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三卷 恩怨经年 第十三章 关键的书信
    群雄听苏拙忽然牵扯到万苍,也觉诧异。苏拙却对云夫人笑道:“夫人难道不奇怪,为何你们在此处落脚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到了王伯成那里?”

    云夫人也有些迷惑,听到这里突然醒悟,说道:“你是说……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就是万苍传递的消息!其实,当我想明白王伯成和肖鹏在书信上做手脚的时候,我一直以为是肖鹏传递的消息。可是这有些不合常理,因为肖鹏的目的已经达到,不应该再做这种事。于是今早我询问王伯成,果然在我的逼问下,王伯成证实了就是万苍给他的消息!”

    万苍破口骂道:“放屁放屁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万帮主,其实我从昨天就开始怀疑你,你可知为何?首先,你擒龙帮离此地并不远,何以反倒落在了怀善大师等人之后再来?想必你是想云、王两家先斗个两败俱伤,这样你才好渔翁得利吧?其次,凡是受邀前来的两家好友,无不是想要调解矛盾,化干戈为玉帛,所以都是孤身前来。可是你万帮主却带着数十帮众,还配刀配枪,你这不是居心叵测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大哗,想不到万苍居然藏此祸心。万苍戟指怒骂:“你你你,纯粹是胡说八道。我带着帮众,也是因为受他们邀约,前来助拳。来的晚了,是因为心中犹豫,不想坏了与两家的情谊。难道这也有错吗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哦?这么说来,万帮主还是一片好心了?可是我就不明白,你是想助王家呢,还是助云家?如果你要帮助云家的话,为何要透露消息给王伯成?可如果你一心助王家,那你与云夫人不清不楚的暧昧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云夫人大吃一惊,站起身瞪着苏拙好半天说不出话。万苍更是张口结舌,无法作答。旁人陡听这等桃色新闻,吃惊之余,不免指指点点,暗暗偷笑。这让万苍和云夫人更加羞惭,无地自容。苏拙看这两人神情,心中暗想:“果然没有猜错!”

    云夫人恼羞成怒,冷冷说道:“苏公子你胡说八道,坏我名节,到底有何居心?”

    万苍也骂道:“你这全是瞎编,若拿不出证据来,休怪我将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我当然有证据。”说着从袖中拿出一封信,交到怀善手中,说道:“昨日我问王仲平,那封云深回书挑战的信还在不在。他却说,去年家里遭了贼,那封信不见了。我暗暗觉得有些奇怪,王百山是个武人,他的书房也不过放了些古玩字画。可是这个贼只偷了些普通的铜钱印章,名贵字画却一件没拿,反倒还把桌上那封信弄没了。于是我就请仲平将王百山书房中所有往来信件全部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凌晨,王仲平返回,我第一眼就看见了这封信。这封信是前年腊月云深寄给王百山的,正好是挑战信之前的最后一封书信。原本我以为那个贼就是王伯成,目的自然是销毁那封被肖鹏做过手脚的挑战信。因为这是他们两人相互的约定,一齐将不利对方的证据销毁,使此事永不得真相!”

    “可是当我看到这封信,我就产生了怀疑。若真是王伯成做的,那他也太着于形迹了,应该将这近期的书信都拿走才对。因此我知道,王伯成确实利用此事销毁了证据,可那个贼却另有他人。于是我们几人连夜将书信统统整理出来,果然发现所有信中独独少了万帮主的来信!”

    万苍一惊,脸上汗珠滚滚直下。怀善不解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拙微笑道:“我推测那个贼就是万苍,而他真正的目的就是偷那些书信。据我猜测,万苍一定是在信中劝王百山一起做一件大事。可是到底是什么,我不得而知,不过可以从现在这封信中推测出来。万帮主只知道偷自己寄来的信,却忽略了这一封。云深在这封信中说,王百山劝他顺应天命,共谋富贵,这竟与云夫人所劝不谋而合。他们说只要云深与万苍、王百山三人一起成了大事,就有无尽的权势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这就是万苍偷去的信中的内容吧?你劝服了王百山,便通过他去劝说云深,这才有了这么一封回信。可是我奇怪的是,云夫人为何会知悉你们的这件事呢?若她与王百山有来往,那王百山就不用这么麻烦,亲自来劝。所以她一定是与你万帮主有勾结!”

    万苍无言以对,云夫人更是面如死灰。云小锦突然对云夫人道:“娘亲,他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云夫人无法作答,眼看着云小锦充满怨恨的眼神,一时心如刀绞。群雄中有人起身冲万苍喝道:“你这小人,竟然勾引好友之妻,真是丢尽了人!”旁人纷纷附合大骂。

    万苍茫然四顾,目光最后落到苏拙脸上。他突然恼羞成怒,暗想:“全是你这小子!”想着,面色一变,腾身而起,向苏拙冲来。

    苏拙早料到他会如此,忙后退两步。华平挡在他身前,另一边怀善早已离座迎了上去,口中喝道:“想行凶么?”说着一掌击向万苍侧腰。

    万苍不得不回身抵挡,两人就战在一处。门外擒龙帮弟子见打了起来,纷纷抽出兵刃冲了进来。屋内群雄见了,心想,这还了得。纷纷出手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擒龙帮众人不过是普通帮众,如何敌得过群雄,不多时便一一被制服。万苍听见动静,心神一慌,手上招式稍乱。怀善觑着破绽,一指点在万苍侧腰章门穴。万苍气劲一泄,登时浑身使不上劲。后面两人立马上前,将万苍按住。

    怀善合十怒道:“孽障,犯错犹不知悔改,真是罪无可恕!”

    苏拙上前道:“万帮主,其实那封信根本不能指证你们的事,若是你坚决否认,我便一点办法也没有。可惜你太沉不住气,如此作为,正是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万苍怒火攻心,大喝:“竖子!小人!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道:“现在你可愿意将你要劝说云深的事情,对我们说说?”

    万苍咬牙切齿,怒道:“你痴心妄想!岳阳王不会放过你的!”他喊了两声,突然一口热血上涌,直冲脑门。万苍瞪着双眼,竟已没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