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卷第二十章 夜半时分暗流涌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小环依言带着书信走后,苏拙驾着马车,又回到城里,在最热闹的街道上转了几圈。【w】他这么做,就是想要吸引躲在暗处的敌人的注意,为小环的行动做掩护。

    直到三更已过,街道上开始冷清起来,苏拙这才回到杨柳山庄。管事的仍然没有休息,提着一盏灯笼,似乎在专程等苏拙一般。苏拙不敢把尸体搬进庄里,只得将马车停在庄后,将车门关好。

    他接过管事手中的灯笼,自行往居住的那间小院而去。苏拙再次回到杨柳山庄,才想起来今日黄昏时听到的那阵曲子。

    今天忙了一晚上,早把寻访高人的想法忘得一干二净。此刻已是半夜,自然也不适合去打扰别人。苏拙只得摇头作罢。

    他提着灯笼,绕过几条回廊。一路上并没有遇到旁人,一直走到那座小院的月门口。苏拙忽然顿住了脚步,只因他看见院中已经坐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似乎一直在等他,眼睛始终看着门口,见到灯火,便已经站起身。

    苏拙虽看不清对方的脸,但从这人的身形和气度上,已经猜出了他是谁。苏拙只是犹豫了片刻,便迈步走进院中。

    那人开口道:“你终于回来了!我等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果然是马平川。苏拙径直上前,笑道:“让马兄挂心了,小弟实在是过意不去!”

    马平川脸上并无笑意,道:“能让那么多人出手杀你,你当真只是个读书人么?”

    苏拙一脸平静,反问道:“马兄以为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马平川凝视着苏拙,道:“我马平川虽然没有见过世面,却不是傻子!今天侯兄弟表现反常,每当牛汉想要说这次决战的事,侯前便会阻止他。再加上晚间那伙人对你的追杀。我早该想到,你根本不是什么教书先生,而是苏拙!”

    苏拙被他猜到身份,并没有感觉吃惊。他反而在马平川对面坐下,淡淡道:“马师傅,你之所以半夜一个人来找我,是不是担心我会对你的两位朋友不利?你又担心,如果告诉了他们真相,他们会忍不住来与我作对?”

    马平川面色变了变,自己的心思全被苏拙猜中。

    苏拙摆摆手,请马平川坐下,笑道:“马师傅猜得不错,我就是苏拙!”

    马平川刚坐下,又腾地站起身,惊道:“你果然就是苏拙!真想不到、真想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说了几个想不到,心中兀自惊骇难平。苏拙笑了笑,道:“马师傅不必如此担心,我并不会对你们怎么样!”

    苏拙的笑容能给人镇定的感觉。马平川缓缓平复心绪,道:“苏拙,你几次接近我们,到底想要怎样?我们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。这次与别人一样,都是来瞧瞧热闹!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马师傅莫非忘了,今天可是你们来找我的!”

    马平川一窒,细细一想,果然没错。他们虽与苏拙两次相遇,但苏拙从来没有主动接近过他们。马平川怔了半晌,茫然坐下,叹道:“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住在这里……你不是住在西岳楼么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笑了笑,眼中寒芒闪现,冷然道:“住在西岳楼的,是另一个苏拙!”

    马平川一愣,另一个苏拙?他是不由得糊涂了,这世上难道有两个苏拙?他虽有疑惑,却一时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苏拙知道他心中所想,道:“马师傅,我敬重你是正人君子,便对你说实话吧。你们听到的那些江湖流言,那个苏拙做下的事情,都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我!”

    于是苏拙将这两月来,流落无双岛、遇到易容高手的事情略略说了,只是将龙入海等人的名字略去不提。他将多日来积压在心头,不可对人言的话都说了出来,顿时感觉轻松许多。苏拙看着马平川,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。这些话怎么会对他说出来?

    马平川愣愣地听他说完,张开的嘴一时竟有些合不拢。他从未听过如此匪夷所思之事,更想不到这世上会有人能精心策划这样大的一场阴谋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马平川才道:“苏拙,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苏拙瞧他脸色,知道他依然难以相信,也没有勉强,轻轻一笑,道:“你觉得我是在撒谎?”

    马平川皱眉道:“苏拙,你说的话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。什么样的人,才能策划出这样的阴谋呢?”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道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接着道:“不过我可以肯定,这人的目的绝不仅仅是诬陷我这么简单。他的阴谋,远远比这个要大得多!”

    马平川倒吸了一口凉气,正准备说话。苏拙忽然弯腰拾起地上一枚石子,冷冷道:“鬼鬼祟祟,想做什么?”话音刚落,他手中的石子忽然激射而出,正向院中一棵大树射去。

    那树枝叶繁茂,郁郁葱葱。石子没入树叶,忽听得一声惨呼。一个黑衣人影忽然从树顶摔落下来。苏拙的石子并没有取他性命,然而黑衣人从三四丈高的树上摔下,顿时摔了个脑浆迸裂,命绝当场。

    马平川心中剧震,这人隐在树上,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发觉。而苏拙不但能感觉到有人,还能在暗夜中准确用石子击中那人。单单是这份功力,就已经强过自己不少。

    苏拙紧皱着眉头,上前摘下黑衣人面上的黑巾。这人的相貌十分陌生,但他这一身穿着打扮,苏拙却再熟悉不过。今晚追杀婢女小环的,不也是这帮人么?

    苏拙沉思了半晌,忽然面色一变,脱口叫道:“不好!”

    马平川疑惑道:“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苏拙没有回答,而是问道:“牛汉侯前的房间在哪里?”

    马平川脸色也忽然变了,他起身就跑,边跑边问:“黑衣人是来杀我们的?”

    他原本还以为这黑衣人是来伺机杀苏拙的,经苏拙一提醒,才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。侯前牛汉两人都喝了不少酒,早早睡下。若是有人来暗杀,他们根本没有抵挡之力。

    两人匆匆奔回马平川三人居住的小院,马平川喊道:“侯兄弟!牛兄弟!”

    然而没有人回答他。马平川一把推开一间黑漆漆的房间,一股血腥味道扑鼻而来。苏拙心一沉,找到火折子点亮蜡烛。

    这是侯前的屋子,而侯前此刻正躺在床上,脖颈间被切开一道口子,鲜血顺着床沿,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机灵如侯前,都已被杀害,那么有些木讷的牛汉,当然也不可能幸免了!马平川一时悲痛不已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/br></br>公告: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(按住三秒复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