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三卷 恩怨经年 第七章 云夫人的故事
    苏拙说完,众人便开始议论起来。有人喊道:“你若真能查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也是功德一件。既然方丈大师都信你了,我们自然也不多说什么,就看你的了!”旁人哄然称是。

    苏拙作了个四方揖,谢过众人。他回头看见云夫人、王伯成和万苍三人还站在一起,面上表情各异。苏拙便笑问道:“万帮主觉得我的提议如何?”

    万苍一愣,笑道:“好……自然是好!大家以和为贵最重要!”

    王伯成却有些对苏拙不满,冷冷道:“苏兄弟好本事啊,我竟看走了眼!”说完便转身回座。

    苏拙微微一笑,不以为意。云夫人正眼也不看苏拙,淡淡说道:“希望苏公子不要说大话,早日查清真相,还我们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这是自然!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,就先请夫人随我来,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。”

    云夫人皱眉道:“有这个必要吗?再说在这里不能问吗?”

    王伯成突然讥刺道:“昨日苏公子已经拷问过我了,若是心里没鬼,何必怕人问!”

    云夫人双眉一轩,有些愠怒。怀善上前劝道:“苏拙既想如此做,必然有他的深意。为了查明真相,还是委屈各位了!”说着向众人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怀善话说至此,旁人再无多话。云夫人斜了苏拙一眼,道:“既然方丈大师如此说了,我就依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拙感激地向怀善看了一眼,拉上华平便引着云夫人进了自己房间。堂内众人不懂苏拙搞什么名堂,只得耐心等待。幸好客栈掌柜终于晓起事来,忙端茶倒水,忙个不迭。

    苏拙关上房门,请云夫人坐下,便问道:“夫人,我就开门见山了,去年你们两家想相聚是谁先提议的?”

    云夫人答道:“自然是王百山提议的!那天王伯成突然到府,说是为他父亲送信。先夫见他一路辛苦,便先安排他休息。直到吃过午饭,先夫才拆开信来看,谁知看了一遍,面色就不对了。我有些奇怪,便接过那封信,细细一看,原来是邀约先夫比武切磋之事。这原本也没什么,只是信中言语实在难听,与挑衅无异。先夫这才有些不悦。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又问:“这封信你可还记得?信中只说了比武一事?旁的都没说?”

    云夫人略略回想,说道:“信中具体内容记不太清了,总之说什么年纪大了,定要分出个高下,免得百年之后旁人不知王家、云家谁更高一筹之类的。信中就只说了这一件事,旁的没有。我当时也奇怪,本以为王百山要商议王仲平与小锦的婚事,谁知他说这等胡话!”

    在旁记录的华平抬头看了苏拙一眼,有些迷惘。苏拙知道他心中所想与自己一样,云夫人所言与昨日王仲平所言大相径庭,到底是谁在说谎?苏拙压住心中疑惑,问道:“当时还有谁看到这封信?可有人为你作证?”

    云夫人不悦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会故意说谎不成?当时堂上小锦、肖鹏都在,他们都可作证。肖鹏看到书信,还说了两句狠话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打断她,说道:“肖鹏当时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云夫人也自知失言,淡淡道:“也没什么,不过就是年轻人争强好胜的那些话。后来还是小锦和我劝解了一番,先夫也没多说什么。于是我们便打发王伯成先行离去,说晚些时候再送信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拙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云前辈是如何回信的?谁去送的信?”

    云夫人想了想,说道:“先夫只在信中说同意王百山的提议,又提议了时间地点。同时小锦说不如两家人都趁机聚一聚,同游王屋山。于是又在信中加了这么一项。而后先夫便派肖鹏前去送信。”

    苏拙心中略有所得,转头见华平记得清楚明白,十分满意。于是他又问:“那你们到王屋脚下后,客栈中只有你们两家人么?有没有外人可能会进入?”

    云夫人没有明白苏拙所问何意,说道:“如果你怀疑是有旁人在二月初二那夜潜入杀害了先夫,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!我们也算武林大家,护卫暗哨一个不少,他们也都说了,那夜根本没有外人进来过。所以这事只会是王家那帮人做的!”

    苏拙解释道:“我一点也不怀疑云家的护卫能力,既然那一夜没人进入客栈,那么前几天是否有外人来过呢?”

    云夫人道:“在那之前自然是有人来过的,就是几个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苏拙问道:“都有些什么人?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云夫人哼哼一笑,道:“这我哪记得清?反正有好几个人,我只记得有张大侠的夫人和公子一同来登过山。还有万苍也来过,对了,宋知县也来拜会过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陡然听到万苍的名字,忙问道:“万帮主也来过?他来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云夫人仔细回想,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也没什么,就喝了顿酒,与王百山和先夫聊了半天,也就走了。我记得他当时也劝两人,说什么都一把年纪了,还非要分什么胜负之类。我就觉得他这句话还像句人话!”

    苏拙沉吟片刻,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,便继续问:“二月初二那天夜里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夫人答道:“那天晚上,先夫与王百山说要先回房钻研什么心得,提前离席。我和小锦自然不会陪他们一群人,便简单填饱肚子,也回房休息了。可谁想到第二天就发现先夫倒在血泊中,身上剑口分明就是王百山所为!”说到这里她有些抽噎。

    苏拙奇怪道:“你没有与云前辈睡同一房间?”

    云夫人道:“先夫每晚都与他们喝到很晚,我便一直与小锦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自语道:“原来如此。那晚你们你与云姑娘一直在一起吗?夜里可曾听见什么异样?”

    云夫人听他这么问,却有片刻犹豫,说道:“是的……我们一直在一起……我们住在二楼边角,自然也听不见什么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没有深究,转而问道:“当你发现云前辈遇害时,为何能笃定是王百山下的毒手呢?因为王百山也在那一夜丧命了啊?而且据王家兄弟说,在王百山尸身旁边还发现了云前辈的武器摩云短棍?”

    云夫人急道:“这都是他们胡说八道!先夫那日回来就将兵器放在自己房中,怎会出现在王百山房里?分明是他们故弄玄虚,想要诬陷我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