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四卷 唐诗杀人 第四章 一波未平
    苏拙知道案子没解决,刘问天一定还会到西市赵言的书店去。第二天一早,苏拙便赶了过去,果然屋里已站着许多人,刘问天正在其中。

    刘问天一见苏拙,脸上喜色一闪,迎了两步,道:“苏公子,来得这么早啊?是不是对这案子有了什么想法?不妨说出来,看看与我是否不谋而合。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进屋环视一周,见尸体虽已抬走,但屋里还保留原样,并没有动过。他向众人道:“昨夜我细细想过,这件案子也许并不像我们昨日看到的那般。首先,凶手进来后,并不是直接杀死了赵言,而是将他擒住,以绳索捆住了他的手脚。这一点只要回去检查尸体手足的勒痕,就可以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在控制住赵言后,凶手在书架上翻找,故意将书架上书随意丢弃,造成一种劫财的假象。你们看地上这些书,朝上一面几乎都溅上了鲜血。若是杀人后再如此做,那这些书只会在朝下一面浸上血迹,不会在书面留下这么多血。凶手如此做,就是为了掩饰他的真实意图,那就是想找到一本书!”

    刘问天打断他,道:“书?什么书?他干嘛要找书?莫非那本书价值连城?”

    苏拙笑着摇头,道:“我昨日已经说过了,凶手不是为财。而且就算哪一本书价值不菲,也不会放在这种书架上了。凶手是为了将这本书烧毁!”

    旁人一愣,不明白苏拙所言何意。苏拙解释道:“你们看,尸体所趴之处有一堆灰烬,是纸张烧过留下的。而昨日我发现,死者胸口的衣服有轻微烧焦的痕迹。这说明凶手是在死者面前将这本书册烧尽,而后杀死了赵言。其时火堆还有余温,尸体倒在火堆上,便会留下那样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刘问天终于明白过来,疑惑道:“凶手为何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只要找出凶手烧的是哪一本书,也许就能知道凶手为何要这么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孙小六忙上前道:“我这就去查查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第二个疑点,就是这首诗。昨日我们看到这首血诗,自然而然会以为是赵言留下的,可是这却有几个问题。我发现,赵言右手食指已经咬烂,说明他是生前咬破手指写下的血字。因为他若是临死前写的,根本无需咬破手指,只要沾着地上的血就可以了,没必要再咬破手指。而且赵言被一刀刺进心包,很快就会毙命,他不可能有时间留下这么多字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赵言如果在凶手动手之前留下这几行诗,凶手不可能没发现。当时尸体的位置是这里,血诗的位置就在他的小腹下方。这种情况只能是赵言跪在此处,弯下腰写下血诗。这样的动作太过惹眼,凶手怎么会发觉不了。由此看来,就只有一个解释,这首诗并不是赵言留下的,而是凶手留下的!”

    刘问天吃了一惊,脱口问道:“凶手留下的?怎么可能?他如此多此一举,到底是何意?”

    苏拙叹口气道:“这也只是我的推测,并没有证据证明。但也只有这样假设,才能解释凶案现场的情形。”他说完,众人都沉默了一阵,似乎在消化他的观点。苏拙信步走到那排书架边,只见架上的书几乎全散落在地,只留下两三本还安然放在架上。

    苏拙随手拿起,原来都是同一本书,书面上写着题目:闲庭诗抄。苏拙翻开扉页,上面只写着“卓青莲录”几个字,并没有对作者作过多介绍。苏拙微微奇怪,再看书中内容,不过是抄录一些前人名篇诗章,加以鉴赏一番,并无出奇。苏拙没觉出问题,便将书随手丢在书架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孙小六突然喊道:“找到了!找到了!这里不见的是巜幽兰诗集》,一共有十几本,全不见了!”

    刘问天沉吟道:“幽兰……诗集……”突然一拍脑门,叫道:“啊呀!我怎么这会儿才想到!”

    苏拙讶道:“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刘问天道:“那首诗啊!昨日我们苦思这第一句,不知是什么意思。到现在我才想起来,那句‘鸟语传春意’就是出自幽兰诗集!这本诗集几年前我也是拜读过的,写得很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忙打断他,问道:“那本书哪里还有得卖?”

    刘问天道:“我……我家里就有一本!”说着唤过一人,命其飞速回家取书来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那差役果然携书飞奔而回。刘问天以手翻书,感慨道:“这本书多年前也曾风行一时,其中百多篇诗章,无一不是精品。当年一经雕板堪印,也可谓一时长安纸贵!”他絮絮叨叨,说了半天,终于找到一页,说道:“在这儿!”

    苏拙忙接过去一看,果然见到“鸟语传春意”一句,是一首五律的首句。他将全诗通读两遍,不过是写春日闲情,并没有什么特别。突然苏拙瞥见诗题下一行小字:壬申年春赵言醉酒草书。他不禁“咦”了一声,道:“这诗就是赵言所作?”

    刘问天点点头,道:“不错!这本诗集就是当时几位有才学的文士所作,其中就有这个赵言。此集一出,他们几人更是声名鹊起啊!前些年,本官还想拜会他们呢!怎的昨日竟没想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沉吟道:“可是这首诗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,为何凶手要写在地上呢?拼凑的那几句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刘问天手捻短须,摇头晃脑道:“看来这个凶手也是一位风雅博学之人哪!不然他也不会能写出这些诗句来。难道,他写这血字,竟是为了卖弄学问?没错,没错,凶手定是一位博学书生,只因文人相轻,便下手杀害了赵言,而后留诗卖弄,告诉世人他的学识比赵言高!”

    他越想越觉得在理,越说越像亲眼所见一般。苏拙却微微苦笑,心道:“这种解释也太过牵强了。凶手作案干净利落,没有留下什么线索,说明他已经策划很久,不是临时起意。再说若真是卖弄学问,为何不留下自己的诗,而要拼凑这么一首歪诗?”

    正想着,门外一名差役飞奔而来,口中喊道:“报——禀报大人,出了人命案了!”

    刘问天一惊,脱口道:“什么!又死人了!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那人回道:“在居德坊一处府上,刚刚来衙门报的案!”

    刘问天骂道:“你不会让师爷和仵作先去看一下!这里的案子就快结了,等我抓到人犯,再去看!”

    那人却支吾道:“陈师爷已经去了,就是他让我赶紧来叫大人的。他说那边尸体旁边,也有一首诗!”

    苏拙和刘问天异口同声,惊异道:“什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