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三卷 恩怨经年 第十二章 各怀鬼胎
    万苍听到苏拙所言,吃了一惊,颤声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这了两声,忽然又换了一副神色,声色俱厉道:“你不要胡说八道,小心我……我……”说着重重“哼”了一声,转头走到角落坐下。

    苏拙轻轻冷笑,暗暗盘算:“果然不出所料,这几人的反应与猜测的一模一样!”他知道时机已到,便让人通知所有人到大堂集合,自己坐在大堂中央等候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所有人集齐。苏拙环顾一圈,该来的都到了。怀善和尚说道:“贤侄,大家都到齐了,你查到什么,就向大家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苏拙起身,作了个四方揖,开口道:“各位武林前辈、朋友,小子不才,为了阻止武林两家相互仇杀,斗胆在此调查去年二月初二云、王两位前辈的身故之谜,现已查到些结果,请诸位静听。”

    他抿了一口水,说道:“这件案子其实根本不难,只是经年累月,真相已渐渐隐藏。因此我也只能靠几位当事人的口供来推断,甚至有时候要用一些诈术等非常手段。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我知道了一些内情。不过这个内情也让我心惊,真可谓各怀鬼胎!”

    苏拙向华平示意,华平将几人供词记录的几张大纸,分发给几位年长的前辈。怀善看了看,说道:“贤侄,你就快告诉我们谁才是凶手吧!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大师莫急,待我细细说来。我想先问大师一个问题,江湖中人在什么情况下,才会找一个无人的地方,悄悄比武?”

    怀善一愣,一时无法回答。苏拙一拍脑袋,说道:“我真是笨了,大师是方外高人,万物不萦于怀,自然不知其中缘由。”

    此时群雄中突然有人说道:“肯定是他们不想胜败结果被人知道,这才躲起来比!”

    苏拙大声道:“不错!我们询问的几人,无一例外都说王百山、云深两位前辈每日都是觅地比武,不让人见,说明他们这一次是定要分个胜负的。但他们毕竟是多年好友,又都很爱面子,所以才商议了这个办法,胜负不让人知,也就保全了两人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连连点头,王仲平、云小锦等人更是恍然大悟。苏拙又道:“但是我们不禁又要问了,他们两人为何要定这场必分胜负的比武?这件事的起因到底怎样?在这里我遇到第一个疑点,那就是到底是谁先提出的比武之约?”

    有人忽然说道:“不对啊,他们两家人怎么说的不一样?”那人拿着两张供词不解地问道。旁人立马也去看,果然发现了其中诡异之处。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说道:“云家的人都说,是王百山先下书挑衅,邀约比武,而云深是被迫应战。云姑娘,我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云小锦点点头,对面的王伯成却破口大骂起来:“胡说八道!明明是云家先下的战书!”

    苏拙接着说道:“王公子刚刚也说了,是云家先下战书。而且王二公子也告诉过我,王百山原本是打算邀请云家,商谈他与云姑娘的婚事。如此一来,两家各执一词,究竟谁是谁非?本来只要找出那两封书信看一看,就能知道其中奥秘。可是凑巧的是,两封书信竟然都丢了!”

    怀善疑惑道:“过了这么久,丢了也是可能的。可是你说了这么多,到底跟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苏拙正色道:“自然有关系!难道大家不觉得相约比武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吗?为何两位老友会突然翻脸,要分个胜负?这其中难道没有什么玄机吗?”

    众人听他问话,都陷入沉思。苏拙说道:“其实只要稍加琢磨,就能想明白其中门道。当时王百山先下书信,信中约定要与云家商谈婚事。可是怎么会变成一封相邀比武的文书?这只有一个解释,就是负责送信的王伯成做了手脚!”

    王伯成反驳道:“你是说我篡改了书信?胡说!”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说道:“其实不光是你,云家的大弟子肖鹏也篡改了书信!据云姑娘和夫人所说,她们当时劝过云深,于是在回信中并没有刻意挑衅。可是王家竟然也受到了一封挑战书,这不是肖鹏改的吗?”

    怀善疑惑道:“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大师有所不知,其实他们两人各有自己的小算盘,不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王仲平和云姑娘的婚事!王伯成是因为嫉妒其弟,因为云家无子,王仲平娶了云姑娘后,定然会继承云家家业,身兼两家之长。这一点自然是王伯成不愿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肖鹏则是因为一直惦记着云姑娘,希望能得到云姑娘的芳心!可是他虽是云家大弟子,又任劳任怨,但云深却没看上他。于是这两人便计划了这么一个阴谋。他们知道王百山和云深都是极好面子重胜负的,只要让他们比上一场,闹得不欢而散,说不定就能使两家的联姻泡汤!”

    王伯成和肖鹏两人被他猜中心思,目瞪口呆,说不出话来。他们还都以为是对方出卖了自己,互相瞪着。华平也明白过来,大声道:“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相互勾结,合谋害死了两位前辈!”

    苏拙却摇摇头,说道:“他们合谋,只是想达到两家失和的目的,并没有杀害两位前辈的动机和时机。你还记不记得那几个守夜弟子所说的?当夜王伯成一直在自己房中没有出来,肖鹏则故意去破坏王仲平和云姑娘的幽会。他们两人都没有时机从一楼跑到二楼杀人。”

    怀善说道:“这么说来,凶手并不是他们两人。不过,他们身为徒弟、儿子,却心怀鬼胎,合谋算计自己的老师和父亲,可算是不忠不孝不义之徒了!”

    群雄议论纷纷,无不指责王伯成和肖鹏两人。王仲平看着兄长,始终不愿相信,颤声问道:“大哥,他……他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王伯成无言以对,以手捂脸,羞愧万分。肖鹏则更被同门排挤出人群,独自站在角落,成了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苏拙叹了口气,道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……”

    怀善又问:“既然事情起因是这两人引起,那么王百山和云深又是怎么死的呢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这我们就该问一问另一位有心人了,我说的对吗?万帮主?”

    万苍一愣,说道: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