不知道凌霜有我这么个朋友,只有吕康会想起这招来。他联系上苏琴姑娘,表示能找到我。于是苏琴自然求他给我带封信,要我赶来救凌霜。他们想利用我来查案,将真凶指认为凌雨和沈夫人。而吕知府早已将此案上报刑部,要求对凌霜立即行刑。这样一来,我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洗脱凌霜冤情。凌霜冤死,凌雨又会被查为真凶,便无人再跟凌风争夺家产了!”

    “因此,你们才会暗中派人监视我,要了解我查案的进程,好做下手脚。而且这宅里的下人丫鬟也对我盯得很紧,一旦找不到我了,就很紧张。如果不是凌风交代过,又怎么会这样呢?而我第一天来这里,其实凌风早就知道了。他故意装作不认识我,还委托我帮凌霜洗清罪名,就是想让我不会怀疑到他头上。只可惜我知道了这凌兄弟原本就不和,多年不来往的关系后,凌风的这一番做法就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!”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你猜到我一定会对这间宅子进行搜查的。于是你便躲了出去,让我随便看,随便找,因为你不怕查。事实也证明,你房间里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查的。反倒是凌雨房间里有这么一件破烂衣裳。可是你还是棋差一招了,这件衣服上的破绽我已说过了。第二个破绽就是你的房间!你为何会不住西进第一间,让它空着?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?似乎你特意为凌霜留了一间房间,而且还知道他一定会在此留宿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疑点,你的房间太干净了,太让人放心了!这么热的天,每天都要换洗衣服。而你的换洗衣服只有一套,不仅不符合你这个凌家公子的身份,也与事实不合。当然,那是因为你杀人时,一身衣服染上血迹,你只能藏起来。而且为了让我相信你没有疑点,你也尽可能将屋里东西都收拾了,只可惜你做得太过啦!”

    “所有这一切设计,只有你能办到。从选择宅院,到安排酒宴,再到设计陷害,只有你有条件能做到。你说,凶手不是你,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苏拙说完,所有人都沉默下来,只听凌风忽然“哈哈哈”笑了起来。他淡淡说道:“苏拙,你太可怕了……我最后悔对我一件事,就是听信了吕康的话,将你拖进了这潭水里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铮沉声道:“这么说,你承认是你杀人,还设计嫁祸给别人了?”

    吕孝如突然道:“可是这推理虽然合情合理……但是,毕竟没有则什么确凿的证据啊……而且,这个凶器也没找到,不能算圆满啊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铮刚要说话,苏拙却笑道:“吕知府,你要证据,我就给你证据!凌风杀人的血衣和凶器,就在那座凉亭底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