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四卷 唐诗杀人 第十一章 最后的目标
    刘问天闻言一愣,问道:“不是真道士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这里不是道观,这人也不是正常道士打扮。看他模样,倒像个方士或者神汉。”

    卓武在旁附和道:“没错!光德坊毗邻闹市,道士本来就不多,都被我们查的一清二楚,根本没有这个人啊!”

    苏拙唤过方才那个小童,抚慰一番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刚才是你叫喊的?”

    那小童颤巍巍道:“我……我叫青牛,刚才我看见师父倒在血里,就吓得大叫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又问:“你师父叫什么名字?是什么人?你怎么看见他死去的?慢慢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青牛道:“师父叫玄道人,是炼丹的神仙……刚才,我在厨房烧水,出来时就看见师父……”说着就要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苏拙明白这小童也没能看见凶手行凶,而且他惊吓不轻,恐怕一时也问不出所以然来,便挥手让人将他带下安置。一个跟来的坊间卫兵道:“这人叫刘文中,原本是个教书先生。不过他迷恋长生,连妻儿也不要了,搬到这里炼丹,搞得乌烟瘴气。他平日也不出门,就靠那个叫青牛的小童照顾起居。”

    苏拙心中暗想:“他果然姓刘!他这么个糊涂人,也能写出那样精彩的诗文?”

    刘问天蹲在尸身旁,对那两句诗起了疑惑,道:“苏公子,你来看这两句诗,似乎与先前不同啊?”

    苏拙早已看过,叹口气道:“没错,这两句出自李白的《江上赠窦长史》……”不知为何,他突然想起了万长史,沉吟道:“长史……头一个字也是万,莫非当真与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刘问天却没有多想,说道:“这次只留了两句诗,而且不是拼凑出来的,也没有数字密码,难道不是同一个凶手留下的?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很有可能,但杀死刘文中的又会是谁呢?他留下这两句诗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刘问天疑惑道:“会不会是凶手听说了最近发生的唐诗杀人案,就故布迷阵,试图混淆视线?”

    苏拙摇摇头,道:“刚才卫兵说了,刘文中迷恋炼丹,平日并不与人接触。这样的人,会与谁结仇呢?而且从死者伤口来看,与先前两人伤口大同小异。再者,刘文中道袍上有明显褶皱痕迹,必是经历捆绑所致。而且他右手食指被割开,也必然是凶手以此写诗的缘故。这些特征,都与原来那个凶手不谋而合,这难道是巧合?据我猜想,这三起案件,必然都是同一个人所为。而这个刘文中就是他想杀的第三个人!”

    刘问天一惊,打了个哆嗦,道:“照你这么说,那他再次留诗,难道还想继续杀人?”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,道:“我想是的。唉,想不到我今天偷了懒,就致使有人身亡……”说完他深深叹息,显得无比自责。

    卓武也懊悔道:“苏公子,都应该怪我,如果不是我们偷懒,也不至于让凶手得逞!”

    刘问天看见他两人都在承认过错,反倒不好过多苛责,便安慰道:“都别自责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抓获这个凶手。不然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?苏兄弟,这件事还望你多多帮忙啊!如今此事已穿得满城风雨,人心惶惶。如果再不破案,只怕百姓要人人自危了!”

    苏拙自然也知道压力巨大,极力压抑住心神,深吸一口气,道:“如果我的推测没错,凶手的杀人名单上,应该只剩下最后一个名字了!”说着从怀中拿出刘问天那本《幽兰诗集》,接着说道:“三名死者都是这本诗集的作者,而诗集中只剩下最后一名作者,他一定就是凶手最后的目标!”

    刘问天恍然大悟,忙道:“原来凶手是按着这本书杀人的!那最后那人是谁?赶紧看看!”

    苏拙翻开书本,指着一个名字道:“就是他,长风!而且这也与地上这两句诗相合。只是这书中所用的都是别号,没有真名,一时难以查出到底此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刘问天却突然兴奋道:“长风!他不就是如今的都督府长史,万章万大人!他从前就是右街使,我还在他手下当过差,是以知道他的别号。难道这个凶手竟想刺杀长史大人?”

    苏拙一惊,暗道:“果然是他!”他只觉世间之事真是奇妙无穷,先前自己与华平还在谋划如何揭露万章罪行,而此刻却要查清到底谁想杀他。

    刘问天却急道:“卓武,快派人去长史府上通知万大人,让他提高警惕,别中了凶手的诡计!”

    卓武得令而去,苏拙问道:“长史府中守卫重重,只怕凶手很难得逞吧?”

    刘问天却面有忧色,轻叹一声,道:“万大人留在府上,我倒不担心。不过……”他突然压低声音道:“不瞒你说,万大人生平有一嗜好,那就是赌马!明日正好有马赛,他是必去不可的。而且,他身为长史,想去赌马场,必然要轻服简从。我就是担心这个时候啊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如此说来,刘大人是想派人暗中保护万长史?”

    刘问天道:“不错,明日我会让卓武带人暗中跟随保护。只是赌马场人多眼杂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啊!”

    苏拙道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便分头行动。刘大人安排保护事宜,我这就去查凶手!”

    刘问天大声道:“好!就照你说的办,你想怎么查?”

    苏拙若有所思,说道:“如果我想的不错,整件事情已经渐渐清晰了,只是还要大人准许我前去府衙查询卷宗档案。”

    刘问天从腰间取下一块腰牌,道:“这是我的令牌,你只管去,想看什么都无须禀报!”

    苏拙拿了腰牌,也不多说,要了一匹快马,便向右街使府衙奔去。他知道事情紧急,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他沉吟道:“如果我想得没错,事情一定就是这样!凶手的四个目标全是《幽兰诗集》的作者,说明一定与这本书脱不了关系。这本书是十年前所著,只要查清了其中的关联,就能明白这个凶手为何要杀他们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