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四卷 唐诗杀人 第十四章 凶手
    苏拙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于是我将计就计,假装是万章的人,要嫁祸给刘忠,再害他性命。他当时醉得迷糊,自然全当了真。到第二日,刘忠回到军营。我知他必然会通知另外几位将军商议此事。而他们为免嫌疑,不会当晚就聚会,肯定得等到今天白天。于是我让华平先将大将军引回来,再去刘忠等人军中报信,说万章意图造反,对几位将军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众军士听到消息,自然要赶来相助,而我则去到万章府上报信,说刘忠等人要将他的事情揭发,劝他先下手为强。于是便有了大将军看到的一幕。我做这一切,只是为了揭露万章的恶行,希望大将军明断!”

    王成脸色阴沉,许久没有说出一句话。众人也不敢多嘴,生怕触了他诗的逆鳞。万章早已跪倒在地,浑身打颤。王成望着他,沉声道:“万章,他们说的都是真的?你真偷了府库里的银子?”

    万章知道再难抵赖,不住磕头,求道:“大将军饶命……大将军饶命……我是一时糊涂……”

    王成怒道:“哼,贪污军饷,你还想饶命?来人,将万章收押狱中,待此事一干人犯查明,一起治罪!刘忠等人虽然并未谋反,但知情不报,与万章有串通之嫌,先行革去职位,收入狱中。”他起身对苏拙和华平道:“至于你们两个,虽然引起骚乱,但并未出大祸。而且帮助本将军破获了这件案子,也算大功一件。苏拙不是军中之人,我无法赏你。华平嘛,你是被冤枉的,我就免去先前的处罚,返还没收的金银,另外再擢升你为偏将。”

    华平喜出望外,行礼道谢。苏拙笑嘻嘻望着他,也感高兴。几名军士上前,将万章等人五花大绑,就要押下去。苏拙忙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王成一愣,道:“怎么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将军别误会,我并不是不满意。而是今天还有一件案子要了结,万章还应该留下来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王成也起了兴致,问道:“难道他还犯了其他案子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走到万章身边,道:“万章,其实你可知道,我今天设计你们这场戏,虽说揭发了你,其实也救了你一命啊!”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不解,万章更是疑惑。他此时对苏拙充满仇恨,怎么会相信他会救自己一命?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万章,你今天若不是收了我的信,一定会去赌马场,对不对?而那里就会是你的葬身之处!”

    众人大吃一惊,刘问天明白过来,起身道:“哦!苏公子,你是说那件连环杀人案?不错,凶手确实想对万长史……万章下手,但是我们已经派了衙役跟随保护了!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刘大人你错了,你派去的人根本无法保护万章。因为凶手就是……”说着,他伸手指向大堂一角站着的一人,大声道:“凶手就是他!卓武,卓捕头!”

    苏拙话音刚落,屋里所有人都一愣。卓武更是惊愕万分,道:“什么?凶手是……我?苏公子,你别开玩笑了!”

    苏拙正色道:“我没有开玩笑!那个杀了三个人,还想继续杀万章的人就是你!万章是你最后一个目标,你就是准备今天在赌马场杀了他。因为万章府上守卫森严,你没有机会下手,只能找这个机会。当然,你杀了他之后,也不准备隐瞒了。因为光天化日,当着那么多人面杀人,一定逃不了。我想你是准备自尽吧?”

    刘问天一时摸不着头脑,疑惑道:“苏公子,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卓武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一开始我也没有怀疑到卓捕头,可是有几个疑点,令我不得不怀疑到他。第一,赵言死的那天夜里,据孙小六所说,有一个穿着奇怪的人来拜访赵言,与赵言聊了很久。可是那里是在西市,人来人往,即使是夜晚关门的时候,街上店铺也有许多人。那么怎么会有一个穿着奇怪的人走过,而没有引起别人注意呢?而且几名死者都是死在刀下,现场没有凶器,说明这个凶手随身带着刀,这更应该惹人注目才对。因为这点,我也曾怀疑,凶手是赵言店中的孙小六。因为只有他有杀人的机会,又不引人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样无法解释第二个疑点,那就是刘文中尸体下面那首诗,所用手法改变了。而且我观察过,在诗句开头有一块血污。那是因为凶手已经知道我们破解了他的手法,在写下第一个字之后,想到这一点才重新改写。只有当日在沈田书房的人才会知道,我已经解出他的血诗。而当时在那里的人,就有卓捕头!”

    卓武大声道:“可是这也不能证明,凶手就是我啊!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没错,这的确不能让我找出凶手是谁。但是在刘文中死的那天夜里,我就在现场。当时刘文中刚刚气绝,我断定凶手必然没有走远。于是,我顺着最可能的路径追去,却不见了凶手的踪影。当时我就很奇怪,凶手到底躲到哪里去了?就在这时,你出现了!虽然你是等着众手下赶来时再现身的,可是你却没有注意到,你与他们有些不同!”

    卓武一惊,脱口问道:“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那晚众衙役偷懒,找地方睡觉了。听到声音赶来时,他们个个都是睡眼惺忪,而且衣冠有些不整,有的腰间佩刀都没有挂好。而你却是收拾整齐,一点也没有刚睡醒的样子,反而气喘吁吁,微微有些紧张。这怎么不让我起疑?”

    刘问天双眉一紧,忙唤过一名衙役问道:“那晚卓捕头与你们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那人仔细回想一阵,摇摇头,道:“那天捕头并没有和我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刘问天摆摆手,让他下去,双目注视着卓武,显然也开始怀疑他。卓武急道:“我当晚确实没有与他们一起,但是也不能就说是我杀了他们啊!请大人明鉴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既然你不愿承认,我就给大家看证据。首先是第一个疑点,大家想一想,有什么人带着刀在街上游荡,却不会引起别人怀疑?而且,这人还要在夜间能通行各坊,却不被卫兵阻止?”

    华平终于想到,脱口道:“我明白了!是捕快!”

    苏拙点头道:“没错!就是捕快差役!至于孙小六看到那个衣着别扭的人,是因为这样!”说着他拉过身边一名衙役,将他官服外套脱下,翻了过来,里子冲外,给那人穿上。

    苏拙忙完,唤一声:“孙小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