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五卷 深宅大院 第十二章 原委
    天色已黑,苏拙却还坐在凉亭里苦苦思索。燕玲珑忽然出现在眼前,道:“他们来了!”

    苏拙把手一拦,自语道:“应该就在这里了……”说着站到小溪边,伏在地上,向着凉亭看了一阵,脸上终于露出笑容。他起身冲燕玲珑道:“走!我们去将真凶揪出来!”

    燕玲珑却摇摇头,笑道:“我是贼,外面的都是官儿。我怎么能去见他们?”

    苏拙哈哈一笑,也不强求,整整衣衫,大步向前院偏厅走去。

    偏厅里,吕孝如已经将大理寺卿诸葛铮迎了进来,请他在上手坐了。堂上所有人都恭敬站起,偷眼瞧着这个大官儿。吕孝如躬身行礼道:“诸葛大人,不知您何时到的金陵,下官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收到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铮国字脸,面色有些黝黑,看着吓人,说起话来却十分和气,道:“我也是紧赶慢赶,一路上歇都没歇,此时才赶到啊!”

    吕孝如一怔,问道:“不知大人这么着急来次,有什么要紧事?”

    诸葛铮笑道:“还不是就为了凌家这件案子?吕大人有所不知吧?我从前做金陵知府时,秦雷就是我的部下。这次就是他来相求,我才赶来的。”

    吕孝如一惊,看了一眼诸葛铮身旁的秦雷,支支吾吾道:“下官着实不知秦捕头与大人还有这一层关系……不过……下官查知,秦雷正是此案的从犯,正要将他逮捕归案!”

    诸葛铮一愣,向秦雷看了一眼。秦雷更是瞠目结舌,大声道:“吕……吕大人,这话从何说来?半月前是你派我去越州办差,我走后,凌家才出了事。这怎么跟我扯上关系了?”

    吕孝如心里一惊,暗叫:“不好,中计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苏拙哈哈一笑,走进堂中,道:“苏拙见过诸葛大人!”

    诸葛铮道:“你就是苏拙?看来这里的事只有你能给我解释解释了?”

    秦雷上前道:“苏老弟,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的就成了从犯了?”

    苏拙伸手拦住他,向众人看了一眼,有的已经猜到,更多人还蒙在鼓里。他轻轻一笑,道:“秦大哥莫怪,小弟出此下策,全是为了救凌霜。”

    诸葛铮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不快快道来!”

    吕孝如有心要阻止苏拙说话,但又碍于诸葛铮在一边,心里真是一团乱麻。苏拙道:“原本凌霜一案,今日午时就要行刑。我虽知道凌霜是被冤枉,奈何此案已被吕知府定为铁案。我孤掌难鸣,只能兵行险招。我知道吕知府向来视秦捕头为眼中钉,欲除之而后快。于是便谎称秦雷是本案从犯,让吕知府延迟行刑,这才救下了凌霜一命!而早在我来金陵时,听说秦捕头正好外出了,就觉得此事有蹊跷,便托人赶紧给秦捕头送去消息。幸好他也已听说了此事,正在往回赶,这才赶上了!”

    他这一解释,众人才恍然大悟。沈东来道:“怪不得秦雷来见我说有十万火急的事,今日一定要赶过来,原来都是你的安排!”

    苏琴明白了事情原委,不禁暗自惭愧,恨自己错怪了苏拙。沈东来、吕康等人见苏拙又得计,恨得牙痒痒,可惜此刻有诸葛铮在场,再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吕孝如干笑道:“苏公子果然好计策!”话音却充满刻骨深仇。

    诸葛铮道:“嗯,虽然你是救人心切,但你怎知凌霜就是被冤枉的?若是你不找出证据来,我可不能饶你!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此事要从头说起。早在四五日之前,我刚出长安城,有一人给我一封信,就是这位苏琴姑娘给我的信。”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封信,接着道:“这封信只有四个字,就是凌霜有难!当时我不及多想,便要赶来金陵。但是我却有些奇怪,我行踪不定,这位当红的金陵歌伎怎么会派人传信给我?”

    诸葛铮也点点头,感觉确实有蹊跷。苏拙接着说道:“当时我便想起金陵一位高人,也就是吕知府的公子,吕康!早在几个月之前,我还曾经在这位吕公子手底下吃过暗亏,所以不得不对他留个心眼。我猜想,一定是吕公子知道我的行踪,苏琴姑娘才去求他帮忙找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突然对苏琴发问,苏琴没有犹豫,便点点头。苏拙又道:“既然我心里有了怀疑,便不能不防。于是我让一位好友替我先赶到姑苏凌家老宅,查一查凌霜到底发生何事,而我则独自往金陵赶。然而一路上,我总觉得有人暗中跟着,后来我才想到就是那个送信之人,他必定是吕康的人!”

    吕康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胡言乱语,本公子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苏拙淡然一笑,冲屋外喊道:“华平,进来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华平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黑衣人进屋。苏拙造就知道是燕玲珑擒住了此人,让华平带了来。苏琴一见那人面,惊呼道:“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这就是给我送信之人,也就是这些时日以来一直暗中监视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诸葛铮厉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人畏畏缩缩,不敢说慌,道:“小人名叫金阳,是吕公子的门客……”

    吕康怒道:“胡说八道!我根本不认识这人,苏拙,你随便找个人来诬陷我么?我为何要监视你?”

    苏拙不以为意,笑道:“你不承认也罢,你知道我查案子有些门道,便想让这人时时给你报告我的进展,你也好从中做梗,从中牟利!不过,想来他也没给你报告过什么有用的事情吧?因为我还有一位更高明的朋友再帮我,这些都是你没料到的吧?”

    吕康哼了一声,被苏拙说中心事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苏拙又道:“因为得知有人跟踪,我只能暗中查探,又暗中摆脱朋友,这才能查到真相,而又不让别人知晓,免得再蹈一次仁济寺的覆辙!”

    诸葛铮道:“你说了这么多,也没说清楚凌霜为何是被冤枉的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其实此事原本很简单,大人试想,凌霜若是凶手,为何会将自己关在凶案现场,等着人来抓?而且凌霜当时身上并没有血迹,他是临时来次,没有更换的衣裳,那么怎么会身上不沾染一点血迹呢?第三,凶手杀人用的凶器也不翼而飞,根本不在凌霜身上。有这些疑点,难道还不能怀疑凌霜是被人冤枉的?”

    诸葛铮点点头,眉头紧锁,从书吏手中拿过此案卷宗,慢慢看去,半晌悠悠道:“不错,确实很有问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