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探案传奇 > 第十章 再查仁济寺
    慧可陈尸之处并不难找,就在进山的小道旁。方圆几里都已被官差封锁起来,严禁任何人进出。苏拙三人很远便步行而来,只见慧可穿着俗家服饰,头上戴着小帽。尸身伏在草丛之中,身旁并无异样。

    苏拙叫来发现尸首的官差,问道:“你发现他时就是这样?一动也没动过?”

    那人拍着胸脯道:“就是这样的,绝对没有动过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沉吟道:“嗯,这就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凌霜问道:“有什么奇怪?”

    苏拙没有回答,轻轻将慧可尸身翻转过来。只见慧可胸口衣衫破裂,被砍了数刀,皮肉翻卷,惨不忍睹。咽候处还有一道刀口,若不仔细看,一时真难以发觉。

    秦雷也道:“有些奇怪啊!”说着冲几名差官喊道:“在附近找一找,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东西!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秦捕头也看出奇怪之处了么?”

    凌霜在一旁急道:“你们就别打什么哑谜了,有什么事快说出来听听!”

    苏拙瞧他着急模样,不禁一乐,说道:“这慧可死得蹊跷。首先,此处根本不是案发现场,因为慧可身中数刀,可这片草丛却并没有沾染多少血迹。第二,此处离金陵城不过十多里地。慧可做下案子,必然是连夜逃跑,怎么可能只跑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凌霜恍然大悟,说道:“哦!怪不得你听说这么快找到慧可会吃惊了。”

    秦雷点头道:“这些疑点正说**可并不是死在这里,而是死后被抛尸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功夫,苏拙已将慧可全身上下摸了一遍,叹气道:“舍利子已经不在身上了,只剩下这个。”说着从尸身上拿起一个钱袋。

    凌霜接过一看,道:“这是他的钱袋?已经空了,难道真是强盗杀人夺财?”

    苏拙“嗤”地一笑,道:“凶手正是希望我们这样想,便落入了他的圈套。如此一来,官府派兵剿匪,也寻不到舍利的下落。这个案子便会成为一桩悬案!”

    凌霜疑惑道: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你怎么确信这不是强盗所为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这很简单,因为凶手实在太多此一举了,反而露出了破绽。第一,若是强盗劫财,为什么要留下一个空钱袋呢?这原本是凶手想让我们以为是劫财而留下的,却反而不合常理了。第二,一般山贼土匪根本不会认识佛骨舍利是什么宝贝,只会当普通石头丢弃,可是这附近却找不到舍利。除非这个强盗是个鉴宝的大行家,否则就说明根本不是强盗劫财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凌霜点点头,叹道:“原来如此,这凶手好深的心机。”

    秦雷叹气道:“如今慧可也已经死了,舍利的下落莫非真就成了悬案不成?”

    苏拙断然道:“未必!”

    秦雷和凌霜眼睛一亮,道:“你还有办法?”

    苏拙手指尸身道:“你们看慧可咽喉上那道刀痕,这就是凶手犯下的最大的错误!”

    凌、秦二人疑惑不解,问道:“这刀痕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苏拙举起右掌,自右至左在秦雷颈上横切而过。秦雷猛然醒悟,脱口道:“原来如此,这刀口右深左浅,平平横过咽喉,根本就是左手持刀划出的!凶手又是个左撇子。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道:“不仅如此,这刀口如此平,说明下刀时慧可已无法动弹了。如果他胸口的伤是致命伤,凶手便没必要补上咽喉这一刀,暴露自己。因此咽喉这处刀伤才是致死原因。而胸口这些刀口不过是为了造成强盗杀人的假象。”

    秦雷道:“只是一个左撇子……难道自始至终凶手都不是慧可,而是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凌霜忙道:“不可能吧?”说着向苏拙看去,生怕他因推断错误而过分自责。

    苏拙却长叹一声,道:“这次确实是我心急犯错了,秦捕头说得不错,杀害性觉禅师和慧可的凶手也许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秦雷劝道:“苏公子,你也不必自责,只怪太过狡诈了。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拙又叹一口气,低头却无意看见来时小道上竟有两道车辙痕迹,直延伸到三人站立之处戛然而止。他感觉奇怪,伸手比对片刻,沉吟道:“这道车辙痕迹尚新,只通到此处,难道是凶手抛尸时所乘马车?”

    秦雷兴奋道:“一定是的!自从发现尸体,这里便被封了,不会是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恐怕要再查仁济寺了!”

    三人跨马上路,苏拙沉思半晌,快到城门时,突然说道:“凌霜,说不定今日就可真相大白,这么有趣的事情,你不请苏琴姑娘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凌霜喜道:“不错不错,她是最喜欢听故事的了,我这便邀她同去仁济寺。”说着拨马进城。

    秦雷问道:“你怎的让他把苏姑娘也叫了去?”

    苏拙附在秦雷耳边交代几句,秦雷却更加迷惑,问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你先别多问,若我猜的不错,真相很快就见分晓!”说着拨马绕过城门,径往仁济寺而去。

    苏、秦二人站在仁济寺门前,却迟迟没有进去。苏拙让人在附近细细搜索,找寻什么。此刻已近间黄昏,天色转暗,越来越难找。苏拙脑海中思绪纷杂,竭力将整件事情理出个头绪,全不顾身旁秦雷反复询问。

    寺中僧侣已经听说秦捕头再查仁济寺,不禁躲在一边议论纷纷。慧智上前合十道:“方丈请二位施主入寺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拙向官差道:“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王凡大声答道:“没有!”

    苏拙点点头,当先走进寺门。慧智和尚一路领着几人来到方丈禅院,躬身道:“方丈就在屋里,请!”

    苏拙侧目看见慧可房间,只见房门大开,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什么都不剩。苏拙推开圆信房间的门,正见着圆信与吕康对坐下棋。

    圆信看见两人进屋,起身行礼道:“不知秦捕头突然造访敝寺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苏拙道:“没什么,只是想来看看而已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凌霜带着苏琴也进了屋。屋里几人互相望望,不知苏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气氛转瞬微妙起来。