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四卷 唐诗杀人 第一章 长安
    (本书设定于宋朝初年,本卷中长安城早在唐末已被毁,许多官职称呼也与历史不符,不过是为了迎合唐诗这一主题,各位看官不必深究。)

    诺大长安,人流熙攘。繁华富饶,较之江南富庶之地也不遑多让,更因其前朝古都,人杰地灵、名士风流在中原更是首屈一指,非其他地方可比。

    东西两市,自早至晚,往来之人络绎不绝,摩肩接踵。其中东市交易之物多是珍玩宝贝,价值不菲,专供附近几坊的达官贵人。辰时刚到,正是店铺开门,百姓上街的时候。苏拙早已荷包见底,自然只会在西市一带闲逛。

    他与华平离开渡口镇,一道奔赴长安,为节省盘缠,一路上只能风餐露宿。到了长安城,也只在光德坊内找了一间便宜客栈,将就住下了。连日来,华平始终对苏拙将信将疑,虽说在渡口镇见识过苏拙的手段,但仍不信他能为自己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苏拙却只淡淡笑道:“华平,你难道还不信我么?我既然能猜到你是伙夫,也猜到你是因为金钱犯了官司,就能帮你出这口气!”

    提起此事,华平便纳闷,问道:“你到底是怎么猜到我是伙头军的?我仔细想过了,在渡口镇时,我根本没有告诉过你!”

    苏拙答道:“这有什么难的?军中之人大多行事粗犷,不拘小节。而你却会将佐料瓶随身携带,说明这是你多年来养成的习惯。而且你这么注重饭食口味,不是伙夫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华平斜了他一眼,道:“原来你第一天就知道了,那你怎么知道我受了冤,要给我讨回公道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这就是我猜测的了。我第一天见你时,你也是囊中羞涩,甚至付不起店费。而据我所知,退出军籍的军士,一般都会发放一笔金银,至不济也该有多年的积蓄。既然你如此拮据,想必钱都花在了别处。再联想到你受过杖刑,说明你是因金银官司,将自己的银子全赔了进去。可是在渡口镇时,你虽与我素不相识,却乐意相助,可见你古道热肠。而且连日来,你处事公道,嫉恶如仇,这些都不是装出来的。像你这样的人,照理说不该犯什么案子,所以我想你也许是受了冤枉吧。”

    华平忍不住叹口气,说道:“苏拙,你说得不错。我原是长安右武卫中一名行营裨官,负责本队五百人的伙食炊事和采买,也可算是个伙夫吧。三月之前,我在核查买卖账目时,发现队中银两短缺了数百两。我将此事上报本队偏将,谁知几日后,他却说我侵占军饷,中饱私囊,将我杖责了四十,没收一切财物,贬出军籍。后来还是靠几位好友相助,我才能养好了伤,回归故里……”说着他又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拙轻“哼”一声,道:“若真是私吞军饷,恐怕你早已被问罪充边了。这位偏将军分明是栽赃陷害,将你当作了替罪羊。又想大事化小,将你打一顿,赶了出来。看来他与这件事干系不小啊!”

    华平无奈道:“就算知道他有嫌疑,我们也无从查起,更无处申冤。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,免得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在渡口镇你帮我那么大的忙,现在就是我回报你的时候。这件事虽难,但也不是没有办法。既然你在军中多年,应该会有一些朋友。你先去找他们,将你那本账册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华平将信将疑,但仍旧点了点头。于是他一早便出门,找他军中的好友去了。苏拙留在屋中,左右无事,便闲步踱到西市。刚转了两间店铺,忽听街上人声嘈杂,有人喊道:“死人了!死人了!”

    苏拙一惊,忙出门去看,只见街上百姓纷纷向一间店铺涌去。苏拙也跟着人流凑上前,几个官差正站在一间店铺前,挡着众人。苏拙挤过看热闹的百姓,站到最前,冷不防被那守门的官差推了一把,喝道:“站远点!”

    苏拙没有理他,眼睛却已看向店内。这是一家书籍字画店,店里摆着两排书架,书架上的书籍散乱一地。墙上挂着几幅字画,其中不乏前朝名家手笔。书架一边摆着一张桌案,桌案脚边趴着一具死尸,地上血迹宛然,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围观百姓见着死人现场,有的掩面欲躲,有的则议论纷纷,兴趣盎然。嘈杂声吵闹,惹得店内那名虚胖文官越发烦躁。他冲百姓怒道:“都别吵了!”

    这大人名叫刘问天,是长安城的右街使,专门负责朱雀大街以西的治安。百姓被他这一喝,顿时安静了许多。刘问天回头又对一名猥琐师爷道:“陈师爷,这人到底何时死的?马老鬼怎么还不来?他不来,本官怎么查案?”

    那师爷张口结舌,也无言以对。旁边一名干练差官上前禀道:“刘大人,您稍安勿躁。马仵作那边已经派人去了,一会儿就来。”

    苏拙突然喊道:“大人,这名死者大约是昨夜亥时至子时被害的!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突兀异常,众人眼光都落到苏拙身上。那刘大人听见,皱起双眉,瞧了苏拙一眼,眼神中满是狐疑。

    苏拙轻笑一声,往前迈了一步,想走进店去。门前两名差役往前一拦,蛮横地道:“滚开!”

    刘问天却突然喊道: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苏拙向那两名差役笑了笑,便跨进店门。刘问天问道:“你是仵作?”

    苏拙一愣,摇摇头,答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刘问天“哼”了一声,怒道:“你既不是仵作,怎么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这人死于何时?莫非你就是凶手?来人,把凶手给我拿下了!”两旁差役应声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苏拙一愣,全没想到自己一时好心提醒,竟被这官儿当作了凶手。他忙后退一步,大声道:“大人,我可不是凶手!我是推断出来的!”

    刘问天“哦”了一声,挥手止住差役,说道:“你是怎么推断的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西市直到夜间戌时二刻才会关闭,在关闭之前街上都还有百姓来往,凶手必然不会公然行凶。再看地上血迹,已经干涸凝结,说明死者死了两个时辰以上。而死者身上衣服鞋袜穿得好好的,说明他被害时还未上床就寝。而一般人是不会在后半夜还不睡觉的。这不就可以推断出,他是死于亥时至子时么?”

    (小川水平有限,书中难免有所偏颇错漏,希望喜欢的朋友多多留言。求推荐,求收藏,小川会以更好的故事回报大家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