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三卷 恩怨经年 第五章 王仲平的故事
    苏拙没想到一出门就看见了王仲平,只见他在街上信步游荡,似手有些神不守舍,连经过苏拙面前也没有注意到。苏拙微觉奇怪,再联想到今日他的行为举止,似乎与乃兄并不齐心。

    苏拙悄悄跟在后面,却见他只在平安客栈附近转悠,不敢接近,但又不愿远离。苏拙似乎有些明白了,上前一拍王仲平肩膀。王仲平猛然一惊,差些惊呼出口。苏拙歉然笑道:“仲平老弟,为何在此出神啊?”

    王仲平看清是他,松了一口气,招呼道:“原来是苏兄啊……”说完叹了口气,又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苏拙道:“老弟是有什么心事吧?不如说来听听,我说不定能帮得上忙!”

    王仲平叹口气,说道: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是你也帮不上忙的,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你还没说,怎么就知道我帮不上?不如这样,前面有一个茶摊,我们去坐下来,让我来猜一猜你有什么心事。若是我猜对了,你就跟我说实话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王仲平看着苏拙自信满满的笑容,心里也没有主意,便点了点头。苏拙领他坐下,茶博士给两人沏好香茶。苏拙不慌不忙抿了一口,倒让王仲平有些纳闷,问道:“苏兄,你不是说要猜一猜的么?”

    苏拙笑道:“你先别心急,其实你的心事我已经一清二楚。你是为了云家小姐而烦恼吧?”

    王仲平大吃一惊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苏拙听他这么说,知道自己猜对了,便解释道:“方才我见你在平安客栈附近晃悠,又没有带兵刃,看来并不是去打架的。而你在想心事之时,右手总是有意无意把玩挂在腰间的那个香囊。我看这香囊制作精美,绣工不敢恭维却很有心意,想来是出自一位姑娘之手。但是这个香囊却已经很旧了,边角也有些磨损,而你依然如此珍爱,每日挂在身上,可以想见你对这位姑娘是何等挂心。再想想你的言行,始终不愿与云家真正冲突,我就猜到这位姑娘定是云家人!”

    王仲平听他说完,心悦诚服,点点头说道:“苏兄弟,你说得一点都没错,让我整日烦恼的,正是小锦,也就是云家独生女云小姐!”

    苏拙“哦”了一声,说道:“不如把你的心事说给我听听,最起码不用一直憋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王仲平长叹一声,说道:“我与小锦是青梅竹马,从小便在一起玩耍了。我母亲还在世时,两家便将亲事定下了。可谁知道出了这种事,真是……唉,其实这一年多里,我们两家的弟子多次争斗,都是我尽力约束,才没有出大乱子。我也知道云家那边,小锦也在努力劝说两家不要再冲突。可是我们两人都知道这门亲事恐怕是不可能了,从那以后也再没见过面。可是我心里始终放不下她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静静倾听,轻声问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去年二月初二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仲平说道:“那是正月底,先父提议与云家人聚一聚,准备将我和小锦的婚事就在当年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突然打断他说道:“什么?你是说两家聚会是准备商谈你们的婚事?”

    王仲平点点头,说道:“千真万确,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天气甚好,先父心情也很好。当时他是这么说的:‘天气开始转暖了,不如叫上老云一家,把你和小锦的婚事定下了,了却我一桩心事!’于是先父便吩咐大哥前去送信,临行前又随口说了一句:‘让老云将家伙什带着,好久没活动筋骨了,趁此机会切磋切磋!’当时他只是随口一说,可是后来云伯父却专门下书,要求比武,这才有了后来的事。”

    苏拙沉吟道:“他是这么说的……那两位老前辈以前也常切磋比武么?”

    王仲平道:“是啊,两人一有心得,便会相邀切磋钻研。”

    苏拙问道:“那他们每次切磋都不让人看见吗?”

    王仲平摇摇头,说道:“不会啊,倒是这一次他们不让旁人跟随,让我们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苏拙皱眉道:“哦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那二月初二那天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仲平道:“那天也没什么反常,先父与云伯父白日觅地比武,我们就一同游玩。到了晚间回到客栈,大家照旧喝酒说笑。刚喝到一半,先父与云伯父突然离席,说要先回去钻研今日的心得。我们其余人喝到二更天上,便各自散去,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苏拙听他说的与先到两人所说大致不差,便问道:“你回房后没有再出来?”

    王仲平听他这么问,却有些支支吾吾,说道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也没有说破,又问道:“那你半夜可曾听见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王仲平道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我睡觉一向很死,并没有听见什么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苏拙“哦”了一声,说道:“那第二天你们是如何发现王老前辈遇害的呢?”

    王仲平答道:“我们直到第二天中午,发现先父还没起身,这才感觉奇怪,推门去看。这才发现父亲竟然已经身故了,尸身旁边就扔着云伯父所用的摩云短棍。大家这才认定先父定是被云伯父杀死的!可就在此时,云家也突然发现云伯父死在自己房中。如此一来,两家相互诘责,都认定是对方杀了人。”

    苏拙奇怪道:“两人都死了,你们为何就会断定是对方杀了人呢?难道不是外人将两位前辈杀了?”

    王仲平道:“只怕不大可能,先父与云伯父虽称不上绝顶高手,但在武林中也是叫得出名号的。我不相信有人能在无声无息间将两人害死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也不再多说什么,继续询问道:“当时王老前辈遇害情况具体怎样,你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王仲平黯然道:“我怎么会忘!当时先父额头中棍,血流了一脸。房中地面上也是一滩滩鲜血,十分惨烈。”

    苏拙问:“房中可有打斗痕迹?”

    王仲平细细回想一阵,说道:“屋内也还整齐,不像有打斗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苏拙“哦”了一声,仔细想了一遍,也想不出什么异常来,只得起身说道:“老弟,时候也不早了,你还是快些回去吧,免得令兄担心。你的事我记在心里了,一定会为你想办法的!”

    王仲平默然点了点头,情知苏拙所说不过是宽慰自己,但多时来憋在心里的话终于发泄出来,也稍感轻松了些。他起身向苏拙行了一礼,颓然而去。

    苏拙看他孤独背影,不禁长叹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