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五卷 深宅大院 第十三章 真凶
    吕孝如听诸葛铮口气,竟是也觉得凌霜之案有蹊跷。他忙道:“可是当时房门反锁,屋里只有凌霜一人,不是他杀的,还能有谁能杀人之后,再反锁房门?再说,凌霜自己有房不睡,为何跑到其父房中?”

    诸葛铮眉头紧皱,沉吟道:“是啊……确实很奇怪……”他抬头问苏拙道:“苏拙,你看这事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我刚到金陵,曾进牢询问过凌霜案情。事情确如案卷上所写,凌霜独自在其父房中,而且房门反锁。然而此事之中却有蹊跷。大家随我来!”说着领着堂内众人出门转到走廊上。

    众人站在走廊这头,向对面望去,并没有什么奇怪。苏拙道:“这间宅子是凌老爷来金陵时,凌风租的,凌霜也从来没来过。案发当晚,这里宴客,其中来客就有沈东来和吕康。在席上凌老爷喝了几杯酒,便有些不适,由大公子扶回房休息,由沈夫人和凌霜待客。”

    凌风点头道:“确实有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凌霜也多喝了两杯,有些醉酒。凌老爷让凌风留他在这里睡,凌风转告了凌霜此事,并且告诉凌霜,他的房间在走廊左手边第一间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凌风和凌霜同时点头,吕孝如冷哼一声,道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呢?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道:“我想说的是,事情就出在这里!凌风当时醉酒,昏昏沉沉,只记得一句话,就是走廊左边第一间。他正要回房去睡,却在走廊岔路这里被后园中的沈夫人叫住,到后园亭中说了番话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道:“确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苏拙又道:“然而凌霜从后园离去,想回房间,依然只记得走廊左边这一句。这座院子是坐北朝南,左右对称的。从走廊南边看,左边就在西进,而从后园那边看,左边却是东进。于是凌霜就这样走进了东进,凌老爷那间屋子!”

    诸葛铮和吕孝如等人来回看了两遍,果然如苏拙所说,而且走廊两头到厢房距离相近,晚上很容易看错。诸葛铮叹口气道:“原来是这样,凌霜无意走错房间,竟惹出了这么一场官司。那房门反锁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这就是真凶设好的一条计策了。”说着将大家带到了凌至善的房间。他接着说道:“在这间房里,我已经将凶手设下的机关重新设好,大家在房中细看。”

    苏拙说着,将桌上蜡烛点燃。众人只见一条白布条连着桌脚,另一头系在门后门栓上。苏拙将门关上,将蜡烛放在布条旁边。过不多久,蜡烛烧到布条。只见布条受热之后,立马燃了起来,迅速化为了一团黑灰。而那门栓没了布条拉扯,“咔嗒”一下落了下来,正好将门锁上了。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议论纷纷,道:“原来是这样,真是匪夷所思啊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我问过打扫房间的杨大志,在第二日,确实在地上扫起了许多这样的黑灰,就是这种布条燃烧所致。而桌上这根蜡烛也是燃烧尽了,第二日换的新的。这些都可证明这个密室形成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吕孝如还想找些疑点反驳,道:“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,可是这也不能证明凶手就不是凌霜。说不定这些就是他设计的呢?不然他错走到这间房中,怎么会没看见凌至善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其实当凌霜回到这间房时,凌老爷就在房中,不过不是他的人,而是尸体!凌霜进房时,凌老爷已经死了。当时他就被凶手用那样的布条绑着,绕过房梁,吊在半空,凌霜这才没看到尸体。而后凶手趁凌霜昏睡,点燃蜡烛,关好房门。等蜡烛烧到布条,就会放生刚才我们见到的一幕,房门被栓,尸体落到地上!”

    诸葛铮断案多年,此时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如此设计,真是骇人听闻。吕孝如有些急,道:“这全是你的猜测,根本没有证据!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谁说我没有证据?第一,房梁上本是落满灰尘的,此刻却有几道干净痕迹,这就是布条挂在上面,擦干净的。第二,这条门栓有一道熏烤的痕迹,说明就是那条布条燃烧所致。第三,昨夜我开棺验尸,发现凌老爷胸腹处有肋骨骨折,这根本不可能是与凶手搏斗产生,因为没有听见动静。这处骨折是尸体从半空落下时摔断的!”

    苏拙一番话,彻底使吕孝如哑口无言,再无力反驳。诸葛铮点点头,道:“虽然你私自开人家棺椁,不过你也查出了事情真相,也算功过相抵吧。不过你现在还没有什么物证证明,而且那些什么布条又是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这正是我要给大家看的第一个证据!”说着从怀中拿出那件破烂衣衫,道:“这些布条就是从这件衣服上撕下的。这衣服布料可不一般,不但坚韧非常,而且轻薄凉爽,正是凌家绸庄特产的名贵布料,专供达官贵人夏日所穿。只是有一点,这布料遇火就会立即燃烧,化为黑灰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”

    诸葛铮忙问:“这件衣服是哪里找到的?”

    苏拙向凌雨看了一眼,道:“这是前晚我在凌雨的房间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眼光全看向凌雨,凌雨一怔,怒道:“胡说,我根本没有这件衣服!”

    诸葛铮突然道:“我明白了!如果这件衣服真是在凌雨房中找到的,那么凶手应该就是沈夫人和凌雨!那也沈夫人故意叫住凌霜,不但设计使他走错房间,也为凌雨杀人设机关留下时间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大人推断得一点也不错,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。特别是看到沈夫人伙同沈东来,竭力要夺取本该由凌风继承的家产时,我更相信这件事是他们设计的。然而这里面却有一个很大的破绽!”

    诸葛铮问道:“什么破绽?”

    苏拙将那件衣服交给他,反问道:“大人看看这件衣服有什么奇怪之处?”

    诸葛铮看了片刻,茫然摇头。苏拙解释道:“如果凶手是专门找的的一块布料,那么没必要做成衣服。既然做成了衣服,一定就是为了穿在身上,杀人时正好派上用场。可是这件衣服太干净了!如今是炎炎夏日,如果这件衣服穿在身上,如何会没有汗渍汗味?而衣服却很干净,凶手自然不可能第二日将这件烂衣服洗干净。因此这件衣服根本就不是凌雨穿着的,而是有人故意要设计嫁祸给他!”

    诸葛铮一惊,道:“这个凶手也真是费尽心思了!那么真凶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苏拙伸手指向一人,道:“凶手就是你,凌风凌大公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