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四章 唐诗杀人 第十三章 连环计
    众人正打得热火朝天,猛然听见这一声喊,不由得都停下手来。来人翻身下马,只见他身材高大,行走如风,一股威严自身周散发,令人不敢逼视。他便是右武卫大将军王成。

    王成站在当街,众兵卫再也不敢动手。他又喝一声:“是谁敢造反?”

    众人不自觉地都丢下武器,向着王成跪倒在地。万章忙翻身下马,一路小跑到王成面前,禀报道:“大将军,反贼刘忠等人现在就在这间茶楼里,请大将军发落!”

    王成脸色阴沉,重重哼了一声。众兵士忙闪开一条道路,王成大步向茶楼走去。

    茶楼里早已听见动静,苏拙道:“刘忠,你们还不快向大将军揭发万章的罪行?否则你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刘忠等人也想到这一层,忙向外走,想面见王成。两方人在门口相遇,王成抢先开口道:“把一干作乱的逆贼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刘忠等人来不及分辩,万章早向手下使个眼色,将他们按住。就在这时,只听街上一人喊道:“大将军,大将军……”竟是刘问天的声音。

    原来卓武等人跟随万章至此,见两方人马当街打了起来,忙回去禀告了刘问天。刘问天率人早赶到此处,只是忌惮两边,没敢露面。直等到王成赶到,平息了事态,刘问天才跑出来。

    王成冲刘问天看了一眼,鼻子里哼了一声。他是武官,向来看不起这等文臣。刘问天也不敢动气,走到近前,仍旧赔笑道:“大将军可算赶来了!”他转眼瞥见一旁的苏拙,惊愕道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王成不愿在此啰嗦,一挥手,说道:“把他们全都带回去!”

    华平忙上前拦住,行礼道:“大将军且慢,刘忠等人并未造反,事情另有内情!”

    王成见他,吃了一惊,道:“怎么是你!你不是昨日向我告密之人么?怎么现在又说他们不是造反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刘忠得了空隙,忙道:“大将军,卑职并未造反。而是万长史侵吞军银,反而将罪责推在我们身上,想要杀人灭口!”

    王成一时糊涂了,大声喝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苏拙上前道:“大将军,这件事一切内情,我都清清楚楚。将军何不坐下来,细细听我说完,再决断此事?”

    王成沉吟不语,刘问天在一旁附和道:“大将军,这个苏公子很有本事,不妨就听听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王成道:“好!我就听听你怎么说。”说着往堂上一坐。身边众军士忙将茶楼收拾出来,茶楼伙计也战战兢兢出来为众人奉上茶水。

    万章方才见到苏拙与刘忠等人混在一起,不知他们有什么牵连,有心不想让他说话。可是再一看王成脸色,阴沉吓人,便不敢多言,只得坐在一边,生怕王成生疑。

    苏拙向王成行了一礼,道:“大将军恕罪,其实这一切都只是在下设下的计谋,目的是想让将军赶回来,揭发一件侵吞军银的案子!”

    王成一头雾水,疑惑道:“你的意思是,他谎报刘忠等人造反,只是为了让我赶回来?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苏拙微笑道:“大将军先别动气,听我说完再发火。侵吞军银一案,可大可小,稍有不慎就会激起兵变。可是我查问了将军的为人,知道你喜欢疆场杀敌,对这类事情并不上心,因此不会为了这件事特意赶回来。所以我才不得不设计了这一出连环计。”

    王成嗯了一声,也看不出喜怒。万章起身怒道:“大胆!你敢谎报军情,已是死罪,如今还在这里胡言乱语!来人,将他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王成却沉声道:“先听他怎么说。如果说的有不实之处,我定然不会饶!”

    苏拙点头说道:“事情要从年初说起,这位华平原是刘忠手下一名裨将,掌管行营开支伙食。可是他在账上却发现短缺了二百多两银子。他将此事上报刘忠,谁知几天后却被刘忠诬陷,说他侵吞军银,将他杖责一顿,赶出了军营。”

    王成听到此处,怒喝道:“混账!侵吞军银,应当依法治罪,按罪行轻重,处以发配边疆,直至斩首示众。怎能如此轻易就了结了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将军说的是,刘将军想必并未将此事禀报将军。那么他为何不去上报,而是草草处理。从华平上报,至刘忠处罚之间的三天时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刘忠此时急于撇清罪责,忙道:“禀报将军,当时卑职到府库查询,确实得知有一笔银子被人支取走了,支取银子的正是长史大人。而且不光是我一队,在此的几位将军营中都发生了此事。卑职不敢造次,便向长史询问,谁知他让我将此事压下,将华平打一顿赶出去了事。”

    王成重重哼了一声,苏拙笑道:“刘将军所言只怕有些不实。首先,万章早已在府库做好手脚,你是怎么能查到是他取走了银子?华平也到府库查过,却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取走了银子。若不是那一夜我使诈,从你口中套出实情,至今万章也不会浮出水面。再者,万章让你如此做,难道你就没有起疑心?依我推测,此事你必是早已知道是万章所为。于是你向他禀告,万章与你商议,只要隐瞒下这件事情,便予你多少好处!”

    苏拙句句直击刘忠心底,逼得他汗如雨下,张口结舌。王成察言观色,心中越想越气愤。万章起身怒道:“一派胡言!你到底是谁,为何要诋毁本官?”

    王成重重“哼”了一声,便无人敢动。苏拙冲万章笑道:“清者自清,长史大人何必激动?其实只要稍稍思考,就知道此事绝不是华平所为。第一,华平作为一个小小裨将怎么能在府库随意调动数百两银子?第二,短缺银子的并不是刘忠一家,难道每一队的行营裨将都商量好了,要在同时贪污军银?”

    王成心里有了数,道:“那今日之事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当我得知,府库的人在这件事上有所牵连,便想到此事定然是一个大人物所为。于是在前天夜里,我委托右街使的衙役,将喝花酒喝得大醉的刘忠捆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刘忠恍然大悟,手指苏拙,恨声道:“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苏拙不理他,继续道:“我猜想刘忠必然知道幕后之人,便使计诈他。果不其然,刘忠乖乖说出了长史大人的阴谋,而且还说出万章侵吞军银,是为了还赌债。事后我托人去万章常去的赌马场核实,得知他在年初刚还完一笔赌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