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五卷 深宅大院 第四章 女贼玲珑
    这一天来所见所听,一一在苏拙脑海中闪过。凌家家大业大,凌老爷在世,一切都是无限风光。如今他死了,家中的人便蠢蠢欲动。几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兄妹,还有那个夫人,他们心里都在想些什么?凌霜所言漏洞百出,可是他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父亲?而且杀人之后不但不逃,还要留在房中被人发现?这些都太奇怪了。还有这个宅院,为什么凌霜会出现在凌老爷的房间?到底是他在说谎,还是其他所有人串谋?

    一个个问题都难以解答,所为关心则乱,苏拙毕竟与凌霜有些交情,心里自然偏向于他。但是众口一辞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当然,还有那一双似有似无得眼睛,一双自从苏拙进入金陵城,就若隐若现的眼睛。

    苏拙一言不发,将自己泡在水里一下午,直到整桶水都凉透了。手脚也泡得发白起皮,他这才爬出来,换上一身干净衣服,顿时觉得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苏拙走出房间,便有下人立即进来收拾。他心中不禁感叹,有钱真好。当然,他心里却比谁都清楚,有钱也不好。因为风光的是钱,凄凉的是自己。就像此刻凌老爷的灵堂,空空荡荡。凌风出去办事,到现在也未回来。而那位夫人带着两个孩子,更是不知会不会再回来了。只剩下凌老爷的灵柩,孤零零躺在屋里。

    苏拙在灵堂里站了半天,也没人回来。他绕着灵柩转了两圈,心中寻思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想着想着,他不自觉又转到了凌至善那间屋子。

    苏拙左右看看无人,推门进屋,转身就将房门关上。他轻轻挂上门内的搭扣,房门便锁了起来。苏拙暗道:“当天房门就是这样关的么?”

    突然他感觉搭扣触手有些异样,凑近一看,原来竟是烤焦了一小段,不知是怎么回事。苏拙不以为意,坐在椅子上,心道:“前后窗户虽然开着,但是都蒙着纱幔,轻轻一扯就会破裂。房门从内上锁之后,这间屋子就是一个密室。那么灵老爷子的尸体是怎么放进屋的?凶手又是如何做到将房门反锁的?凌霜为何会进这间屋子?

    苏拙独自坐在屋里苦思冥想,也难以捉摸其中关键。直到夜幕降临,凌家一家人居然谁也没有回来。苏拙不禁有些奇怪,正想出门看看,突然只听房门“笃笃”敲了两声,却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苏拙暗自提防,轻声问道: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一个女子声音:“是我!”

    苏拙听见门外人的声音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轻声道:“你终于来了!”说着起身开门。

    门刚打开一半,窜进来一个人影,在月光下显出娇小的身形,身着黑衣,似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。她如一阵风般,闪身进屋。苏拙两鬓被她这阵风拂起的发丝还没落下,她已经坐在了方才苏拙坐过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苏拙无奈笑笑,重又将门关上。那女子开口道:“苏拙,一别数年,也没见你找我。如今遇到麻烦,才想起我来?”

    苏拙却答非所问地说道:“怎么没想你?去年我在湘西碰到件杀人的案子,我第一个就想到你,只有你有那样的轻功杀人!”

    女子啐了一口,道:“怎么好事不想到我?”

    苏拙哈哈一笑,道:“你来的时候,发现什么人了没?”

    女子冷笑一声,道:“你摊上什么事了?居然会有人寸步不离监视着你,而且还是个高手!不过我刚刚过去打了个招呼,他这会儿在屋顶好好睡着呢!”

    苏拙有些担忧,道:“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女子淡淡道:“你三天不眠不休,他自然也没好好休息。等他这一觉醒来,根本记不住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拙一惊,恍然道:“我真是大意了,监视我的人就是那个送信的!”

    女子却开心地“咯咯”笑了起来,道:“原来也有人能骗过你苏拙这双贼眼,真是有意思!”

    苏拙无奈摇摇头,笑道:“我苏拙是狗眼、猪眼,却不是贼眼。这贼眼应该说你才是,江湖第一女飞贼,燕玲珑!”

    燕玲珑腾身而起,在苏拙头上敲了一个爆栗,转眼又回到原处。苏拙根本也躲避不了,也没想着能躲避,足见女子身手快到何等地步。但两人脸上一点着恼的神色也没有,倒像是多年的好友调笑一般。

    燕玲珑笑骂道:“你这小子!你的轻功是我教的,我好歹也算是你的长辈了吧?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?”

    苏拙起身,抱拳恭敬行了一礼,脸上却笑嘻嘻地,说道:“玲珑姐教训的是,小弟知错。”

    燕玲珑摆摆手,问道:“凌霜到底犯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苏拙听她提起,心头便沉重起来,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我拜托你的事怎样了?”

    燕玲珑不答反问道:“在姑苏给我留记号的那个呆子是谁?你从哪儿找来的?”

    苏拙一愣,笑道:“你是说华平?他是我的朋友,是我拜托他去凌家的。我虽与凌霜相识多年,却从没问过他家中的事情,因此要先了解一番。”

    燕玲珑道:“他能查到的都已经查到了,一五一十都跟我交代清楚。我先行赶来告诉你,他随后就到。目前凌家人都在金陵,老宅只剩下一个老管家和下人。灵堂已布置好了,只等这边事了,扶灵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时间不多,捡紧要的说。”

    燕玲珑道:“华平毕竟是外人,那个老管家也是个下人,能问出来的也不多。凌至善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,分别取名风霜雨雪。其中长子凌风、次子凌霜是原配夏夫人所生。夏夫人生凌霜时便难产而死,凌至善后来才娶了现今这位沈夫人。她是金陵富商沈东来的亲妹妹,为凌至善生下一儿一女。”

    苏拙若有所思,道:“这几人我已经见识过了。”

    燕玲珑又道:“凌至善此行来金陵,说是处理生意上的事,因此并没打算带多少人来。可是不知怎的,先是沈夫人以省亲为借口,带着子女同行而来。凌风也说要沿途照料,跟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苏拙疑惑道:“只怕没这么简单吧?凌至善不过来金陵一趟,凌风和沈夫人却好像十分紧张?”

    燕玲珑笑道:“你猜得不错!据那老管家悄悄告诉华平,凌至善此行其实是来看凌霜的。听说凌至善近来身体不好,正打算找接班人继承家业!他听说凌霜在金陵干得不错,便想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拙寻思道:“这么一说,我倒有些奇怪了,为何凌霜会一个人留在金陵,长年也不回家?”

    燕玲珑斜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做了你苏拙的朋友,可真没什么好处!听说当年夏夫人生下凌霜,便去世了。凌至善和凌风都对他十分厌恶,很不待见凌霜。后来沈夫人生了凌雨凌雪,凌至善对这两人十分宠爱,也就养成了两人飞扬跋扈的性子。凌霜在家受气不过,便在十多岁时,跟着师父苦禅和尚走了,后来才到金陵。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自语道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凌至善到老了突然想起了凌霜,莫非凌风不合他心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